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我遇到大佬的师兄了

    苏九略微扬眉,看向乔长老的目光多了几分凉意:“乔长老这是作甚?若是卓师兄出了点什么事,你担的起责任吗?”

    乔长老冷嗤:“我能不能担得起责任,那就等他出事再说!至于你?带走!”

    他转身,朝着两个护卫使眼色。

    两个护卫神色凛然的走来。

    这个架势,抓人是抓定了。

    北道主眯起眼睛,手下已经暗暗凝聚元气了。

    苏九捏着一根药材,在指尖把玩着:“走可以,你得先告诉我,发生何事了吧?”

    众人:“……”

    这人装傻充愣的本事,着实令人钦佩!

    乔长老阴沉着脸:“我不跟你耍嘴皮子!带走!”

    两个护卫伸手去钳制苏九的双肩,便要把他带走。

    就在他们即将要触碰到苏九之际,一股强悍的力道直接将他们掀开。

    北道主迈脚往前,挡住了苏九:“想拿我们家公子,先过我这关!”

    魁梧的身姿,勇猛的气势。

    乔长老眉心跳了跳,忍不住问出的心中疑惑:“阁下可是北道主?”

    北道主不语,只是用一种狩猎的眼神盯着他,仿佛只要他再敢有所举动,他就会咬断他的脖子一样。

    苏九的小脑袋从北道主身侧露出,她眨着眼睛,问:“北道主是什么人?”

    乔长老一噎,又打消了心底的疑惑。

    祁绍是从京城来的,身边的护卫断然不可能是北道主!

    他再度沉下脸:喝道:“祁绍,你想在炼丹协会造反吗?”

    苏九横移一步,笑眯眯得:“乔长老这话真是令人费解,我们一干弟子在这里好好的炼丹,您带着护卫就闯了进来。怎么就成了我要造反呢?”

    乔长老心头一哽:“牙尖嘴利!我问你,付文松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

    苏九摇头,挺疑惑的:“付师兄,怎么了?”

    这番无辜的模样,都快让乔长老怀疑自己的徒弟是不是说谎了。

    但是,这不可能!

    乔长老压着怒火,厉声质问:“你骗了付文松四瓶五品丹药,有没有这回事!”

    苏九惊讶的瞪大双眼:“天呐,乔长老您恐怕是搞错了,丹药是北北给我的。”

    “你!”乔长老脸色铁青,瞥了北道主一眼,更是火冒三丈:“别以为你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就没事了!赶紧把丹药交出来!”

    苏九略微点头:“您说的话很有道理,但跟我没关系,丹药是北北给我的。”

    前一句像个人话,后一句差点没把乔长老也给气吐血了。

    就凭对方刚刚露的那一招,他就知道炼丹协会的护卫没有他的对手!

    他怎么找他要丹药!找死还差不多!

    乔长老闭了闭眼,努力稳住情绪:“咱们现在不说别的,你只要把丹药交出来,此事就此作罢。”

    开玩笑,到了老子手里的东西,能还给你?

    苏九垂下眼睑,“这是北北给我的,乔长老这是要抢吗?”

    乔长老横眉怒竖:“你什么意思?”

    苏九抬眼,目光清冷:“字面意思,如果乔长老没什么事的话,就请回吧,弟子还要炼丹呢?”

    乔长老绷着脸,死死地盯着少年。

    最终只能甩袖,怒冲冲的离开。

    烦人精走了,北道主也跟着出去了。

    炼丹房里,再度陷入了寂静。

    与之前不同的是众弟子的眼神。

    震惊,痛快,崇拜。

    乔长老一直以来在大家心底的形象都是严厉又难缠的。

    他喜欢有天赋的弟子,比如付文松,几乎是他一手教出来的。

    也是他给付文松撑腰,才让他在炼丹协会里耀武扬威。

    那样一个在炼丹协会里说一不二的长老,如今居然被一个京城来的弟子怼了。

    他不但被怼了,还被怼的哑口无言!

    离苏九较近的弟子,忍不住夸了句:“祁绍,你简直太厉害了!”

    “对啊对啊!从来没有看见乔长老吃这么大的亏!”

    “还有付文松,他居然被你气吐血了!”

    “哈哈哈……这就叫活该,报应!”

    炼丹房的气氛,一扫之前的严谨,变得轻松又温和。

    苏九摆手,并没有当成一回事:“闲着没事,打发时间罢了。”

    这句话引得众人发出尖叫声。

    他们最不敢得罪的人,在他那里只是打发时间!

    这他妈也太潇洒了吧!

    “我决定了,祁绍我以后就是你那一国的!”

    “我也是,咱们以后都是一国的,好好钻研炼丹!”

    “争取超过付文松,看见他嘚瑟就心烦!”

    苏九:“……”

    总感觉自己是换了个地方带小孩玩。

    卓洛低着头,偷偷看了苏九一眼,又收回视线:“他们其实人都挺好的。”

    苏九“嗯”了声,继续分配桌上的药材。

    卓洛捏着药材,眼神不由自主的往旁边瞟,看了一会,忍不住问:“这些是初期,中期,还有后期的六品药材,你要炼什么丹药啊?”

    “就一般的六品丹药。”苏九淡淡回了句,挑了一株药材扔到他手里,“把宝参换成宝竹的成功率为七成。”

    卓洛看着自己乱糟糟的桌子,堆着各种药材,惊异的:“你知道我要炼什么?”

    苏九挑眉:“药材残渣可以闻出具体都用了什么药材,不难推断出你要炼什么吧?”

    卓洛点头:“原来如此。”

    苏九一共拿了五份药材,分配的比例都是她自己研究的,令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卓洛看了一会,看不懂就不看了。

    他要试试用宝竹成功率真的会提升吗?

    有点迫不及待。

    苏九也拿出药鼎,准备开始了。

    众人本来以为他的药鼎肯定不怎么样,结果一拿出来,出乎意料了。

    “祁绍,你这药鼎完全不比我们的差啊!”

    “你在京城挺受重视的吧?你师父是谁啊?”

    苏九倒是没隐瞒,坦白的:“我是师父是晏老。”

    原本也没指望他们认识。

    谁知,他们又惊又喜的。

    “晏老,那你师弟岂不是苏九?”

    “卧槽!我遇到大佬的师兄了!”

    “啊啊啊!祁绍,你师弟在哪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来啊!”

    迷哥迷姐的情绪,逐渐开始失控。

    卓洛也呆了:“你居然是苏九的师兄?”

    苏九自己也是懵逼的,“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