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警告

    苏九也不着急,低着头,踢着地上的碎石子。

    两人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会。

    北道主忍不住开口:“你去炼丹协会做什么?”

    苏九脾气看上去挺好的,至少没表现出来不耐烦和敌意,所以北道主的语气很不好,带着几分质问。

    苏九略微抬眼,不是很确定:“你在跟我说话?”

    北道主脸一黑:“这里就你一个人,我不跟你说话,我跟谁说话?”

    苏九两手一摊:“鬼跟你说话,你会回答吗?”

    什么意思?

    大约两秒,北道主才反应过来,声音拔高:“你说我不是人——?”

    苏九垂着眼睑,敛着气息,看上去温润又无害的:“你最好在我有耐心的时候,乖乖地给我指路。”

    北道主冷哼一声,没有再继续跟他僵持。

    倒不是怕了这小子,而是他想通了。

    与其在这里干耗着,不如早点带完路,回部落复命!

    此时的他信誓旦旦的要离开,哪里想得到,以后的他恨不得挂在大佬的腿上。

    北道主虽然不喜苏九,但是还是很尽责的根据王上的要求,在路上给他讲解每个部落的来历。

    反正他说了,这弱鸡也不一定记得住!

    不过,他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这小子的确有几分姿色,怪不得能迷惑到王上!

    每每在部落吃饭的时候,老是有小姑娘来跟他搭话。

    北道主刚打发走一个小姑娘,就敲着碗筷,怒斥道:“你能不能不要再引诱无知的小姑娘了?”

    苏九最近迷上马奶酒了。

    味道有些刺激,含着一丝酸味,但比京城的清水酒,度数高很多。

    很带劲!

    北道主被晾着了半天,也没人搭理。

    他叨了一块白菜,狠狠地嚼着,仿佛在嚼苏九的肉一样。

    憋闷了几天,他本来就不是话少的人,已经到了极限。

    沉默了没几秒,又出声:“你天天吃肉喝酒也不腻味吗?家境很贫寒?王上到底喜欢你什么?你去炼丹协会干什么?”

    疑问接疑问,不带停顿的。

    苏九略微抬眼,筷子在碗上敲了两下,挺费解的:“我看起来像很好说话的样子吗?”

    北道主轻嗤了一声:“你好不好说话跟我有何关系?我又不指望跟你相处的很好!”

    咚!

    苏九握着筷子,上起下落。

    筷子立在桌面,直接穿透桌面。

    北道主心头一震:“你,你有元气?”

    木筷子的硬度,根本不足以穿过桌面,除非有元气支撑!

    苏九抬眼,直视着对面北道主,声音很轻:“我这个人脾气挺差的,你要是再跟我叽叽歪歪,筷子穿过的将会是你的脑门。”

    北道主嗓子眼一紧,下意识抿起嘴。

    苏九收端起碗,慢吞吞地把马奶酒喝完,往桌上一扔,便起身。

    北道主倏地起身,丢了一点碎银子在桌上,匆匆跟上苏九。

    “你为何要假装没有元气?你是故意的吗?”

    苏九目不斜视的回道:“虽然我手里没有筷子,但是树枝也有一样的效果。”

    北道主瞥了眼旁边的树,咯噔一声不说话了。

    他一直以为对方身上没元气,不是修为极低,就是根本没有修为,完全没有往别的地方想。

    但是刚刚那一手,元气波动极小,若不是对方刻意流露,他还真半分察觉不到!

    难道他的修为真的在他之上?那岂不是元王等级?

    人最怕的是未知。

    饶是北道主对苏九心存狐疑,还是多了几分对强者敬畏之色。

    苏九没什么变化,跟以前一样淡定从容,没架子,当然也没有话。

    两人安静的赶路。

    北部的炼丹协会,位置并不是特别好,位于西边。

    苏九到炼丹协会所在地的时候,外面围着一群人,正在那叫嚣着。

    “堂堂炼丹协会连赌丹都不敢赌,是不是输怕了?”

    “一群上不了台面的,怕死呗。就这个熊样也敢在北部混?”

    “我劝你们还是早点滚出北部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北道主对炼丹协会的处境还是有些明了的,低声对苏九解释起来。

    西边的部落,不仅有一个炼丹协会,还有一个炼丹工会。

    这次要搞炼丹协会的人,就是炼丹工会的炼丹师。

    炼丹协会在北部虽然势力不大,但他们都是耐心钻研炼丹的,丹药效果好,发展自然就快。

    部落的资源,大部分就落在了炼丹协会的手里。

    炼丹工会资源大幅度的下降,就开始动歪脑筋,想要把炼丹协会给挤掉。

    他们想垄断北部的炼丹师,以后其他部落的资源就统统是他们的。

    为此,各种撒泼的手段都使。

    北道主说着说着,就有点来气:“前段时间炼丹协会有个长老,答应跟炼丹工会的人赌丹,结果对方在他使用精神力的时候攻击他,导致他双耳失聪,险些变成傻子。”

    苏九略微皱眉,“这种下作的手段,没人管?”

    北道主摇头:“赌丹在北部很常见,他们将这些下作的手段,引以为傲。”

    苏九红唇一掀:“听上去,挺有意思的。”

    闻言,北道主有些不高兴,“你知道一个炼丹师的价值有多高吗?一个五品后期炼丹师需要付出多大的心血,才能达到别人瞻望的地步,就因为这些下作的手段,就把人给毁了!”

    苏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这么气愤,你不帮他一把?”

    北道主:“……”

    在北部除了一本部落的人,还真少有人主动去帮其他势力的,除非是合作关系。

    即便北道主是对炼丹协会的遭遇感到惋惜,也绝不会伸手打破这个规矩。

    强者为尊,适者生存。

    不论哪里都是这样。

    苏九倒没有觉得北道主袖手旁观做错了,只是觉得他应该袖手旁观到底。

    他气愤的言语,反而让人更瞧不起炼丹协会。

    人类最怕的就是异类,当所有人都用下作手段,并且觉得理所应当的时候,你偏不同流合污,活的清清白白。

    那他们就会合起来攻击那个清白的人。

    清白的人错了吗?他没错。

    攻击异类的人错了吗?也没错。

    错的是北部病态的规则。

    苏九没有那个闲情去改变北部的规则,她只要炼丹协会安然无恙。

    是以,她拿出折扇撑开,用力往前扇风,“麻烦,让一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