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祁绍在哪?给我滚出来!

    ——两秒后。

    北道主站在那,依然一动不动。

    付文松愣了愣:“北北,你过来啊。”

    北道主锐利地眼神看过去,像是一把利刃:“北北也是你能叫的?”

    翻脸不认人,说的就是他。

    付文松隐约意识到什么,捏着手指有些发凉:“北……我已经把四瓶五品丹药都给你,你应该……”

    北道主直接打断他的话:“什么应该?我想留就留,想走就走!”

    这句话一出,付文松还不知道被框了,那就是傻逼了。

    “你们,你们这两个骗子!把丹药还给我!”

    苏九两手一摊:“这么多人在这,你可不要说瞎话啊!我的丹药是北北还给我的,跟你有何关系?”

    北道主本来也不是个老实的人,经过苏九这么一调教,非常的上道:“条件说的明明白白,我想留就留,想走就走,谁敢有异议?”

    这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这个哑巴亏,你吃定了!

    付文松目眦尽裂:“你们两个欺人太甚!”

    苏九大拇指往后一指:“咱找长老评评理去!”

    “你们……你们……噗……”付文松心头郁结,居然被气得吐了一口血。

    众人吓了一大跳。

    小跟班王二,连忙扶住付文松:“付少您没事吧?”

    付文松脸色惨白,指着苏九,手指发抖:“祁绍,我,我不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苏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挑衅:“随时奉陪,记得多准备一点丹药。”

    “你——”

    付文松眼前一黑,气得晕死过去。

    他也就只会在炼丹协会欺负弟子,狐假虎威。

    遇到苏九这样阴险狡猾,死猪不怕开水烫的。

    想要搞他,纯属看心情。

    付文松被王二扛走了。

    炼丹房里,再次陷入了安静。

    早在那两具尸体挂上去的时候,他们就对‘祁绍’升起了畏惧。

    眼下,他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不但把付文松的丹药骗走了,还把他气晕了过去。

    这人,有毒!

    卓洛“咕嘟”吞了吞口水,抹了一把冷汗:“那个,师弟……”

    “祁绍。”

    “祁绍……去拿,去拿药材。”

    若是以往,卓洛这番怂样,苏九是看不上的。

    但是李长老既然都开口了,她就费费心,一边往外走,一边道:“做人说话要有底气,下次把舌头捋直了。”

    卓洛弯下腰,缩着肩膀:“……哦。”

    苏九黑人问号脸,扭头看北道主:“我,吓人吗?”

    北道主转身,浓眉竖起,粗狂的脸上,表情挺严肃的。

    卓洛瞥了他一眼,吓得低下头。

    苏九手抵下巴:“不是我吓人,是你吓人,请你反省!”

    北道主牛眼一瞪,横眉怒竖:“你看——我吓人吗?”

    卓洛泪眼婆娑的摇头。

    呜呜……师父,你为何要害徒儿……

    北道主右手背拍在左手心,咂嘴:“我就说不是我吧!肯定是你!”

    炼丹房众人:“……”

    幸好我们不是李长老的徒弟!

    卓洛的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抗压能力很不错。

    在炼丹这条路上,这无疑是一个优点。

    他一边带路,一边主动提及打苏九的那个弟子。

    一众弟子中,付文松的跟班,除了张三和李四,就是这个王二。

    六品初期炼丹师,还是个一阶元师。

    以他的成绩,只要离开北部,那绝对是前途光明的可造之材。

    但他对炼丹近乎于痴迷的程度,也不在乎身份地位,就想一心一意的研究炼丹。

    他在北部没背景,依附着付文松得到不少修炼的资源,所以对他死心塌地的。

    苏九不太明白他说这句话的意思,疑惑的看着他。

    卓洛不解道:“就是以你的能力,可以把王二麻子给收了,多给一点资源,他肯定会很衷心的。”

    苏九略微扬眉:“可以,但不必。”

    卓洛挠了挠头:“哦,呵呵……我其实不大懂,我就是听他们这么说的。”

    苏九但笑不语。

    两人去拿药材的时候,比前一天多了一个管事。

    苏九拿了很多六品药材,也拿了一些五品的参在一起,不细看看不出来。

    刚拿完药材回到炼丹房,乔长老带着几个护匆匆而来。

    乔长老怒气气冲冲,一进门就扬声:“祁绍在哪,给我滚出来!”

    苏九的位置在第四排,距离门口不是太远。

    几乎是一抬头,就能看见的角度。

    她就像没听见一样,低头摆弄着刚刚拿来的药材。

    众弟子提心吊胆的看着他,都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卓洛就更害怕了,伸手去抓苏九的胳膊:“完了完了,乔长老来找你报仇了,我们快去找我师父吧。”

    苏九不动声色的避开他的触碰,掀了掀眼皮:“何事这么喧哗?”

    清冷的声音,镇定自若。

    从容的好像他就是这个炼丹房的主子,突然闯进来的乔长老则是外来者一样。

    乔长老脸色铁青,朝着后面的护卫挥手:“把他给我绑了!”

    苏九手撑在桌子上,不急不缓的:“你以什么名义绑我?”

    “你试图谋害炼丹协会最年轻,就只有天赋的弟子!其心可诛!”乔长老从外面赶回来,看见徒弟躺在那,直接就怒了,问了原由之后,带着人就赶过来了。

    苏九抬眼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若是我想杀他,你觉得他能活着离开?是你太小看我呢,还是觉得付文松本事挺大的?”

    乖乖嘞,公然跟长老叫板了。

    众弟子全都惊呆了。

    药鼎里的丹药也不管了,爆丹声音,一道接着一道。

    炼丹房里就像是鞭炮一样,噼里啪啦的响。

    乔长老本就难看的脸色,顿时又绿了几分:“都干什么?想造反吗!”

    众人:“……”

    不想造反,想看热闹。

    敢想不敢说。

    众人借着清理爆丹药渣的空挡,竖起耳朵,偷听。

    卓洛是最慌的,因为他离得最近。

    他撑着胆子,想要维护一下师弟:“乔,乔长老……我师父他……”

    “有你什么事,我找的是祁绍!”乔长老一个健步上前,直接把他扒拉开。

    卓洛跟没骨头一样,乔长老一扒拉,他一个趔趄,脑袋直接往旁边药鼎撞了过去。

    完了。

    就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腰间一紧,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把他拽了回去。

    苏九垂着眼眸,看见靠在自己怀里的人,惊叹道:“你这身子骨太过羸弱了吧?”

    “谢谢。”

    卓洛心脏狂跳,局促的站直身子,耳后根红的快滴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