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也不是很想杀你……杀怪呢。

    “咱们炼丹协会遍布早整个大陆,唯独北部那边没有过厚的底蕴,近两个月几个部落的炼丹师联合挑衅北部的分会,要赌丹,闹得苦不堪言。”

    “我们从其他分会调过去六七个长老,没有一个顶得住事,不是被气晕了,就是被当场甩手走人。”

    “诸葛会长亲自过去也是见识过的,那些人分明就是奔着羞辱炼丹协会去的,张嘴就骂人,赌丹工程中还作弊,要不是刘长老运气好,这会都成傻子了!”

    书房里,几个长老都在吐槽。

    他们都是钻研炼丹的,在炼丹上颇有心得,哪里应付得了这些心机和纷争。

    诸葛会长偷偷看了看苏九,掩唇:“咳!都别闹腾了!小九,你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像个二世祖翘着二郎腿的苏九:“……没看法。”

    诸葛会长咂了砸嘴:“我是觉得吧,你是新起之秀,可以去北部历练历练。”

    苏九凉凉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诸葛会长莫名心虚的移开视线,用咳嗽掩饰尴尬,继续说:“这个不是必须的,我就是问问,你要是不想去的话……”

    苏九:“我不想去。”

    世上有她下不去的台吗?没有!

    诸葛会长嘴角抽了抽,撸了一把脸,哈哈干笑了几声。

    苏九斜眼看着他,穿透般的眼神,让人无所遁形。

    诸葛会长哽了一下,有些无措:“我已经答应了,要把你安排过去……”

    苏九的脸色一下子冷了。

    她站起身,并没有给诸葛会长留面子,语气冷而锋利:“我原本便要去一趟北部,身为挂名长老帮一下也无所谓。但是,我最讨厌别人替我擅自做主。”

    诸葛会长心头一紧,急忙抬手:“这事是我错了,是我考虑不周,最近实在是焦头烂额,我亲自过去,差点没给气死。我……我老糊涂了!小九,我保证不会有下次!”

    犯错要改正,挨打要立正。

    身为炼丹协会的会长,自然懂诚意的重要性。

    尤其是苏九这个挂名长老还是他们求来的!

    苏九脸色稍微好了点,也仅仅是一点点。

    沉默了片刻,她才绷着脸问:“北部分会的药材随我处理?”

    诸葛会长先是一愣,而后狂喜的点头:“嗯嗯,你要用也好,要卖也好,你随意!”

    他像是怕苏九不懂一样,又补充道:“北部那边的药材更加稀少珍贵,要是你赢了赌丹,对方身上所有的东西全归你!北部那些人身上的东西,可都是宝贝啊!”

    苏九没吭声,她又不是傻子,那么好赢,他们至于在这跳脚?

    见状,诸葛会长掏出一个四方形的红色盒子,闭着眼睛,一脸肉疼的:“这是老夫收藏多年的四品后爆元丹,可以根据身体的强度最大提高潜力,达到全盛时期半个时辰!”

    关键时刻,这东西可以保命!

    苏九神情微动,总算是有了变化。

    她非常顺手的接过红盒子,揣进怀里:“诸葛会长你看你这么客气,再怎么说我也是炼丹协会的一员!赢不赢先不谈,这事我肯定得管是吧?”

    虚伪市侩的官话,她说的还挺溜得。

    诸葛会长和副会长那是见识过的,嘴角抽了抽,愣是没吭声。

    几个不曾见过苏九的长老,并不清楚。

    他们略微皱眉,互相看了看,跟着摇头。

    虽然他们都听说过这少年的炼丹天赋好,可竟如此贪恋好处,且吊儿郎当的。

    这一下子倒好,炼丹协会要撤出北部了!

    并不知道他们想法的苏九,心情不错的揣着四品丹药离开书房。

    目前她还是五品后期,四品初期是一个大难关,实在是不好过。

    想要给大家炼洗髓丹的想法,只能等以后让人把丹药送回来了。

    这次离开,她不会再回来了。

    前世住的最久的地方,是那个关着一群孩子的小黑屋,几年的厮杀,到最后活下来。

    她在这已经停留的够久了。

    *

    离开炼丹协会之后,墨无溟带她去了太子府。

    两人从正门进去,就像是来客访问一样。

    墨祯久久收不到颜家三兄弟的消息,心急如焚。

    这个节骨眼,忽然听见侍卫禀报,冥王带着苏九来了。

    他慌了神,碰掉了手边的杯子“啪嗒”摔碎了,他转身,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藏起来。

    但是似乎,两位来客,并没有给他这个时间,已经缓缓走来。

    苏九玩味的看着他:“太子殿下莫要惊慌,我没死,不是鬼魂。”

    墨祯瞳孔一缩,骇然的倒退两步。

    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他被姓颜的出卖了!

    墨无溟眼神冰冷,声音嘶哑而冷酷:“九儿,你杀吧。”

    他往那一站,俨然一副要看着苏九亲手杀了墨祯的架势。

    门口的侍卫,包括墨祯后身边的侍卫,全部愣住了。

    墨祯脸色惨白,扶着桌子,再次后退:“你们想干什么?我是当今太子!”

    苏九只是看了墨无溟一眼,倒也不觉得惊讶。

    她看着墨祯,笑的人畜无害:“我其实,也不是很想杀你——”

    唰!

    身影晃动,剑光掠过。

    少年横着剑,站在墨祯身侧,恶劣的低语:“……才怪呢。”

    一剑封喉,墨祯死的却不痛快。

    一双手捂着脖子,鲜血不停地喷出,嘴里也满出了血。

    他瞪着双眼,感受着死亡的将他笼罩。

    映在瞳孔的两道身影,渐渐地消失。

    耳边传来侍卫的惊叫,渐渐地远去。

    ——太子薨了!

    此消息一出,掀起一层轩然大波。

    最令人关心的莫过于墨祯的死因。

    奈何,这件事就像是一个谜,无人知晓。

    *

    临行前夕。

    苏九回了一趟玄天宗,其实她也没什么东西要收拾,主要是炼丹房没喝完的酒。

    拿完酒之后,都没跟晏老打招呼。

    道别这种事,她不擅长。

    墨无溟一直跟着她,见她拿完东西之后,直接搂住她,去了你祖宗。

    你祖宗这几天收了不少人,比之前热闹了不少。

    哥几个正在调侃白天宴会的事。

    莫寒还在那可惜:“我家够不上去宴会的资格,要不然,我也能跟着你们威风威风啊!”

    柯彬摆了摆手:“你去了跟我们一样,连开价的机会都没有。”

    左岩勾住谢忱肩膀:“还是谢忱值钱,五千两呢!”

    谢忱一把拍掉他的手,把削好的橙子,递给祁绍。

    若是平时,祁绍的性格早就带头闹腾起来了。

    眼下,他接过橙子,低着头,沉默地啃着,有些走神。

    谢忱眉心微蹙:“你怎么了?”

    祁绍心不在焉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看向门口:“……九哥还没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