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被认定成苏衡,厉害!

    苏九抬眼,朝着楼烨庭躲得方向抬下巴:“去,把他带过来。”

    楼绪宁倏地扭头:“啊!”

    苏九闭了闭眼,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转向楼烨庭在地方:“叫他过来。”

    楼绪宁反应慢半拍。

    谢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起身走了过去。

    楼烨庭坐在花坛边,脸色苍白,恹恹的。

    不敢回去,害怕被楼绪宁看见他这副模样。

    左岩:“我们找个大夫看看吧?肯定是肝出问题了。”

    柯彬:“那女人手段挺毒的,万一过一会你内脏都烂了呢?”

    楼烨庭抬眼看着他们俩,都气笑了:“我内脏要是烂了,开膛破肚,煮给你们吃。”

    谢忱走过来,听见这句话,就知道绝对是出事了。

    他冷着脸,提醒:“九哥叫你们过去,低调点。”

    三人倏地回头。

    楼烨庭看见楼绪宁身边的黑衣少年之后。

    鼻子发酸,眼圈泛红,嘴巴一扁。

    朝自己的脸打了一巴掌,还挺能下狠劲的。

    然后挤出两滴眼泪,大跨步的朝着苏九走:“呜呜……”

    左岩:“……”

    柯彬:“……”

    好辣眼睛。

    谢忱额角抽了抽:“怎么了?”

    两人一边往那边走,一边简单的说了重点。

    谢忱听完之后,表情也冷了几分。

    商少辞是元师级别,那她就是故意的。

    他斜了两人一眼:“什么玩笑都能开。”

    两人低头,已经知道错了。

    楼烨庭绕过桌子,来到苏九跟前,鼻子还在抽泣:“九……”

    苏九冷眼扫去,把他到嘴边的话,又给瞪了回去。

    楼烨庭:“……”我委屈!

    楼绪宁瞥见他脸色苍白,很不对劲,立马起身:“你怎么了?”

    楼烨庭刚还挺委屈的,一听见楼绪宁的声音,后背一绷:“姐!我没事!你别急!”

    苏九手指在桌上敲了两下,冷冷地:“坐下。”

    闻声,楼绪宁和楼烨庭都乖乖地坐下了。

    苏九瞥向楼烨庭,抓住他的手腕,指腹用力,压着一股劲。

    元气残留的痕迹,顺着他经脉往里,一条线,像是蜘蛛网在他五脏六腑蔓延开。

    呵——

    楼烨庭忽地倒吸一口气。

    左肋骨下方,就像是被针扎了下去,疼得他脸色惨白:“我,我内脏不会真的烂了吧?”

    苏九垂下眼眸,表情很冷。

    内脏烂到是不会烂,但会逐渐失去功能,直至身亡。

    左岩他们走近,听见这话,全部一惊。

    “很严重吗?”

    “商少辞这个女人,真是太歹毒了!”

    谢忱站在桌前,没动弹。

    在他正对面,大概两米的位置。

    商少辞和凤百灵,旁边还簇拥着一群世家子弟。

    不知为何,都没过来,就是在那站着。

    本来离得就不远,左岩和柯彬的嗓门还挺大。

    “……”

    比尴尬还尴尬的场景。

    众人神色莫辨,偷偷看向商少辞。

    尽管她隐藏的挺好,那一瞬间变得凌厉又缓和下来的感觉,还是被旁边的凤百灵捕捉个正着。

    凤百灵眼底生出几分幸灾乐祸。

    商少辞轻咬下唇,无辜的眼神看着前方。

    袖口下的双手紧攥,柔弱的人设,差点没有崩住。

    这几个该死臭虫,算什么东西,竟敢在背后如此辱骂她!

    谢忱像是没看见一样,收回视线,弯腰坐下:“你们小声点。”

    不知他安的什么心,自己的声音贼大。

    下一秒——

    左岩低吼:“骂她毒妇都是轻的!”

    柯彬附和:“心肠歹毒,长的再漂亮有何用?”

    谢忱唇角勾着笑:“你们说得对!”

    他拿出一橙子,低头,继续练雕花。

    “……”

    众人目瞪口呆。

    这人疯了吗?

    他不是看见他们了吗?

    商少辞的脸火辣辣的疼,就像是被人扇了两巴掌一样。

    从小到大,她从没有这么丢脸过。

    她压着怒意,美眸轻眨,泛着泪光,声音哽咽着:“他们果然误会我了……”

    美人一哭,谁受得了啊。

    总有那么两个,插葱装象的往上凑。

    “商小姐又不是故意的,你们至于这么背后说别人吗?”

    “三个男子汉,居然如此诋毁一个姑娘,真是闻所未闻!”

    “简直是丢男人的脸!”

    左岩和柯彬一抬头,才发现被楼烨庭挡住的视角,站着的一群人。

    有苏九在的情况下,两人无所畏惧。

    左岩:“呵,还一群走狗呢。”

    柯彬:“啧啧,瞧瞧那个张狂的样子,回家买个狗链子拴起来比较好。”

    跟祁绍待久了,骂起人来一套一套的。

    两人甚至惋惜,这场合祁绍居然不在!

    走过来的几个人,脸色一青一白的。

    “放肆!你……你爹是谁?”

    这场合,比的可不就是世家和地位。

    左岩抬眼:“怎么,你还没戒奶啊?出点事就找爹娘?”

    这话也是绝。

    出头的男子脸色铁青,显然没想到对方能这么无耻。

    苏九没理他们,手上凝聚元气,抓住楼烨庭的右臂。

    双指并拢,打进去一股强劲的力道,往下一摁。

    楼烨庭只觉得两股劲道,在他左肋下面撞击在一起。

    体内一阵气血翻腾。

    “噗——”

    他扭头,吐出一口淤血。

    “烨庭……”

    楼绪宁捂嘴,小脸的惨白。

    谢忱和左岩他们比较冷静,猜出商少辞真的在楼烨庭身上动了手脚,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楼烨庭手撑在桌边,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左肋下针扎的疼痛不见了。

    原先苍白的脸色,也渐渐地恢复了气色。

    商少辞眉心跳了跳,指甲陷入掌心,额角浮起一层薄汗。

    她的连星移位,居然被他如此轻易的化解了?

    苏九平静的收回手,压着声音:“吃点补气丹。”

    楼烨庭不敢迟疑,倒出几颗补气丹,嘎嘣嘎嘣嚼吧了。

    众人呆滞脸:“……”

    补气丹还有这么吃的吗?

    家财万贯也不带这样的吧?

    商少辞的脸色微变,落在黑衣少年的身上眼神,多了几分重视。

    苏衡,果然了不起!

    同样色变的还有凤百灵。

    身为一个炼丹师,她比谁都清楚楼烨庭刚刚吃的丹补气丹,有多么不一般。

    丹药蕴藏着元气,肉眼几乎可见。

    吸收度和融合度,至少达到了九十以上!

    这样的丹药,她只见过一个人炼出来过!

    凤百灵抿唇,往前走了几步,清冷的问道:“楼少爷,不知你手里的补气丹是出自谁人之手?”

    语气很温和,带着几分友好。

    自从楼烨庭以为自己内脏可能烂了之后,就两耳不闻旁边外事了。

    谢忱暗戳戳使坏,他看不见。

    左岩和柯彬怼人,他听不见。

    满心满眼就只有给他救命的九哥!

    听见凤百灵的话,他头也没回就应声:“当然是九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