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还是个戏精

    众人:“……”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砰!

    青烟升起,有人爆丹了。

    众人行注目礼,面带凶光。

    虽然他们不太喜欢付文松的作风,但他们同为北部的弟子,被京城来的弟子讽刺,那怎么能行!

    可这个关键时刻,这个二逼居然敢爆丹!

    男弟子一哆嗦,夹着腿:“……我,我尿急!”

    他转身,一溜烟的跑了。

    众人:“……”

    付文松黑着脸收回视线,冷睨着苏九:“既然如此,不如来比一场吧。”

    苏九垂眸,没有应声。

    付文松冷笑起来:“怎么,不敢了?”

    苏九竖起食指,轻摇着:“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跟我比。”

    既嚣张又狂妄。

    李长老:“……”说好的低调呢?

    付文松脸上笑容僵住,变得阴沉可怖,咬牙切齿的:“是吗?我还真好奇,这北部谁有资格跟你比?”

    苏九抄着双手,歪嘴一笑:“我看,炼丹工会的人就不错。”

    李长老脸色一变:“你别瞎胡闹!这是能……”

    付文松快速的截断李长老的话,“李长老,这话可是他说的,咱们炼丹协会被炼丹工会闹的一日不得安宁,不如就让这个天才去帮我们应约赌丹吧?”

    说罢,他扫向沉默的众弟子。

    “对对,这不是一举两得吗?”

    “炼丹协会有了交代,炼丹工会也不会一直来闹事了。”

    “祁师弟他不懂北部的情况,你们别这样!”卓洛有些着急,他也是聪明人,师父直接把人带到他跟前来,是要介绍给他认识的,结果闹出这么大的麻烦。

    “卓洛你还是不是北部的弟子了?咱们被京城来的小师弟都骑到脖子上撒尿了,你还帮他呢?”

    卓洛性格有些软弱,听见这话,声音就变低了:“咱们都是同门师兄弟,这样不好……”

    “谁跟他是同门啊?我又不是京城来的!”

    李长老面色一沉:“好了!京城来的怎么了?老夫也是京城来的!”

    众人瞬间噤声。

    李长老冷睨的付文松一眼:“他是从京城来学习的不是来赌丹的!刘长老的前车之鉴你们都忘了吗?”

    付文松转身,靠在桌边,依然很无礼:“嘁,他不是比我厉害吗?你替他担心什么?又不是我叫他赌丹的?是他自己要去的。”

    苏九挑起眉,刚准备说话,就被李长老拽了一把。

    李长老拧着眉头,瞪了苏九一眼。

    距离炼丹会过去,短短几个月,他的品阶撑死五品中期。

    从五品初期到中期,运气好的三五年,运气差的十年几十年,也可能一辈子就停在这了。

    苏九能到五品中期,已经是他看在天赋的份上,给的最大的宽度了!

    年轻人喜欢呈口舌之快很正常,他非要压着付文松,他也能理解!

    可是他为什么要扯到炼丹工会?

    他还小,以他的天赋,以后突破四品后期,也是有机会的!

    赌丹是那么好赌的吗?

    那根本是玩命啊!

    李长老操碎了一颗心。

    而他操心的对象,像个旁观者一样,抄着双手,吊儿郎当的站着。

    李长老跺脚:“等我回去,看我不跟你师父好好谈谈!”

    苏九:“……”感觉自己挺无辜。

    李长老抬手一扬,结束这场闹剧:“都给我好好炼丹,别净想着如何欺负小师弟!哼!”

    他拉住苏九手腕,快速往外走。

    仿佛下一秒苏九就会被人拉去炼丹工会赌丹一样。

    苏九:“……”

    她只是想看看,一锅清粥里面有几颗老鼠屎。

    还要在北部待一段时间,她必须得把老鼠屎给清理干净了。

    千算万算,没算到中途有个李长老,还这么护着她。

    她开始觉得隐瞒来意,有点错了。

    沉吟之中,她瞥见了北道主一副憋尿的神情,好心的提醒:“刚才过来的时候,我看见那边有茅坑。”

    北道主嘴角狠狠一抽。

    他扭头,死死盯着对方,憋了半天,才闷闷的:“你吹牛逼,也不怕吹破吗?”

    苏九略微扬眉,挺认真的:“你这个问题有点困难,刚来这部落的时候,我看见放牛娃了,你自己去吹个试试,就知道了。”

    北道主瞬间石化:“……”

    李长老没有再带苏九乱溜达,生怕他一个年轻气盛,又嚷嚷着要跟炼丹工会赌丹。

    这么多年就遇到这么一个天才,他不想看他去送死!

    *

    漆黑的夜晚,静悄悄的。

    苏九盘坐在床上,吸收着空气中夹杂着的五色元气。

    忽然,一股白烟从门缝吹了进来。

    苏九倏地睁眼,屏住呼吸。

    吱——

    房门被人推开,传出细微声音。

    黑暗之中,苏九冰冷地眼神,凝视着猫腰两个猫腰的人,一个在外面,一个走进来。

    “喂,你动作快点,都吹了迷药了,还他妈的磨磨唧唧!”

    “别催了,这不是进来了吗?”

    一阵悉索声,进来的猫腰一号,摸到了床边,嘴里嘀咕着:“他妈的,这小子细皮嫩肉的,送到芳人小倌都是浪费了……”

    外面望风的猫腰二号,急得要命:“我说,你快点!这房间离长老的房间太近了!”

    “催催催命啊。”猫腰一号伸手去摸床,刚好摸到了坐在床边的苏九的衣摆:“来了来了!摸到——”

    话音戛然而止。

    一只冰冷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就像是死神降临,锁住他的命。

    他不敢喊,也不敢求饶,仿佛他只要一动,就会身首异处!

    猫腰二号等得有些急了,趴着门缝:“卧槽,你别在里面搞起来了?说好了给芳人小倌送过去的,连第一晚的钱咱都收了!”

    话音落地。

    猫腰一号冷汗欻欻往下淌。

    苏九微微俯身,靠在他耳边低语:“不想死,就叫他进来。”

    猫腰一号感觉脖子上的手松了松,强装镇定,冲着门口骂道:“你他娘的滚进来,我刚刚……阳痿了,我疼,动不了了。”

    苏九险些以为这是暗号了。

    手都收紧了,就听见猫腰二号咒骂:“都他娘的让你别搞了,怎么不疼死你?”边说边推开门,反手关上,往床边摸。

    今晚没月亮,一点光也没有。

    猫腰二号:“……在哪呢?”

    猫腰一号:“在这,哎哟哟,不能动了,你快过来扶我一把啊。”

    苏九:“……”还是个戏精。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