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宴会开始,好戏上场

    银律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主人,你,你真的不要我了?”

    大哥说他是妖王后裔,纯正的血脉,怎么可能会有人类不想要他呢!

    苏九冷漠脸:“我身边不需要擅自帮主人拿主意,以及欺骗主人的契约兽。”

    银律瘪嘴,梗着脖子:“……我本来想告诉你的,可是你好生气,我不敢跟你说……我以后再不会骗你了!”

    他看了看南星,又看了看小灵根,最后落在青龙的身上。

    你们帮帮我,帮帮我吧!

    “……”

    不是不想帮,而是不敢帮啊。

    苏九无视他的小动作,拎起小青蛇,便要闪身离开。

    银律急了:“骗人的不止我一个!”

    青龙像是没感情的一条机器蛇。

    直挺挺的装死。

    南星:“……”

    小灵根:“……”

    这小子死还要拖着一个。

    苏九瞥了一眼手里僵硬的小青蛇,扭头看向银律:“我最讨厌胡搅蛮缠的。”

    银律红着眼眶,硬气的反驳:“我才没有胡搅蛮缠,你之前还骗我呢,你骗你契约我了!我现在真的跟你契约了,你又不要我了!你就是一个大骗子!”

    他坐在地上,哭的起来。

    撕心裂肺的。

    自从他跟苏九契约之后,声音就全都回来了。

    整个空间里,全都是他嚎啕大哭的声音。

    青龙:“……”

    南星:“……”

    小灵根:“……”

    这小妖兽还挺讲义气的。

    三个对视一眼。

    青龙:“主人,银律他昨晚是为了救您,才不小心跟您契约的。”

    南星:“银律已经知道错了,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小灵根:“银律家有很多钱,要是留下来,那钱不就都是主人您的吗?”

    最后一句话,直戳苏九小心脏。

    她哪里是真的要赶走银律,只是小妖兽太欠教训了。

    他敢隐瞒墨无溟的通音符一次,就难保不会有第二次。

    万一墨无溟出事给她发通音符,岂不是被耽搁了?

    所以这件事当然不能轻易的松口。

    银律擦着眼泪,抬起头:“主人,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他绞着手指,心里没了底气,也不敢横了。

    苏九冷睨着他,沉默了片刻,顺坡下驴:“行,就给你一次机会。”

    银律揉着眼睛,脸上白嫩的皮肤,哭的又红又肿:“主人,我以后一定会很乖的!”

    苏九高冷的“嗯”了声,继而追问:“墨无溟那天回了什么?”

    银律吸着鼻子,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他说‘本王过两日就回去了,睡觉盖好被子’。”

    苏九斜眼:“你回了什么?”

    银律抠着手指头,声音极低:“我,我说主人刚睡着,我会给主人盖被子,不用你担心,主人把玄石给我玩了,你不要找我……”

    苏九:“……”

    她已经能想象到墨无溟的脸色有多难看了。

    一道通音符引起的风波,总算落幕了。

    *

    皇家别院,后庭,长廊下。

    太上皇坐在椅子上,手搭在矮桌上,眼神有些飘离:“你真的决定了?”

    苍老的声音,透着几分孤寂。

    墨无溟伫立在他身后,声音很轻:“嗯。”

    太上皇闭了闭眼,颇为沉重的叹了口气:“唉……该走的还是得走,留不住啊。”

    墨无溟抿唇不语,走上前,拎起矮桌上的茶壶,给他倒了一杯茶。

    太上皇扭头,定定的凝视着他的脸庞,笑的和煦:“你这张脸跟你母妃太像了。我终究没能给你更多的殊荣,还弄丢了你的凤珠。”

    墨无溟冷若冰霜的脸上,没有多大变化:“过去就过去了。”

    太上皇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递给他,“万事小心,那边不如这里,处处都是危险。你若是承受不起,就回来。”

    墨无溟接过玉佩,没有应声。

    他会站稳脚跟,不会回来。

    太上皇何其了解这个儿子,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没有用,“去跟你皇兄道个别吧,他虽然常常与你不善,也是因为我对你太偏心,他到底是一个好皇帝。”

    墨无溟点头应下,提了另一件事:“墨祯勾结北部的人,买了九儿的命。”

    太上皇眼皮掀了掀,有些无奈:“这孩子从小就心高气傲,处处学他父皇,却又处处学不像。”

    他端起墨无溟给他倒的茶,不堪其扰的:“你看着办吧,朝堂的事情,已经与我这个老头无关了。”

    墨无溟颔首,离开了皇家别院,去了御书房。

    胤皇帝正在看奏折,看见墨无溟进门的刹那,眼神暗了几分,却还是笑脸相迎的起身:“皇弟,你怎么有空来看朕了?”

    墨无溟冷着脸,根本懒得敷衍他:“父皇让本王来看看你。”

    提到太上皇,胤皇帝就像是被抢了糖果的小孩子:“怎么?你是来炫耀你见了父皇吗?”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父皇年迈,你要是闲着没事可以过去多走动。”

    胤皇帝眼底笑容又少了三分,语气带着刺:“皇弟孝心可鉴,只是父皇想见的恐怕不是朕。”

    墨无溟定定的看了他片刻,尽量放缓语气:“本王以后甚少留在京城,就只能劳烦皇兄了。”

    胤皇帝拧起眉头,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你要去哪?”

    墨无溟没回应,转身往外走,只是走到门口又顿住了,侧眸:“墨祯不适合当储君,至少没有皇兄这份容忍,哪怕是装他也装不出来,你重新选一个吧。”

    胤皇帝愣住。

    他是在夸他,还是损他?

    不等他回过神,墨无溟已经在门口消失了。

    胤皇帝凝神,表情挺凝重的。

    关于储君的问题,他不是没想过,但是要重新培养储君,也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现实并没有给胤皇帝那么多思考的时间,因为墨祯很快就要去见阎王了。

    *

    翌日。

    四大家族举办的宴会,开始了。

    举办地点是商家提供的,在南城的别苑,占地极大。

    宋家,凤家,商家,楼家是主办方,自然全部到齐了。

    楼绪宁和楼烨庭提前一天回家准备,跟着楼家人出席。

    宋家主和凤家主,身后各自带着宋弈和凤百灵。

    两人如今变得很生疏。

    宋弈是骄傲自负的,被凤百灵拒绝之后,再无交集。

    凤百灵表面上跟以前一样,冷冷清清的。

    实则心底对宋弈划清界限的行为,感到很可笑,甚至认为他太小气了。

    压着种种不满,她微笑着开口:“宋师兄近来可好?

    宋弈吝啬的嗯了声,继而扬声:“父亲,我有个朋友过来,先过去了。”

    说罢,转身就走了。

    凤百灵眼神一下子就阴沉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