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居然掉马了

    风在元气的催动下,变得格外刺骨,专门往人脖子里面钻。

    挡路的人,顿时尖叫:“卧靠,大冷天你扇什么扇子?”

    苏九充耳未闻,继续扇扇子,继续喊:让一让!”

    前面的人刚想发火,寒风再次迎面而去。

    “卧槽——!”

    一边咒骂着,一边往旁边散开。

    有一就有二,很快中间让出一条道。

    苏九收起折扇,在手掌敲了敲,礼貌的抱拳:“多谢多谢!”

    彼时,炼丹工会的几个带头的炼丹师,还在那咒骂炼丹协会的人。

    “一群老匹夫,商量好谁出来赌丹了吗?”

    “再给你们三天时间,再没有代表出来,就由我们炼丹工会出面,把你们这些辣鸡,全部丢出北部!”

    “我们走!”

    他们放完狠话,转身就走。

    苏九站在他们身后,面带微笑。

    为首的中年炼丹师,目光凶狠:“看什么看?小心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苏九垂下头,像是受到了惊吓,仓促的让位置。

    炼丹师甩袖,冷哼着往下走。

    苏九垂着眼皮,一脸冷然。

    ——“小灵根,给我一根细针。”

    小灵根一听就是有事情要搞,大方的给了好几根。

    苏九倒是不吝啬,四根细针,全部朝着中年男人的腿弯射了过去。

    刺痛顿生。

    中年男人“啊!”的一声,往前一拱。

    脸朝地,摔了个狗吃屎。

    紧跟其后的三人,猝不及防。

    嘭!嘭!嘭!

    全部都砸在了带头男人的身上,跟叠罗汉一样。

    “林大师!”

    众人惊呼,赶紧上前帮忙。

    场面瞬间变得混乱不堪。

    苏九往后退两步,走进炼丹协会的大门。

    北道主看见苏九轻松搞事之后离开,快速从人群穿过去跟上。

    对他修为高深这点,深信不疑。

    这边,苏九一进门,迎面就是一个花瓶砸过来。

    幸好躲得快,砸在了脚边。

    紧接着便听见,一声怒骂:“滚滚滚!还进来干什么!不赌不赌就是不赌!”

    苏九抬眼望去:“听闻炼丹协会炼丹师颇多,晚辈是慕名而来学习的。”

    牛长老暮然抬头,连忙放下举起茶杯的手:“呃,花瓶没砸到你吧?”

    苏九微微摇头,重复道:“晚辈是慕名而来学习的。”

    牛长老哦了一声,转身,把茶杯放回去:“你是几品炼丹师?炼丹协会有规定,低于……”

    苏九点头,平静的丢炸弹:“晚辈是五品后期,够得上门槛,希望以后在炼丹协会好好钻研炼丹。”

    啪嗒!

    牛长老手一抖,茶杯掉在地上,寿终正寝。

    他扭头,有些激动:“你,你多大年纪?”

    苏九:“十六。”

    牛长老:“……”

    十六岁的五品炼丹师?

    在娘胎里就开始炼丹师了吗?

    牛长老脸上激动之色褪去,看着少年姝丽的容貌,也说不出什么狠话。

    循循善诱道:“炼丹协会的规定是不得低于六品初期炼丹师,你不用谎报品阶,机会很大的!”

    苏九略微扬眉:“行吧,你说六品就是六品。”

    牛长老面露不悦:“什么叫我说六品就六品?你不诚实还不让别人拆穿不成?”

    “……”苏九组织了一下语言,挺起胸膛:“前辈我错了,我真的是六品初期炼丹师!希望您给次机会!”

    牛长老脸色缓了缓,苦口婆心的:“年纪轻轻不要说谎,虽然北部的现象不大好,但是炼丹协会不允许这种情况存在!能聚集在一起的,都是为了炼丹而努力的人!”

    苏九重重的点头:“您说的对!”

    牛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先把你炼的丹药给我看看?”

    苏九在空间袋里翻了翻,总算是找到了角落里剩下的一颗六品丹药递过去。

    牛长老起初挺不在意的,结果发现丹药的吸收度和融合度极高,顿时一惊:“这是你炼的?好好干,你很有前途!”

    北道主在旁边听着,从苏九说出五品后期的时候,就差点笑出声。

    如今听见牛长老的话,压根没放在心上。

    牛长老像是发现了宝贝,拉着苏九的胳膊:“走走走,我带你们去住处!”

    刚要走出后门,迎面走来两个长老。

    其中一个,看见苏九的时候,直接激动地大叫起来:“啊!是你是你是你!”

    “……”这是哪个?苏九:“应该不是我。”

    “哈哈哈!”长老忽然笑出声,精神气十足:“你不记得我了?炼丹大会就是我给你检验丹药的李长老啊!”

    经他一提醒,苏九还真想起来个轮廓,对她炼的丹药十分垂涎的那个。

    “你升官来北部了?”

    “升个屁!提到这个就头疼!”

    李长老掐着腰,开始跟苏九诉苦了。

    基本上跟北道主说的没差别,只是多了一点找茬的细节。

    两人在这边聊起来了,旁边三脸懵逼脸。

    李长老诉苦好大一会才回过味来:“对了,你怎么来北部了?”

    苏九一见掉马了,就换了个说法:“听说北部有很多高人,师父让我来长长见识,学些学习。”

    李长老打趣道:“就你还需要学习啊。”

    苏九一脸谦虚:“学无止境。”

    “好一个学无止境,咱们炼丹协会就缺你这样的!既然来了,那就住下来吧!等会让人给你安排一下。”李长老非常喜欢苏九的炼丹天赋,拍着他的肩膀,起身:“走,我再带你去后面看看炼丹协会培养的弟子。”

    眼看着李长老要带人往里走,跟他一起的长老急了。

    “李长老!”

    李长老扭头看去,莫名其妙的:“干什么?”

    乔长老拧着眉头:“李长老,炼丹协会的内部,怎么能让人随意进出呢?”

    “什么随意啊?这是我大侄子!有事没事,瞎操心!”李长老的好脾气,在这里过了一个月,已经全部消磨光了,懒得跟他们解释。

    大侄子苏九嘴角抽了抽,就这么被他拽着胳膊往里走去。

    北道主惊疑不定的跟上去。

    等到他们离开,乔长老黑了脸:“什么人都敢放进去!还嫌不够乱吗?”

    牛长老在懵逼中回神,猜测道:“那年轻人不会是诸葛长老派来的吧?他天赋不错,六品炼丹师……”

    等等,他刚刚说他是五品后期?

    牛长老瞳孔一缩,不会是真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