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从上到下,都太完美了

    乔长老打断了他的思绪:“不可能,刘长老才遭毒手,诸葛会长就算不派一个炼丹技术超群的,也得派一个年长稳当的,怎么会派一个小孩过来?”

    牛长老还是觉得不对劲,又说不上来:“你说的也对。”

    乔长老摆手,边转身边道:“先把门关上吧,反正最近也没人来。我跟过去看看,那小子到底是谁。”

    这个部落,有一小半的位置是炼丹协会的。

    李长老带着苏九穿过后院,就去了别的房子。

    远远地,还没走到位置,便能嗅到一股苦涩药香,中间也夹杂着一丝焦味,很浅淡。

    “那边的大房子里面有一百多个弟子,那边单间的都是归炼丹协会管理的炼丹师。你要先去看哪边?”李长老问道。

    苏九莞尔一笑:“我想看放药材的房间。”

    李长老眼睛一斜:“我都猜到了,这里药材比较稀少和珍贵,你可不能乱拿啊!”

    嘴里这么叮嘱着,带路的脚步半点没停顿。

    可见,他对苏九极其信任。

    北道主跟着,心底的疑窦越来越大,好奇心也越大来越大。

    趁李长老开门的空挡,他忍不住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苏九瞥了他一眼:“你家王上的心上人。”

    北道主:“……”

    他以为自己很幽默吗!并没有!

    李长老带着苏九进去之后,便开始指着药材介绍起来:“这边六品,那边五品药材区域,还有那是四品,三品的不多,有限。在最后面,我带你过去看看。”

    苏九步伐轻慢的跟在他身后。

    对比京城的药材,这里药材的确丰富且珍贵。

    一眼望去,没有一个七品药材。

    这也变相的表明,炼丹协会的弟子,至少也是六品炼丹师起步。

    这时,李长老从最后面的药架,拿了一根狗尾巴草形状的药材,“认识这个吗?”

    苏九挑眉:“三品初期的龙尾草。”

    李长老很惊讶:“哟,小伙见多识广啊!”

    苏九摸了摸鼻子,没接话茬。

    从她进门开始,脑海里就跟随着她看过的药材,自觉浮现出相对应的名称以及药效。

    借用南星的话:“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一本丹书,能够比他的神品丹书记载的齐全。”

    李长老没有多问,而是把三品药材往他面前递了递:“我在这也收了个小徒弟,你帮我给他指指路,这药材我就送给你了。”

    苏九:“……不干。”

    北部分会的药材老会长可都给她了。

    羊毛出在羊身上的傻逼事,她能干吗?

    李长老嘿了一声,“我那徒弟还算聪明,你就随便说两句就开窍了!”

    苏九摇头,不为所动。

    北道主听得都头大了。

    三品药材,单独拿去卖,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为了让苏九说两句话,就拿出来了?

    这老头怕不是疯子?

    不对,他是疯子,那苏九岂不是傻子?连这么划算的买卖都不做!

    正想着,门口传来了怒斥声:“李长老!你在做什么!”

    李长老没搭理他,把手里的龙尾草又丢回药架上。

    三品药材珍贵是不假,他又不是三品炼丹师,就是个摆设。

    “李长老!”乔长老气急败坏的走过来,赶紧趴在药架上,去找他刚才丢的药材。

    李长老翻了个白眼,这死老头就是烦人,处理不了炼丹工会的人,就会对自己人管七管八的!

    他朝着苏九使了使眼色。

    乔长老找到随便丢进去的药材,轻轻的摆回原位,嘴里怒声道:“这可是三品药材!你怎么能如此随意对待,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价值多少吗?身为长老,随便外人进来!”他一扭头:“……”

    三个人已经没影了。

    李长老带着苏九直接去了弟子所在的炼丹房。

    炼丹协会提拔上来的弟子,多数都被安排到北部来了。

    北部资源颇多,可以潜心炼丹。

    只要不赌丹,他们前途一片光明。

    李长老不动声色的把苏九带到一个青年男子身边。

    “卓洛。”

    卓洛正在重新准备药材,而他的药鼎旁边有一些残渣,看来炼丹的很不顺。

    闻声,他放下药材,恭敬地:“师父。”

    李长老微微颔首:“这是京城来的小师……”

    这辈分应该怎么算?

    这娃是挂名长老,跟他同辈的吧?

    苏九随意地接过话茬:“师兄你好,我叫祁绍。”

    李长老瞄了他一眼。

    哟,小伙子年纪轻轻,还挺低调的啊。

    不像有些年轻人,稍微有点成就,尾巴都翘上天了,恨不得把自己名字竖个旗子挂着!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道不悦地声音:“李长老,这里是炼丹重地,随意让外人进来不太好吧?”

    看,翘尾巴的来了!

    李长老扭头,脸上堆着笑:“付文松,这是你京城来的小师弟,怎么能是外人呢?”

    苏九抬眼看去,正好看见对方在朝她翻白眼,并且非常干脆的划清界限:“我只有乔长老一个师父,没有八竿子打不着的小师弟。”

    毫不掩饰的嫌弃。

    李长老脸色一沉:“你怎么说话的?”

    付文松冷哼一声,故意把药材砸进药鼎里:“你们要聊天出去聊,别在这里妨碍炼丹的弟子,要是爆丹你们负责吗?”

    李长老还想再说,被苏九制止了。

    见状,付文松面露鄙夷,对着旁边的弟子道:“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北部了。”

    苏九略微扬眉:“只有无能的人才会为自己爆丹找借口,也只有无能的人才会以践踏别人的方式提高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蠢货。”

    慢吞吞地语调,一个字一个字敲打在对方心尖上。

    “……”

    整个炼丹房变得静悄悄的。

    众人都呆滞的看向白衣少年。

    付文松危险的眯起眼睛:“你也不低头看看自己算什么东西,也敢质疑我付文松的炼丹技术?”

    以往,只要付文松说出这句话,谁也不敢吱声了。

    炼丹师这这一行,有的人穷极一生,也到不了六品后期。

    付文松今年三十岁,已经是五品后期了。

    他在北部是出了名的天才。

    就在众人以为少年被吓到的时候——

    少年低着头,看了看自己,挺认真的:“从上到下,都太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