第287章 敌方请来的救兵

    苏九嚼着肉,侧目看他:“想知道啊?”

    北道主点头,满眼求知欲。

    苏九朝他勾手指,让他靠近,“不告诉你。”

    北道主一脸黑线:“你是不是闲的慌?”

    苏九喝酒的动作一顿,惊讶的:“这你都看出来了,跟着我之后,眼力见长啊!”

    北道主瞪眼:“……”

    我要是再搭理你,我就是猪!

    卓洛看着对面低声说话的两个人,嘴里的肉,犹如嚼蜡,毫无味道。

    “你们两个,认识很久了吗?”

    北道主倏地抬头,“不久,今天是第五天,我跟他不是很熟!”

    卓洛呆了一下,“不熟关系还这么好啊?”

    北道主牛眼一瞪:“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关系好了?”

    砰!

    苏九一脚踹在旁边凳子上,把北道主踹的一趔趄:“多吃肉,少逼逼。”

    北道主:“……”

    抿唇,低头吃肉。

    本大爷不跟你们这些小屁孩计较!

    苏九一手撑着脑袋,看着对面的卓洛:“下次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卓洛红着脸点头,紧张的抓紧筷子。

    李长老刚走过来,就听见苏九这句话,咧嘴笑道:“呵呵,在吃饭啊?”

    苏九抬眼,“你还没吃?”

    李长老背着双手,刚要说话,后面就传来乔长老满含怒气的声音:“你还有脸吃东西!把文松的丹药交出来!”

    苏九垂下长睫,慢吞吞地吃肉,没了声音。

    就差没直接丢出一句“老子不想理你”了。

    乔长老一手掐腰,指着苏九:“你看看,这就是京城来的弟子,目中无人,无法无天!”

    李长老眼睛一斜:“你急什么?付文松呢?”

    乔长老抬眼看向入口,付文松刚刚进门,快步走来。

    还没站住,就忍不住恶狠狠地:“祁绍!把我的丹药交出来!”

    那副模样,像极了打架输了,找来了撑腰的。

    苏九手支下巴,歪着身子,“你醒啦?”

    三个字,足以让付文松颜面全无。

    尽管根本没人敢嘲笑他,他还是觉得大家看他的眼光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三言两语就被骗走四瓶五品丹药,不是傻子又是什么?

    付文松僵硬的站着,一张脸犹如调色盘一样变来变去。

    乔长老一见徒弟不是对手,立马冲上前,直接问其他弟子:“你们说,祁绍手里的丹药,到底是不是付文松的?”

    众弟子看了看付文松,又看了看苏九,都没说话。

    李长老见状,鼓舞道:“都别担心,说出真相,我们炼丹协会是不允许那些阴险小人的行径的!”他说着,横了乔长老师徒一眼。

    众弟子:“……”您是敌方请来的救兵吗?

    苏九喝酒的动作也顿了一下,抬眼看向李长老:“你想知道什么真相?”

    李长老脖子一扭,斜眼看着乔长老:“哼,当然是付文松陷害你的真相,你放心,不要怕!我绝对相信你!”

    苏九舔了舔唇角:“我先谢谢您的相信。“

    李长老僵硬的转过身子,疑惑的眼神对上少年那沉静无波的双眸,仿佛在确认“你不是吧?”

    苏九略微挑眉:“我的确拿了丹药。”

    李长老闭上眼睛:“……”

    我不在这里,我不在这里,我不在这里!

    睁眼。

    嘿!

    我果然不在这里。

    他昂着头,看着天空,侧身往外走。

    乔长老就在他身后,黑着脸拦住他:“你去哪?”

    李长老掩唇轻咳,若无其事的转过身子。

    弯下腰,双手撑在桌边,磨着牙:“你骗人家丹药作甚?你想要姚丹可以找我要啊!你真是……”

    乔长老在后面打断了他的话:“现在真相大白了!快把丹药交出来!”

    苏九往后仰,靠在了后面的桌上,歪着头:“我的确是拿了丹药,可这丹药是北北还给我的。”

    李长老听得有些懵逼。

    北北是谁?北北骗了丹药?果然是陷害苏九!

    李长老一掐腰,又来了底气:“北北呢?北北在哪!肯定是这个北北的错!”

    众弟子:“……”您果然是敌方请来的救兵!

    北道主无言的放下筷子,举手:“我在这。”

    李长老倏地扭头:“……北北?”

    北道主额角青筋直跳,“嗯。”

    李长老:“……”

    仰头,望天。

    真是个寻死的好日子。

    卓洛瞥见自家师父生无可恋的模样,赶忙出声:“师父,这件事跟祁绍无关,本来就是他们自己说好的。是付文松见北北厉害,以四瓶五品丹药雇用北北。不限时间,北北想留就留,想走就走。”

    李长老不解:“那丹药……”

    卓洛:“祁绍用三瓶五品丹药雇用的北北,北北要走就得把三瓶丹药还给他,付文松那丹药就是这么给出去的!”

    听见这话,就连乔长老都懵逼了。

    他只知道付文松被骗,却不知道其中过程是这样的。

    不等他再开口,周围弟子接连出声了。

    “这件事的确是这样的,付文松要找也不该找祁绍。”

    “丹药是经过北北之手再交给祁绍的,跟他无关!”

    “只不过,找北北也没用吧?他自己答应的条件,不限时间,想走就走,想留就留。”

    最后一句话,就像是一巴掌呼到付文松的脸上。

    火辣辣的疼。

    “真是丢人现眼!”乔长老的脸也挂不住了,只能把火气撒到自己徒弟身上,转身离开。

    付文松狼狈跟在后面。

    他向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人,从来没有出过这种丑!

    这次的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他们刚走,食堂里就一阵欢呼。

    “你们看见付文松的脸了?绿了!”

    “哈哈哈,我看他是想哭!”

    李长老来这里一个月了,还没见过这些弟子这么活跃过,感觉挺惊奇的。

    苏九把酒壶换了个位置,“要坐下吃一点?”

    李长老不客气的坐下了:“怎么都是肉?你也不嫌腻味。”

    苏九晃了晃酒杯:“酒肉搭配,人间美味。”

    李长老满脸拒绝:“我去拿清淡一点的饭菜……”

    *

    离开的师徒俩,气得连饭都没吃。

    付文松越想越恨:“我要报仇!我要杀了那个混蛋!”

    闻言,乔长老冷嗤:“杀他?李长老和牛长老现在都站在他那边,就连协会的弟子都站在他那边,你有什么借口杀了他?”

    付文松眼底闪着狠毒的光,“北部高手如云,难道还找不到一个杀了他的?还有那个护卫,我要砍断他的双手双脚,才能泄我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