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九哥带你空手套白狼

    李长老吃了瘪,骂骂咧咧的走了。

    炼丹房的寂静依然持续着。

    卓洛挠着头,小声问身边的少年:“祁师弟,你需要什么药材?”

    砰——

    青烟生气,又有人爆丹了。

    依然是上次那个弟子,举起手:“我尿急……”

    同样的借口,又跑了。

    众人:“……”这尿是挑着‘祁绍’来才急的吧?

    付文松吊着眼梢,一脚踹开旁边药架子,讥讽的开口:“一个六品初期的小辣鸡,老子差点真被你给唬住了!”

    苏九根本不带理他的,侧身而立,“六品的药材都可以。”

    这个无视对于付文松而言,简直就是挑衅了。

    他黑着脸,一抬手:“把他给我摁住了!”

    人群后面,冲出来一个弟子,脚踩星盘,是个一阶元师。

    炼丹师的修为,通常都偏低。

    就一阶元师而言,已经算是炼丹师当中修为很高的了。

    若是离开北部发展,那是人口相传的天才了。

    苏九连头都没回,姿态懒散的靠着桌子:“我们去拿药材?

    卓洛看见冲过来的男弟子,脸都吓白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苏九手搭在桌边,浅淡的目光看着北道主。

    北道主哼了一声,下巴高高抬起,仿佛在说“你自己惹得事自己解决,我不会帮你!”

    苏九歪着头,似笑非笑的。

    男弟子带着劲风的拳头,已经从后脑勺打了过来。

    苏九不动如山。

    北道主稳不住了。

    就从王上回的两道通音符,苏九他娘的要是出个啥事,他也不用活了!

    七阶元灵的速度不是盖的,闪身而去,一拳头落在对方下巴上。

    男弟子直接飞出去,嘭的砸在了药鼎上。

    恰巧撞到的药鼎正在凝丹。

    这一撞,沿着丹药的精神力泄了气,砰地一下,炸开了。

    男弟子一脸乌黑,身上全是药渣。

    “王二麻子!这是我冲刺六品后期的丹药,就差一点点就成功了!啊!我要杀了你!”炼丹的女弟子抓狂的低吼,提起裙角,冲过去就往对方身上踹:“你还我的丹药,还我的丹药!”

    王二被踹的嗷嗷叫:“秦梦,你不要太过分了,再踹我我就还手了!”

    “你还啊还啊还啊!我们去找长老评理!”秦梦快气炸了,她都好久没有升级了,这个空档刚刚有点突破瓶颈,这个杀千刀的九重出来了。

    越想越气,秦梦一把薅住他后领:“走!我们去找长老!”

    “你松手!松开!”

    王二憋闷的挣扎着,最终嘶啦一声,衣服被从后领被拽烂了。

    凶猛的操作,也是够厉害了。

    秦梦弯腰就去抓他脖子,王二反应也快,坐在地上一转身,后翻身,连连后退:“付少!”

    付文松狠厉的瞪了他一眼,朝着秦梦摆手:“行了!闹什么闹?就算王二赔给你一个一模一样的,你确定最后能凝丹成功?”

    秦梦气得偏开脸,恶狠狠地朝着王二丢下一句话:“这件事,我跟你没完!”

    付文松没有再理会她,而是把主意打到了北道主身上。

    “你是他的护卫?”

    北道主站的笔直,余光都不带给的。

    付文松打量着北道主,开出条件:“我要雇你,一个月一颗五品后期丹药,品种任你挑选。”

    高高在上的语气,好像他不答应,就是他的损失一样。

    一个月一颗五品后期丹药,品种任意挑选,这种条件,从北部随便拉一个人出来,估计也会动心。

    偏偏他倒霉,遇到的是北道主。

    五品后期的丹药虽然珍贵,却没到令他视若珍宝的地步。

    他看了付文松一眼,这次倒是搭理他,用眼神嘲笑他的自不量力。

    付文松一咬牙:“我每个月给你两颗五品后期,你什么都不用做!”

    苏九眼珠一转,看见了商机“嘁,一个月两颗?我可是允了他一年三瓶五品丹药,品种随便挑选,而且不限他的自由,他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你这人啊,忒小气了!”

    北道主:“……”这人吹牛逼从来都不打草稿的!

    嘿!

    付文松还真就信了。

    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来,一个修为如此高强的人,为何要跟着一个六品炼丹师。

    除非对方给了他好处。

    他咬了咬牙,伸出三根手指:“三瓶就三瓶,我也给你三瓶!”

    苏九掐腰,像是被气跳脚的样子开骂:“啊呸!你这人真不要脸,我出三瓶你也出三瓶,北北凭什么跟你走!北北,你说,你跟不跟他走?”

    神他妈的北北!

    北道主看了他一眼,毫无灵魂的摇头:“不跟。”

    付文松看了看北道主,心有不甘:“那我出四瓶!”

    苏九浮夸的捂住嘴,“你说什么?北北,我,我舍不得你!”

    北道主:“……”我信你个鬼!

    苏九忽地扭头,直勾勾的看着北道主:“我给你的三瓶都是现给的,你不能不讲江湖道义吧?”

    你来我往,北道主隐约察觉到了苏九的套路,幽怨的问:“……那你想怎么样?”

    “除非你把丹药还给我!否则你就不能跟旁人走,两头好处都拿,天底下没有这种好事!”苏九甩袖转身,把一个尖酸的嘴脸模仿惟妙惟肖。

    北道主:“……”也没说给苏九指路的还要会演戏啊!

    他越想越是郁闷,脸色越是阴沉。

    两人之间的气氛,在其他人看来那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众人面面相觑。

    在这个利益的地方,他们没有觉得北道主不道义,只是觉得他们要是打架会连累到自己。

    卓洛哆哆嗦嗦的开口:“以和为贵,大家,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

    付文松直接打断了他:“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北北,这是四瓶五品丹药,你还他三瓶便是!”

    炼丹师的产量并不高,有时候炼一天才能出来一颗。

    炼丹品阶越高,炼丹时间就越久。

    这样一次拿出四瓶,积攒的时间至少有一年了。

    苏九动了动嘴皮,就不费吹灰之力,拿到了他们一年的产量。

    打开药瓶,稍微嗅了嗅。

    南星透过她的嗅觉,评价道:“融合度百分之五十,吸收度百分之四十五。还没有主人您一半的水准。”

    苏九毫不介意的揣进怀里。

    再怎么也是五品丹药,都是钱啊!

    小青龙缠着苏九手腕上,老实了好几天,忍不住伸头往外看。

    到底是哪个倒霉蛋被忽悠了?

    苏九指腹他的小肉瘤上,朝着北道主扬下巴:“去吧。”

    付文松眼底闪过恶毒的光。

    蠢货,等下让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