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谢忱和楼绪宁?这是什么瓜?

    商少辞杏眼含羞,声音娇嗔的:“爹……”

    商家主扬声大笑:“哈哈哈……这孩子被我保护的太好了,不常见外人,脸皮子薄!”

    凤家主被抢了话,还挺能拿得下来的,接口便道:“小女灵儿也尚未婚配,虽说她目前只是个五品初期的炼丹师,但毕竟年纪还小嘛。”

    凤百灵眉眼低垂,清冷的犹如一朵白莲,拎起酒壶,给苏衡的酒杯添满酒。

    苏衡放下筷子,端起酒杯:“多谢两位家主好意,不过苏某已经有意中人了。”

    凤百灵抓着酒壶的手一紧,她抬起头,视线掠过隔壁桌楼绪宁的脸:“哦?不知是哪家小姐有这种荣幸呢?”

    苏衡清秀的双眉微皱,一如既往的犀利:“我的私事应该没必要告诉凤小姐吧?”

    凤百灵面色微微一僵,咬着唇没说话。

    商少辞瞥向楼绪宁的眼神同样不好。

    她这么多年没出现,为的就是一鸣惊人。

    这一点借助楼烨庭之手,虽然中间有些插曲,但也在众人心底留下的很深的印象。

    她对苏衡,可以说是志在必得。

    谁知被他人捷足先登了!

    这要是凤百灵她也就认了,可若是一个庶女,让她如何甘心?

    商少辞压下各种心思,扭头看向苏衡:“苏家主的意中人自然不用告诉我们了,少辞先祝贺苏家主了。”

    她端酒杯,手指故意掠过苏衡的手背,带着几分撩拨。

    苏衡像是没感觉到一样,端起酒杯,饮酒。

    商少辞嘴角微勾。

    她认为这世上没有哪个男人会坐怀不乱,苏衡眼下不过是在装正经罢了。

    商少辞这番行为,凤百灵收入眼底,却十分不耻。

    她向来心高气傲,做不到如此低贱的去勾搭男人。

    简单的来说,她有这心,拉不下了脸!

    凤家主暗暗瞪了她一眼,仿佛在说“你学学商少辞,真没用!”

    凤百灵抿着唇,表情松动了几分:“百灵方才失言,还望苏家主莫要介怀。”

    苏衡淡淡的应了声,拿起筷子,余光瞥了眼隔壁桌的楼绪宁。

    她在吃鱼,吃的还挺开心的。

    他也叨了一块鱼,心满意足的吃起来。

    事实上,苏衡已经从苏九那得知了今日的宴会的目的。

    并且他今日前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

    ——跟楼绪宁定亲,娶她。

    这是苏九的原话。

    苏衡一开始没答应。

    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因为自卑。

    即便他已是苏衡,他打心底里还是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楼绪宁。

    苏九对自己的感情不清楚,对别人的倒是长了一双透视眼。

    看出苏衡的顾虑,便给了他提议,让他只管提亲,嫁不嫁的选择权在楼绪宁。

    若是楼绪宁拒绝,事后再说这是他安排的,两人以后也不会尴尬。

    苏衡心里是喜欢楼绪宁的,这样的机会,他肯定不想错过。

    他抿着唇,又瞥了楼绪宁一眼。

    虽然动作幅度不大,架不住凤百灵和商少辞有心关注他。

    两人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论容貌,论天赋,她们哪里比不上那个庶女?

    楼家主见凤百灵和商少辞都不讨苏衡的喜欢,彻底打消了起初的想法。

    果断的做了决定。

    他起身,笑着道:“其实今日,楼家也有一喜。”

    楼绪宁在楼家主说话的时候,就疑惑的看了过去。

    其他人也纷纷停下筷子,抬头张望。

    楼家主把目光看向了右边座位上的谢景渊,“小女楼绪宁与谢家小子情投意合,本家主便顺了他们的心意,今日便给他们把婚事定了吧。”

    情投意合?

    谢忱和楼绪宁头顶问号,愕然的看向对方,无声的对话。

    谢忱:什么情况?你喜欢我?

    楼绪宁:没啊!我不喜欢你!

    谢景渊先是一愣,随之而来的就是欣喜,倏地起身:“一切皆听楼家主安排!”

    他连问都没问谢忱,就佯装两人好像真的两情相悦般应下了。

    楼绪宁咬着唇,有些着急。

    这种情况她不能出声反驳,那样会在她爹脸上抹黑。

    苏衡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搞懵逼了。

    他看向谢忱,如果他和楼绪宁互相喜欢,那他只能让步了。

    可是之前也没看出谢忱喜欢楼绪宁啊!

    楼家主淡笑着点头:“以后还请谢家主……”

    谢忱冷声打断了他:“楼家主误会了,我与楼小姐只是朋友,并无儿女私情。”

    此话一出,全场一静。

    谢景渊脸色大变,扭头呵斥:“你胡说什么!”

    楼家主敛起笑容,放下举杯的手,目光看向谢忱:“所以,你是在拒绝我楼家的女儿?”

    楼绪宁一听不对劲,这是要为难谢忱,她忙起身:“爹,我跟谢忱同为玄天宗弟子,真的并无他意。”

    楼家主冷睨了她一眼,语气依然维持着家主的风范:“既然你们二人相识,这段婚事倒也匹配。”

    谢景渊生怕谢忱又拆台,连忙应声:“楼家主说得对,谢忱是受宠若惊了,还望楼家主莫要……”

    结果,谢忱还是面无表情的打断了他:“多谢楼家主美意,我与楼小姐并无此意。”

    毫不犹豫的再次拒绝。

    “……”

    场面再次停滞。

    众人面面相觑。

    这么好的机会,谢家这小子是疯了不成?

    边角上那一桌,压低声音,嘀咕起来。

    “楼绪宁虽然是庶女,但是楼擎很疼爱这个妹妹,谢家若真是娶了楼绪宁,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楼家主被这么驳面子,谢家这下恐怕是完了。”

    “你们在说什么?”

    清冷的疑问声传出,旁边空位多了一个戴面具的黑衣少年。

    巧了,这桌坐的人刚才就没在花园,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

    “呃……你是?”

    苏九从善如流:“哦,我爹没来,这里气氛有些凝重啊。”

    他拿起筷子,叨了一块肉。

    动作自然,毫无疑点!

    众人愣了愣,就被带偏了。

    “那还不是谢家那儿子,楼家主要把楼绪宁嫁给他,他给拒绝了,这不是找死呢吗?”

    谢忱和楼绪宁?

    咦,这是什么瓜?

    苏九倒酒的动作顿了下,歪着头,看向前方僵直的场面。

    楼家主捏着杯子的指尖微微泛白,冷着脸看着谢忱:“既然楼少爷对小女无意,那就……”他抬眼,故意后面那桌扫了一圈,“骆家主,令郎应该还未娶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