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你是被你同伴杀死的

    谢忱奇怪的看着他:“出什么事了?”

    祁绍似乎不愿意多说,只是抿着唇,垂下头,又陷入了之前沉默。

    哥几个互相对视一眼,纷纷摇头。

    金开心思比较细腻,对这几天来踢馆的人都有留意,他迟疑的:“莫非是那封信上出了什么事?”

    谢忱眉心一跳:“谁送的信?”

    金开看向他:“是两个三阶元师的新人。”

    话音刚落,挺坚门口的方向,传来少年冷冽的声音:“把那两个新人关到地牢。”

    祁绍倏地起身:“九哥!”

    苏九走过来,没有理会他,而是朝着谢忱说:“你去办。”

    谢忱是个聪明人,顿时反应过来对方是故意来送信的。

    二话没说,直接转身离开。

    哥几个对视一眼,心里隐约明白了不是好事,纷纷跟了过去。

    祁绍往前一步,没底气的开口:“九哥,我要去一趟北部。”

    苏九淡淡地点头:“去吧。”

    祁绍显然没想到苏九会这么轻易点头,面容有些呆愣。

    苏九瞥了他一眼,往大厅里走,声音凉凉地:“你看完信的第一时间不是冲动的自己去北部,而是在这里等我,说明你眼里还有我。”

    “我眼里当然有你了。”祁绍嘀咕了一声,忽然像是起什么,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家老头子去北部会出事?”

    “我不知道,怎么你爷爷出事了吗?”苏九的脸皮有多厚,万里城墙穿不透,神色从容的看不出半点异样。

    祁绍看着他,眼里写着“你就继续装吧!”

    他一脸郁闷的交代信中内容:“反正信上说爷爷在北部受了重伤,有性命之忧。”

    苏九平淡地“哦”了声,弯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副大佬坐姿。

    她抬眼,问得十分犀利:“如果你爷爷真有性命之忧,或者说已经死了,你预备怎么办?”

    祁绍双目微睁,有些急躁:“这不可能!”

    苏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沉静的双眸,犹如一潭死水。

    祁绍的眼睛渐渐地变得赤红起来,他咬着唇,最终低下了头。

    他从来没有想过身为佣兵工会会长的爷爷会出事……

    苏九懒懒地靠在椅子上,语气恢复了以往的轻慢:“你看,你连最坏的后果都没想过,即便你去了北部又能做什么?哭丧吗?”

    祁绍:“……老头子还没死呢。”

    弱弱的声音,简直快要哭了。

    偏巧,因为这封信,苏九是下了狠劲,要给他一剂猛药。

    “万一死了,以你现在的实力,你只会面对两种结果。一、被人挟持,借着佣兵工会会长的孙子的身份,接下佣兵工会的掌管权利,成为一个傀儡。”苏九顿了下,侧目看着他,一字一句的:“二、死。”

    轻慢的声音,甚至带着几分温和。

    祁绍却觉得手脚冰凉。

    他张了张嘴,试图辩驳:“长老他们……”

    苏九直接打断了他:“如果他们当真会保你,就不会有这封信的出现。”

    从一开始祁绍会长就不想让祁绍陷入这场纷争,所以他不允许其他人告诉祁绍,甚至无视那些长老提议的早早安排好祁绍接任会长,而把祁绍托付于她。

    况且,能准确把信送到你祖宗的,至少证明对方很清楚祁绍的行踪。

    总之,送信之人,其心可诛。

    祁绍紧咬下唇,眼圈蓄满了泪水:“那……那我爷爷真的……”

    苏九忽地起身,轻咳一声:“我就是打个比方,也没说你爷爷真死了。”

    丢一句话,转身就走。

    两道眼泪挂在脸上祁绍:“……你这个混蛋!”

    一声哀嚎,带着哭腔。

    苏九咂了砸嘴:“单纯的小孩子,真好骗。”

    祁老会长到底死没死,她得去地牢见一见送信的人。

    这件事很可疑,要诱祁绍去北部的计划,并不高明。

    毕竟佣兵工会的总会在京城,不论是利用还是杀祁绍,京城无疑是最方便的。

    除非,他们是为了引祁老会长出现。

    事实证明,与她猜测的一样。

    地牢里,躺着两个人。

    一个已经死了,肚子被剖开,内脏流的到处都是。

    一个还在活着,正在回答的苏九的问题。

    两人一开始嘴硬,抵死不认。

    在苏九当着一人的面,把他的同伴开膛破肚之后,他知道怕了。

    苏九面无表情把插在他肩膀的匕首,用力转了转,平静的问:“所以,祁老会长是失踪了?”

    男人,一边惨叫着,一边点头:“对对……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哪里了……啊……求求你饶了我吧……”

    苏九审视着他,倒也不像是说谎。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也没有留着他的必要了。

    苏九拔掉匕首,掏出死掉男人的肠子,灌入元气,缠在男人的脖子上,勒死了他。

    最后,咱们血腥的九哥哥,非常温柔的拍了拍他的脸颊:“记住了,你是被你同伴杀死的。”

    神他妈被同伴杀死的!

    苏九走出牢房,在左岩端来的水盆里,清洗了手上的血。

    但是开膛破肚,身上肯定会留下血渍。

    哥几个在外面等了很久,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出了什么事。

    谢忱:“怎么样?你问出什么了吗?”

    柯彬:“那两人嘴硬的不得了!”

    苏九擦了擦手上水渍,一本正经的掰扯道:“你们都没问出来,我怎么可能问的出来?所以我就把他们杀了。哎哟,我明天还要赶路,晚饭都没吃呢。”

    左岩:“哎呀,知道你明天要出去,早就准备好饭菜,就等你回来了。”

    柯彬:“行吧,你先去饭厅里等着,我们把他尸体给处理了,省得臭了。”

    苏九:“记得拿个麻袋进去,比较好装。”

    金开摆手:“两具尸体而已。”

    苏九扬了扬眉:“行吧。”

    谢忱直觉没有这么简单,直接跟着苏九往外走去。

    剩下的哥几个,往地牢里面走去。

    柯彬跟在后面:“刚刚九哥手上都是血,估计俩人死的挺惨的。”

    左岩在最前面,跨步走进牢房:“那可不,九哥出手就没好过的……”

    莫寒奇怪的伸头:“见鬼了你——”

    柯彬无语的推着两人:“你俩堵在这里干什么玩意儿?”

    左岩和柯彬同时捂嘴,转身。

    柯彬直接一个前倾,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