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北道主的真香之旅

    四个人在外面,张嘴就骂了起来。

    北道主掐腰:“自古红颜多祸水,肯定是苏九迷惑了王上!”

    青颜贴心的纠正:“是蓝颜!”

    “都一样!”北道主瞪了他一眼,这次青颜是跟随墨无溟来北部的,并不是跟着他训练的,他无权斥责。

    青颜摸了摸鼻子,朝着战流云使眼色。

    战流云面无表情的侧身,不搭理他。

    青颜咂了砸嘴,这人真没劲!

    九爷就在这里,他们七嘴八舌的,他再添两把火,声音再大一点,事情不就搞起来了?

    他哪里晓得,苏九已经听见了,不但没生气,还带着笑。

    倒是墨无溟脸色很不好,他刚刚跟苏九商量了半天,让她在这多住几日,再去理会炼丹协会的事情,反正从京城赶到北部,也得好几日。

    苏九刚有点松口,几道咒骂的声音就传进来了。

    墨无溟沉着脸,语气冰冷:“本王出去收拾他们。”

    苏九手支下巴,懒懒地:“你去干嘛?让他们别骂我了?嘴上不骂,心里继续骂?”

    墨无溟脚步一顿,侧目看着她,抿唇不语。

    苏九抬眼看着他:“就从炼丹协会开始吧,我的实力,我有数。”

    墨无溟沉黑的眼底闪烁光泽:“你的意思是说,你要为了本王,证明自己?”

    苏九倏地起身:“我证明个屁,老子天下第一。我来北部是开创事业的,谁为了你啊!”

    墨无溟抿唇一笑:“不是就不是,小九儿不必恼羞成怒。”

    苏九瞪眼:“……”我为什么要恼羞成怒!我没有!

    墨无溟回望:“……”这不是恼羞成怒是什么?

    苏九扭头,不看他了。

    祁绍在旁边嘀咕:“九哥,你原来不是木头桩子,你只是隐藏的深!”

    苏九:“滚蛋!”

    妈的,待不下去了。

    她转身,冲冲往外走去。

    祁绍:“……明明就是恼羞成怒。”

    墨无溟走到祁绍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很有眼光,但是九儿脸皮薄。”

    他说完,跟着苏九往外走。

    九哥脸皮薄?这是笑话吧?

    等等!

    祁绍一只手捂着冥王刚才摸过的肩膀,两眼冒红心。

    啊啊啊!

    冥王大人刚刚夸我呢!

    他觉得自己是飘出房间的,出去之后,又落在地上。

    走出房间,外面是走廊,上面草铺,周围有柱子撑着。

    走廊下面站着一行人,个个看上去都不好惹,虎背熊腰,气势磅礴。

    倒是有两个认识的,青颜和战流云。

    祁绍招手:“青颜公子,战少!你们也在这?”

    他第一个开口,就遭到了四方而来的眼刀子,像是能把他给穿透了似的。

    祁绍打了一个冷颤,往自己偶像的后面躲了躲。

    他不躲还好点,一躲四个道主的脸都黑了。

    祁绍想哭。

    我什么也没干啊。

    他的确没干什么,就是成功让几个道主以为他是苏九而已。

    苏九摸了摸鼻子,坏坏的没有出声。

    见状,青颜和战流云到嘴边的招呼,又咽了回去。

    四个道主先给墨无溟的行了一礼,然后上下打量着祁绍,毫不掩饰的恶意。

    这小白脸长的是挺俊俏的,不过还没到祸国殃民的程度吧?

    王上喜欢他什么?一副弱弱的样子!

    在他们心里已经给苏九套上弱不禁风,畏畏缩缩的模样了!

    所以当苏九率先一步出来,且丝毫不将他们放在眼里态度,反而让他们掠过了。

    能发通音符求饶的人,肯定不是这个样子的!

    北道主走到祁绍身边,凛冽的气势逼近,“久仰大名!”

    咬牙切齿的四个字。

    祁绍微微一愣。

    我出名都出到北部了?

    难道京城的画像都传到北部了?

    思及此,他谦虚的点头:“过奖过奖。”

    北道主:“……”

    他是在夸他吗?

    东道主接过话茬:“公子还真是谦虚。”

    祁绍继续抱拳:“过奖过奖!”

    东道主脸一黑。

    这是个傻子吧?

    苏九手指抚着唇角,强忍着笑:“他就留在你这了,跟着我,我不放心。”

    墨无溟转眸看她,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丝温度,语气却带着几分不悦:“你一个人,本王也不放心。”

    人生地不熟的,一个人,她是傻子吗?

    苏九抄着双手,抬抬下巴:“二战和青颜给我带路?”

    青颜喜上眉梢,嘴里还在装:“哎呀,这不太好吧?”

    苏九点头:“哦,那你别去了,他一个人就够了。”

    青颜瞬间不皮了:“爷,我错了!”

    没个正型。

    苏九懒得鸟他。

    墨无溟皱着眉头,冷声地否决了苏九:“北部部落繁多,势力杂乱,他们俩对北部不算知根知底。四方道主,你随便挑一个跟着。”

    不容置喙的语气,只能挑选四方道主。

    苏九一时之间没说话。

    她对着四个道主的印象,不但差,还想打他们。

    气氛突然停滞。

    四方道主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对劲。

    北道主看着祁绍:“你不是苏九?他才是苏九?”

    祁绍皱着脸:“我没说我是苏九啊?”

    北道主一脑门黑线:“那你搭什么腔?”

    祁绍站在墨无溟身后,像个哈士奇一样呲牙:“是你自己走过来跟我打招呼的!”

    “我!”北道主狠狠噎住。

    “就他吧。”苏九抬手,指着蹦跶的最厉害的北道主。

    北道主猛地往旁边跳了一步,要躲开苏九手指的方向。

    苏九朝着他跳的方向轻轻移动,还是指着他。

    +

    北道主:“……我是绝对不可能去给你指路的!”

    墨无溟:“北道主听令!即日起,跟在苏九身边,替她指路。”

    “得令!”北道主:“……”

    习惯的坏处,就是嘴巴比脑子快。

    东南西三个道主,递给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这个苏九看上去就不是个省心的人!

    北道主不情不愿的跟在苏九身后离开部落。

    北部的部落分为三种,平原,高坡和山脉。

    这里跟前世的北方不同,虽然很冷但是枝叶繁茂,森林密集。

    大概是元气所致,毕竟有些绿植是可以吸收元气的。

    苏九走出来之后,跟北道主直言要去炼丹协会。

    北道主面色沉沉,一声不吭。

    他堂堂北道主,手下八个部落,岂会受一个弱鸡的压制?

    绝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