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本王已经原谅你了

    颜家三兄弟暗暗心惊。

    没想到冥王对苏九的恩宠,比传言更甚!

    幸亏这次没得手,要不然别说他们活不成,恐怕颜家的部落在北部会彻底消失!

    见他们还在迟疑,苏九扭头,看向宗主:“可以先打开……”

    宗主大气的挥手:“开门!”

    孙长老:“……”

    大长老:“……”

    二长老:“……”

    三长老:“……”

    您一个宗主,能不能有点志气?

    苏九也被宗主搞得一愣一愣的,悄咪咪地横移半步。

    墨无溟瞥见她一副提防的神态,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手抵在唇间,“我师父病的不轻,你别在意。”

    宗主黑脸:“我听见了!”

    墨无溟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仿佛在说“又没避开你,你听见不正常吗?”

    宗主气得头顶冒烟,就说这个死孩子在苏九面前说他坏话吧!

    彼时,李执事已经打开了牢门。

    颜家三兄弟将信将疑的走出来。

    苏九看着三人,笑的很温和:“如果你们还是不放心的话,我可以送你们离开玄天宗。”

    颜洋往前一步:“我们愿意说出来,不是违反行业的规矩,而是因为从一开始对方就隐瞒了你的身份。”

    苏九点头,表示能够理解。

    颜洋顿了几秒:“是墨祯。”

    墨无溟眼神瞬间结冰,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颜河和颜塘下意识绷紧后背,防备的靠着牢门。

    有玄天宗宗主和长老都在,他们就算反抗也没卵用。

    更别提还有一个随时可以秒杀他们的墨无溟在了。

    颜洋也紧张的白了脸。

    苏九扬眉,挺淡定的:“原来是他。”

    不出来蹦跶,还真把他给忘了。

    颜洋点头,没敢吭声。

    苏九抄着双手,朝着门口抬下巴:“我送你们出去吧。”

    墨无溟并没有跟过去,而是拦住宗主,单独去谈事情了。

    留下几个长老,唉声叹气。

    有这么一个任性的宗主,他们能怎么办!

    *

    颜家三兄弟跟在苏九身后,手心全是冷汗。

    一直到离开玄天宗大门,他们还以为在做梦。

    居然就这么轻易离开了?

    苏九站在台阶上,眼神清冷:“三位,我就不远送了。”

    颜家三兄弟对视一眼,朝着苏九抱拳颔首,齐声道:“多谢公子不杀之恩!”

    苏九微微一笑:“各取所需。”

    颜家三兄弟没敢再久留,赶回客栈收拾东西,准备回北部!

    三人刚走,墨无溟就从后面走了出来,站在苏九身边。

    苏九抄着双手,唇角扬起恶劣地笑:“这北部不去都不行了呢。”

    墨无溟眸中露出一抹“果然如此”的神情,而后伸手一勾,将她扯入怀中:“本王要去见一下父皇。”

    他从怀里掏出两块赤色玄石,上面刻着溟和九。

    他拿着九字的那块,把溟字的塞进苏九手里:“不准再把玄石给那个小妖兽了,不然本王真的会宰了他的。”

    苏九一头雾水:“我何时把玄石给他了?”

    墨无溟冷着脸,佯装大度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本王已经原谅你了。”

    “你原谅我?”苏九眯起眼睛,几天前的火气,突然被点燃,烧至顶点。

    偏偏墨无溟丝毫没察觉到危险,扬着下巴,微翘着嘴角,仿佛在说“像本王这么大度的男人可不好找,你要惜福!”

    苏九深呼吸。

    抬脚,朝着他的膝盖,用力踹下去。

    嘭的一声。

    要是换作他人,直接就蹦起来了。

    墨无溟下颚紧绷,一声没吭:“……”稳住。

    苏九掐着腰,手指杵着他胸膛:“不回消息还有理了是吧?别以为我想你就代表了什么,我告诉你,下次再不回我消息,我踢得就不是膝盖了!”

    锐利的眼神掠过他裤裆。

    墨无溟身下一凉,下意识收拢双腿,整个人还有些懵:“……本王回消息了啊。”

    苏九皮笑肉不笑的:“所以,你是在说我说谎吗?”

    墨无溟突然梗住。

    九儿不可能说谎,所以他被一只小妖兽给坑了!

    与此同时,丹书空间里。

    小灵根摇晃着杆子,愤怒的:“你这个扫把星,敢做不敢当!”

    南星像是刺猬一样,页面翻开,也骂:“长的好看有什么用!就是个弟弟!”

    银律坐在地上,抱着双腿,委屈的抽泣着。

    青龙变成小蛇,盘旋在一边,尽量连呼吸声都没有。

    这都骂了一夜了,这俩货也不嫌累吗?

    他的想法,就这么明晃晃的出现在几个神识当中。

    银律忽然收声,同情的看向青龙。

    只见,小灵根和南星一转方向。

    “你这个二百五!平常没用,遇到事情更没用!”

    “还有本事现原形,我马上告诉主人,叫她把你给卖了!”

    青龙:“……”

    我堂堂神兽青龙,怎么就混到……

    啪!

    一片花瓣,甩到他的头顶。

    小灵根:“没用的玩意!”

    啪!

    南星合上书,朝着他脑门就是一下子:“让你吓人!”

    青龙:“……”

    我是一条没有思想的小青蛇。

    小灵根和南星疯狂的炮轰,全然不知疲惫。

    直到一道身影出现,两个的声音才戛然而止。

    苏九跟墨无溟在玄天宗门口分开之后,就去了炼丹房。

    关上房门之后,便进了空间里。

    一进来便看见了坐在地上的银律。

    从醒来开始,她就能隐约能感觉到神识之中多了些什么,只是没有过多的深究。

    接连到墨无溟早上的话,应该是银律和她契约了,才让她身上的禁遭到了冲击,导致额间凤尾花金光外泄。

    苏九看向银律眼神多了几分凌,直截了当的:“墨无溟发给我的通音符是你听的?”

    银律根本就藏不住心事,吓得一哆嗦,抠着手指:“主人……我我错了。”

    苏九抬手,就像个追到手就不负责任的渣男:“别,我担当不起你这句主人,我从一开始拍你就不安好心,我知道你有钱。”

    银律眨巴着眼睛,眼泪啪啪往下掉:“呜呜……主人……”

    苏九不为所动,继续冷声:“我拿九千万拍下你,你回家拿钱,用双倍钱来赎回你自己就行了,到时候我会跟你解除契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