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如此心虚,其心不轨也

    怒火蹿上谢家主脑门,让他几乎失去理智般低吼:“谢忱是谢家的继承人!我这么多年花费的心血!你打算出多少钱来买断?”

    苏九眉眼轻抬,缓缓地勾起唇角:“谢家主说的有道理,谢忱是谢家的继承人,一般的价钱肯定买不断的。”

    眼前的少年分明在笑,谢家主却感到毛骨悚然,后退了半步。

    他梗着脖子,哼声道:“谢家继承人的身份无价!不卖!”

    苏九扬起一边眉头,恍然大悟:“哦,如此说来,只要把谢家灭门,那谢忱就不是家主继承人了?啧,省了一笔钱。”

    多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众人却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左家主和柯家主吓得直接跪地。

    “左岩有幸能进你祖宗是他的福气!”

    “对对,柯彬你好好听从苏少爷的话!”

    说到底左岩和柯彬不像谢忱那般从小就被盯着培养的,两人没有谢家主那般执拗。

    谢家主脸色惨白,惊恐交加的看着一脸人畜无害的少年,随口说的话,竟然是要灭他满门。

    若是以前,他只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

    可是现在他毫不怀疑,若是他不愿意买断,谢家今晚就会灭门!

    他攥着拳头,目光看向谢忱,心里抱着最后一丝期望。

    “谢忱,你……你有什么要说的?”

    谢忱抬眼,表情比平时还要冷漠:“他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离开谢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苏九既然想要帮他,他就承了这份人情。

    谢家主俨然没想到儿子的答案竟然是这样的,顿时气得发抖,咬着牙:“行,想要买谢忱的下半生,三个元灵高手!”

    谢忱嘴角狠狠抽了几下。

    不要钱,要元灵。

    你说他傻吧,他还挺聪明的。

    你说他聪明吧,他敢跟要灭他满门的人提要求?

    众人同样佩服谢家主的胆子,觉得他应该是被刺激疯了。

    要不就是眼睛瞎了,看不见苏九身边的冥王吗?

    苏九看了谢忱一眼,迟疑道:“你这儿子不值这个价啊。”

    谢忱:“我也觉得不值这个价。”

    左岩:“知足吧你!”

    柯彬:“就是,我们连开价的机会都没有!”

    左家主和柯家主:“……”

    天打雷劈,劈死这两个白眼狼吧!

    谢家主听得额角青筋直跳,冷哼着开口:“既然苏少爷出不起价,那就……”

    苏九突然掏出一个钱袋,朝着谢家主脸砸了过去。

    钱袋灌入元气,把谢家主砸的一个趔趄。

    不等他站稳,苏九扬下巴:“钱袋里有五千两的银票,你卖就皆大欢喜。不卖我灭你满门,分文不出。”

    强卖,不卖就抢,还杀你全家!

    众人:“……”竟然无言以对。

    你祖宗已经打响了名声,九州四海慕名而来的人不少。

    短短的几天,也收了不少人了。

    要灭掉一个谢家,似乎并不是难事。

    更何况苏九背后还有冥王这个靠山?

    最令他们不解的是谢家的嫡子谢忱,谢家主对他那么好,他却狠心离开谢家,苏九说要灭他满门,他也毫无动容。

    众人嘴上不说,心里犯嘀咕。

    谢家主憋屈的呕血,也只能收下那五千两,他也不敢拿整个谢家当赌注。

    心底对谢忱这个儿子,恨之入骨!

    苏九花了五千两,把谢忱,左岩,柯彬三人带走了。

    楼烨庭站在楼绪宁旁边,内心哀嚎不已。

    好帅气!好威风!

    为什么九哥不带我一起走?

    一群安静如鸡的人群,在苏九他们离开了之后——

    “我就说你家左岩看上去很眼熟,原来是你祖宗的成员,啧啧,怪不得看上去就不一般的呢!”

    “就是,你祖宗目前的名气,已经不低于三大宗门了吧?你们说下次他们会不会去踢三大宗门?”

    “哪来的三大宗门?碧海宗之前就被苏九给搅得没落了!”

    “诶,柯家主,你们家真是祖上积德了!你祖宗现在形势一片大好,柯少爷看上去跟苏九关系不错呢!”

    各种赞叹的声音,让左家主和柯家主有些受宠若惊。

    谢家主听见这些话,浑身犹如针扎,半刻站不住了。

    宴会总算结束。

    四大家族,凤家和商家两个女儿都出了洋相,宋家倒是稳定,最大的受益者是楼家。

    不但跟苏衡攀上了关系,说不定以后还能跟苏九牵上线。

    一想到这,就坐立不安。

    也就商家主稍微好点,他跟北部是有生意来往的,从未听过苏衡这个人。

    必须得尽快查清楚!

    *

    离开宴会已是下午。

    苏九去了一趟炼丹协会,身为挂名长老,除了拿药她还真是一次都不来。

    这次一来,就引起了整个炼丹协会的注意。

    墨无溟冷硬的薄唇紧抿,就像一座冰山立在苏九身边,对着所有人都在说生人勿进、后果自负!

    他的存在感太强,苏九不想注意都挺难,她捏着眉心,有些烦躁:“你事情都忙完了?”

    墨无溟单手负背而立,余光扫了她一眼,高冷地“嗯”了一声。

    苏九白了他一眼:“那你不跟谢忱他们一起回你祖宗。”

    墨无溟眉头微蹙,带着几分不悦:“你为何非要赶本王离开?难不成你在炼丹协会也有……”

    像是猜到了他下半句话,苏九飞快地打断他:“有你大爷!”

    “……有朋友。”墨无溟慢吞吞地补完剩下的话,然后扬了扬唇角:“如此心虚,其心不轨也。”

    苏九:“……”贱人。

    两人斗嘴之际,诸葛会长和副会长已经来了。

    以前不曾见过苏九的几个长老,全部都到齐了。

    一行人神色挺严肃,但是看见苏九的时候,表情明显缓了缓。

    苏九淡淡的收回视线,只当没看见。

    当个没心没肺的白眼狼,是她毕生所愿。

    她不问,不代表炼丹协会的人不说。

    再怎么说,她也是个挂名长老。

    一行人先是恭敬的给墨无溟行了一礼,又以挂名长老的由头,把她带去了书房。

    墨无溟本想跟着,但是苏九猜到了只怕有什么事,这人脾气比他还差,等会要是发作,就不好了。

    别说,苏九这想法还挺对的,因为她听完之后,想掀桌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