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话唠弟弟,艳姐姐

    大家也觉得没什么大了的。

    至于张三和李四这件事情上,他们也一致相信这就是付文松的手笔。

    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只是没人发现罢了。

    付文松这次踢了铁板,损了两个狗腿子。

    众弟子是又开心又难过。

    开心付文松踢了铁板,不开心他以后肯定会重新找跟班。

    他们都只想安安心心的炼丹,并不是很想搞事情。

    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众弟子对“祁绍”的感情,也略显复杂起来。

    这些,苏九自然是不知道的。

    她溜达到了隔壁部落,找了一间酒家,斜对着炼丹工会。

    “客官,您的两斤牛肉,您的酒~”小二哥喊了一声,把盘子摆在桌上,心里却是犯嘀咕,没见过早上就开始吃肉喝酒的!

    苏九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轻轻勾手:“小哥,问你一件事。”

    小二哥看见银子笑的眼睛都没了,靠近:“您问您问,只要是这北部的事情,我都知道!”

    苏九挑起一边眉头,“哦?那我可得好好考考你。”

    小二哥得意一笑:“我可是人送外号包打听,消息通着呢,您随便问!”

    苏九倒了杯酒,不是很相信的摇了摇头:“那你就说说北部最近发生的大事吧。”

    小二哥有些不服气:“最近的大事,那可不就是北部之王重出江湖吗?就在的十天前的一个晚上,北部之王不知道怎么了,大开杀戒,挑了司徒家的同盟部落,使得司徒家元气大伤!这不,司徒泽昨天就来炼丹工会了,我亲眼所见!”

    小二哥的语气太夸张,让人有些怀疑真实性。

    苏九喝了口酒,侧目:“北部之王是是何头?”

    小二哥一听,直接拉开凳子,“一看你就是新来的,话说,北部之王……”

    苏九就这么听着他足足说了半个时辰。

    中途来了两个客人,他直接摆手让人家去别的饭馆吃。

    苏九摁着额头,有些头疼。

    “你是不知道,当年北部之王的肆意人生,简直是就是个小恶魔!”小二哥说累了,顺手就倒了一杯苏九的酒,“这酒我请你,你不要掏钱了。”

    苏九:“……”我他娘的已经掏过钱了。

    小二哥润了润嗓子,咂嘴:“北部之王沉寂了好几年没有风声,他的四方道主也就隐了,半年前,颜家部落不知为何惹到了小恶魔,四方道主四下通缉令,搅得北部一片腥风血雨啊!”

    北部之王,四方道主……

    这配置好像有点熟啊。

    不等苏九深思,就听见小二哥一拍桌子:“当年我也不过与北部之王一样的年纪,我当时就发誓,我以后一定要闯出一番天地……咳,我现在跑堂子只是暂时的,逼不得已。”

    苏九挠了挠鼻梁,“嗯,我相信你。”

    小二哥一听鼻子发酸:“你这个兄弟我一定要交!”

    苏九:“……”我不是很想交。

    小二哥已经起身了,从柜台后面,拎出来两坛好酒:“兄弟,你还有什么想问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苏九看着那两大坛子,第一次没有想喝酒的冲动了:“不用,我基本上了解了,不能再耽误你做生意了。”

    “不耽误,不耽误!”

    小二哥很着急,大跨步走来。

    没等他走近,通往厨房的偏门,传来一声尖叫:“陈君笙!你是不是又在吹牛逼了,为什么到现在一个菜单都没有!!”

    苏九:“……我先走了。”

    小二哥:“不耽误,真的不耽误!你就再听我说一会吧!兄弟!”

    他说着,就拉着苏九继续坐下。

    砰!

    偏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缺的心眼,居然听你在瞎胡扯!”一个系着围裙的女人,手里拎着大铁勺,风风火火的冲出来。

    苏九背对着她,面朝着门口。

    如此彪悍的声音,让她侧目看去。

    细微的光照进来,落在少年一尘不染身上,染着一层光晕,勾勒着完美的侧脸弧度。

    叮噹。

    大铁勺掉在地上。

    陈艳艳一手捂住心脏,歪着身子,眨着眼睛:“公子,我是陈君笙的大姐,我叫陈艳艳~”

    苏九一时无言。

    陈君笙皱着脸,纠正:“堂的,不亲!”

    嘭!

    陈艳艳一脚踢起大铁勺,敲中陈君笙的后脑勺。

    苏九略微扬眉,眼底升起意味。

    还是个练家子,有点意思。

    陈艳艳走过去,掩唇一笑:“小女子芳龄十八,还未许配人家,公子,您……”

    门外走来一个客人:“欸!陈大姐,两盘花生米,一坛老酒!”

    陈艳艳嘴角抽了抽,努力的维持笑容,轻声细语的:“小君君,你快去给张大……张公子准备花生米去。”

    “兄弟你等我一下哦。”陈君笙捂着后脑勺,朝着苏九摇头,唇动无声:“她是母老虎一个,你别上当。”

    苏九饶有趣味的点点头。

    陈艳艳歪着身子,坐下:“公子,您看我怎么样?”

    电光眼,疯狂眨。

    门口一晃,又进来一个客人,关心的:“陈大姐,你眼睛咋了?我这里还有治眼疾的药呢!”

    “……”陈艳艳抬起头,咬牙切齿的:“你要吃什么就点,不吃就滚蛋!”

    “三斤牛肉,两坛酒!”

    苏九抿唇,若无其事的看向门外。

    炼丹工会已经开门了,人来人往,比炼丹协会热闹一点。

    这应该是他们这段时间骚扰炼丹协会得到的成果。

    陈艳艳平复了心情之后,一秒恢复了笑容:“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苏九不急不缓的吐出两个字:“祁绍。”

    陈艳艳的表情凝滞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呵呵,公子莫不是京城来的吧?”

    苏九何等眼力,本就有意观察她,自然发现了她那一瞬间的变化。

    她“嗯”了声,不动声色的:“陈姑娘也去过吗?”

    陈艳艳摇头:“不曾,听说京城繁华,比北部要安稳许多。”

    她坐直身子,动作不似之前那般轻挑了。

    苏九垂下眼睑,轻轻转动着酒杯。

    没想到出来逛一圈,还能遇到认识祁绍的。

    就是不知,是敌还是友。

    片刻的沉默。

    陈君笙上完酒菜过来了:“兄弟,我跟你讲……”

    陈艳艳暗暗地瞪了他一眼。

    苏九眉眼轻抬,起身,淡淡地:“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