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对不起,打扰了!

    苏九见他不说话,基本上确定了。

    她仰头,有些哭笑不得:“你觉得我会因为身世或者被人追杀,而感到担忧和害怕的人吗?”

    她胆子比心都大,会害怕就见鬼了!

    墨无溟果断的摇头:“不会。”

    “那你觉得瞒着我这些事有用吗?”

    “……没用。”

    “以后还瞒着吗?”

    “……瞒。”

    苏九差点一拳头落在他下巴上,掰开他搂住自己的手,扭头看向瀑布:“这什么鬼地方?”

    墨无溟看了眼,理直气壮的:“不知道!”

    眼看着苏九要黑脸,他抽出紫阳剑,在瀑布的位置劈开一道缝隙:“走吧,我们回玄天宗。”

    他一把搂住苏九细腰,走进缝隙里。

    下一瞬,便出现在了玄天宗宿舍。

    宿舍一院子的弟子,呆滞的看着凭空出现的两道身影。

    苏九身上带着伤,至少穿着衣服。

    墨无溟浑身带伤,就穿了一条裤子。

    两人一前一后回了房间。

    一群弟子:“……”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继续洗漱,咱们啥也没看见。

    祁绍扶着腰,一只眼睛乌青,一瘸一拐的从房间走出来:“有没有人换宿舍?老子跟谢忱要绝交了!”

    左岩系着腰带,朝着他嬉笑:“咋啦,干架又输了?”

    祁绍一摆手:“输?小爷我那是让他!”

    莫寒擦了擦脸,把盆里的水倒掉:“谢忱,快把他拉进去再打一顿,牛逼都快吹飞了。”

    祁绍刚要回怼,肩膀就被一只手摁住了,耳边传来谢忱低沉的声音:“不服?走,继续?”

    祁绍青着脸:“滚!”

    院子里顿时哄笑成一团。

    祁小爷吃瘪不常见,尤其是这么一大清早,就来这么一出。

    柯彬洗漱好之后,走到祁绍房门口:“九哥和冥王大人进去半天了,怎么还没出来?”

    祁绍眼睛一亮:“冥王大人回来了吗?”

    说罢,直接冲向隔壁房间。

    一把推开房门。

    房间里,大床正对着房门,苏九趴在床上,露着后背,墨无溟赤着上身,单膝跪在旁边,伏下身,手轻抚着苏九的后腰。

    祁绍:“对不起,打扰了!”

    嘭!

    关上房门。

    来去如风。

    被墨无溟强行按在床上清理伤口的苏九:“……”

    墨无溟倒是一脸平静,手在苏九后腰摸索着,语气淡淡地:“要是疼你就喊,本王喜欢听你喊。”

    喊你大爷。

    苏九把脸埋在枕头上,尸体一样躺的笔直。

    墨无溟的手上沾着凝露膏,动作轻柔的很:“本王记得你衣服上的伤口,右胸也有一处。”

    苏九没吭声,任由他把后背的伤口擦完,才揪住领口翻过身子:“剩下的我自己来。”

    墨无溟手腕一转,避开她拿凝露膏的手,一本正经的:“本王帮你擦。”

    苏九眯了眯眼,再生疑窦:“你不会……”知道我是女的吧!

    墨无溟目光凝视着她,坦坦荡荡的。

    苏九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不打自招这种事,她不干。

    她抿唇,旁敲侧击:“你知道我身上的禁和凤尾花的来处吗?”

    墨无溟漆黑的眼眸,沉静无波:“你要告诉本王吗?”

    “……”告诉你个鬼!

    苏九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凝露膏:“我自己擦,你快去换衣服吧。”

    墨无溟眼底不经意间掠过一丝笑,没有再继续逗她,去旁边换衣服了。

    他背对着苏九,表情变有些凝重。

    虽然没有完全调查清楚苏九的身世,但已经有了几分眉目。

    也确切的明白,那些人若是对她不利……

    他,护不了她。

    前所未有过的不安,让他对曾不屑的身份,开始正视了。

    与其费时间去组建,倒不如拿回属于他的。

    两人收拾妥当之后,并没有去上早课,直接去了刑法堂。

    不出所料,颜家三兄弟在刑法堂。

    还给他们疗伤了。

    主要是怕他们死了,搞不清楚来龙去脉。

    除了刑法堂的孙长老之外,大长老他们也都在,就连宗主也背着双手,站在一旁。

    三人口风很紧,一个字也没透露。

    直到外面走进来两道身影,三人才脸色瞬间青白,想死的心都有了。

    昨晚对方太快,他们甚至没看清来人相貌,就被一招给放倒了。

    心底多少有些猜测,能一招放倒他们三人的绝对不是寻常人。

    眼下看来,岂止不是寻常人,简直就不是人!

    墨祯这个乌龟王八羔子!

    宗主背着双手,侧眸看过去:“臭小子,你怎么来了……诶哟!原来是小九儿来了啊,来来,站在我身边。”

    他话锋转的极快,笑眯眯得招了招手。

    苏九:“……宗主好。”

    墨无溟的师父真是奇奇怪怪的。

    墨无溟没搭理自己的师父,拉着苏九的手腕,径直的走到孙长老身边站定。

    宗主两眼一瞪。

    这死孩子是在杜绝我跟苏九接触是机会吗?太小看我了!

    他磨了磨牙,背着双手,走到孙长老身边,往里面一挤。

    孙长老被挤得一个趔趄,撞到大长老身上,大长老撞到二长老身上,二长老撞到三长老身上……

    就跟车祸现场一样,站在牢门外的几个人,全部歪着身子,险些坐在地上。

    而造成这些的罪魁祸首,正在歪着头,朝着苏九笑:“小九儿,你千万不要听某些小人的挑拨,本座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苏九:“……”

    你确实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奇怪。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将目光落在了牢房里的三人身上,冷冰冰地开口:“谁要苏九的命?”

    苏九?

    颜洋,颜河,颜塘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更想死了。

    这个杀千刀的墨祯,居然框他们去杀冥王的心上人!

    苏九将他们的神色变化看在眼底,挑眉问道:“你们不知道我是谁?”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算三人发誓说自己不知道,也于事无补啊。

    三人生无可恋的低下头。

    要来杀她,却不知她是谁?

    苏九眸光闪了闪:“我一向对敌人从不手软,但是念在你们不知情,我可以放你们一马。”

    三人纷纷看向墨无溟,那眼神仿佛在说“你放过有屁用,他才是魔王啊!”

    苏九看懂了,也笑了:“只要你们告诉我,谁要杀我,我保证,不会有人为难你们。”

    说罢,身子一歪,靠在墨无溟的手臂上:“你觉得呢?”

    墨无溟伸手搂住她,眉眼低垂:“本王都听你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