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就像个到处留情的渣男

    九哥这两个字,凤百灵不是第一次听见了。

    她眼神闪烁,追问道:“楼少爷口中的九哥,难道是……苏九?”

    苏九?

    众人闻声皆是一愣。

    苏九可是京城的大名人啊!

    楼家的庶出能和苏九认识?

    还送他补气丹这样的丹药?

    不对啊!

    苏九什么时候会炼丹了?

    众人脑子被这些信息量冲击的有些凌乱了。

    楼烨庭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对劲,惊得起身,回头看见凤百灵,愕然的:“凤小姐?”

    凤百灵眼神闪了闪,露出一抹淡笑:“楼少爷莫要惊慌,我曾与苏九在炼丹大会同台比试过,也算是故交。”

    炼丹大会?故交?

    楼烨庭当时心都在佘语身上,压根没关注过这些事。

    左岩,柯彬,谢忱就更懵逼了。

    苏九面色淡淡的,拿起啃了一半的橙子,继续吃。

    楼绪宁忙低下头,深怕被凤百灵认出来。

    凤百灵目光直视楼烨庭,一副等他回应的表情。

    楼烨庭心里疑惑,如果九哥跟她真是故交,不可能不吱声啊。

    他思忖着开口:“我跟九哥……”

    一道鄙夷的声音忽地打断了他:“嘁,据我所知,玄天宗的弟子跟苏九都认识,楼少爷一口一个九哥,又拿出补气丹,这居心一目了然啊。”

    “可不是嘛?先是往商小姐身上扑,结果技不如人受了伤,现在又用苏九和补气丹来吸引凤小姐的注意,真是煞费苦心了。”

    楼烨庭气得蹦起来,原先忍了半天的火憋不住了,指着他们便骂:“你们他娘的是不是脑子被门挤了?打伤人的是商少辞,我有错在先就罢了。我坐在这里疗伤吃药,你们还凑上来,没完没了的,当我们楼家是好欺负的吗?”

    众人顿时噤声。

    楼家好歹是四大家族之一,楼烨庭真横起来,他们一个比一个怂。

    凤百灵面容有些僵硬,毕竟是她先开口的:“楼少爷……”

    “我什么都不知道!”楼烨庭窝着火,把凤百灵也给怨上了。

    要不是她,这群臭傻逼能过来吗?

    凤百灵被喝的脸色青白,垂下的手紧攥成拳。

    商少辞脸色也有些不好,但是看见坐在那的黑衣少年,她压着不悦,走上前。

    楼烨庭之前扑向她,说明对她是有心思的,她比凤百灵多了一分先机。

    她美眸轻眨,声音绵绵的:“楼少爷,之前是我的错,希望你能原谅我。”

    又来了又来了。

    楼烨庭忍着翻着白眼的冲动,吐了一口气:“这件事跟商小姐无关,是我自己没站稳!”

    果然,他对她是有心思的。

    商少辞如是想着,声音更柔了:“不与少辞计较是楼少爷心地善良,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闻言,那些不敢吭声的世家少爷,像是找到了借口。

    “对啊,楼少爷大人不记小人过。”

    “我们刚刚也是一时冲动,口不择言了。”

    楼烨庭根本不想搭理他们,转身就坐下了。

    众人尴尬的站在后面。

    商少辞却往前走了两步,眼波动人的看着黑衣少年:“楼少爷,你跟苏家主是朋友吗?”

    苏家主?什么鬼?

    楼烨庭偷瞄苏九,满目疑惑。

    苏九手支下巴,一边嚼着橙子,一边慢吞吞:“我不是苏衡。”

    搞了半天是认错人了!

    楼烨庭嘴角微抽,扭头:“你认错人了,他不是苏衡。”

    如果他一开始就否认,兴许商少辞会相信。

    但是他的迟疑和偷瞄,已经成了此地无银。

    不仅是商少辞这么想,其他人也这么认为。

    苏衡如今在京城的名声响亮,每个世家都想跟他攀关系。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苏衡,也情有可原!

    商少辞脸上的笑容更加娇美:“楼少爷,今日大家有缘,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苏九垂着眼睑,剥着橙子皮,冷淡的打断了她:“介意。”

    商少辞面色一僵,视线落在对方的身上,眸光闪着泪花:“可是少辞不小心得罪了这位公子?”

    苏九把剥掉皮的橙子,塞到了楼绪宁嘴边,冷淡的重复:“我不是苏衡。”

    楼绪宁张嘴,接收投喂。

    在你祖宗她是唯一的姑娘,苏九格外宠她,大家也特别照顾她。

    这样的画面很常见。

    哥几个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但这在其他人的眼里,就有些暧昧不明了。

    商少辞眼底敛着寒光,已经把楼绪宁当成敌人了。

    一直沉默无声凤百灵,却像是找到了机会,惊讶的开口:“楼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呃,凤小姐你好。”楼绪宁没想到凤百灵真把她认出来了,只好点头应了声。

    天晓得,凤百灵有多不想认识她!

    先是冥王生辰宴,被楼绪宁横插一杠,后来是炼丹大会她跟在苏九身后。

    每次都那么刺眼!

    凤百灵敛起心绪,往前走了两步,声音有些柔:“自从上次炼丹大会一别,便再未与苏少爷见面,不知他近来可好?”

    苏九余光后扫,这女人又唱哪门子戏?

    “九哥,挺好的。”楼绪宁也搞不懂她到底唱什么戏。

    当初炼丹大会,苏九表白凤百灵的事情,她就在旁边看着。

    但是过去这么久了,她又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苏九只是调戏凤百灵而已。

    然而,楼绪宁能明白,那是因为知道冥王和苏九之间的感情。

    但是凤百灵不知道啊!

    她心里还抱着幻想,尤其是现在苏九创建宗门,混的风生水起,在京城的热度,比起苏衡有过之而无不及。

    任何可以接触到苏九的机会,她都不会放过。

    所以即便她心里对楼绪宁充满了敌意,面上还是表现非常友好。

    凤百灵叹息着开口:“如此甚好,那日我与宋师兄之间的误会,一直没有机会与他解释,若是楼小姐下次遇见苏少爷,可一定要帮我带句话啊。”

    楼绪宁偷偷瞥了苏九一眼,看看你留下的情债哦!

    苏九低着头,剥橙子皮,完全置身事外的模样,就像个到处留情的渣男。

    商少辞弱柳扶风的站在旁边,眼神一直在黑衣少年身上。

    众人互相看了看,既尴尬又不愿意离开。

    谁不想跟苏衡攀关系呢?

    走廊下面,易家主带着易盛绾,焦急的往人群方向看。

    “还是被凤百灵和易盛绾捷足先登了!等会另寻机会,一定要跟苏衡说上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