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提心吊胆的银律

    她叨一块牛肉,放进嘴里,狠狠地嚼着。

    像是在嚼某人身上的肉一样。

    哥几个互相看了看,无声对话。

    左岩:怎么回事?

    莫寒:不知道啊。

    柯彬:我也不知道。

    古鹰: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知道真相的祁绍和谢忱,已经默默地端起饭,换到了后面的桌子上。

    啪!

    苏九将筷子拍在桌上,眯了眯眼睛。

    这狗男人还不回消息?

    哥几个:“……”

    换桌子。

    现在的苏九,就像是一个炮仗,一点就着。

    惹不得!

    银律坐在原位,喝着蜂浆,偷偷地看苏九,也不敢说话。

    这一天在提心吊胆当中度过了。

    苏九回到宿舍,也没点灯,躺在了大床上。

    她要跟狗男人划清界限!

    银律看见苏九躺在大床上,瞬间双眸放光:“主人,你今晚要跟我一起睡吗?”

    他说着就要爬上去。

    砰!

    一只脚给他踹下来了。

    银律委屈巴巴的爬起来,把灯给点亮了。

    讨好的开口:“主人,我给你盖被子啊。”

    他走过去,伸手去拉被子。

    苏九双手枕头,张嘴就一个字:“滚。”

    银律缩回手,委屈巴巴的,抹眼泪。

    房间变得很安静。

    苏九翻身,拿起赤色玄石,胡思乱想。

    不会是出事吧?

    银律眼尖的看见了,连忙打断他:“主人!”

    苏九头也没回:“有屁就放。”

    银律绞着手指头,走到床边:“我不敢一个人睡。”

    昨晚他不就是一个人睡的吗?

    苏九扭头,眯起双眼:“你是不是干什么亏心事了?”

    银律使劲眨了眨眼睛,慌张的指着旁边的小床:“我我,我睡觉了,好困嗷!”

    上床,掀被子,钻进去。

    一气呵成。

    苏九:“……”

    这么一搅和,想找墨无溟的心思又压下去了。

    睡觉!

    她哪里晓得,墨无溟因为银律跟她回宿舍,在北部到处找茬发火。

    两个人——

    一个因为银律吃醋,把北部搅得天翻地覆。

    一个以为没回消息,生了一天一夜的闷气。

    *

    四大家族联合举办宴会,宴请京城各个世家。

    身为苏家家主的易衡,收到宴会的特别邀请。

    无他,只因这两个月苏家发展迅速,京城经营了不少店铺。

    由于没人清楚苏家的底细,再加上八个五阶元灵高手护佑。

    易衡定定心心的做生意,招揽人才,把以苏家名义经营的商铺,做的有声有色。

    店铺日益可见的扩展,苏家在京城彻底站稳脚跟!

    苏九给他的本钱,已经翻了数倍。

    如今,单拿出苏衡这个身份出来,京城各大世家,绝对是没人敢招惹他的。

    易衡收到请帖之后,便带着金开,去了玄天宗。

    苏九懒懒地坐着,听完易衡的话之后,直接拒绝:“不去,人家邀请的是你,又不是我。”

    “这么大的场合,四大家族的人都去,我去不好吧!”易衡在外独当一面,在苏九面前就像个弟弟,没什么自信。

    苏九眼皮一掀,调侃的:“你是苏家的家主,有什么不好的?”

    易衡清秀的脸皱在一起:“我是有名无实的,而且这次宴请说不定有什么阴谋,你不去,我拿不定主意。”

    苏九手支下巴,轻描淡写的:“苏家是你的,你不拿主意谁拿?”

    易衡嘴巴微张:“不是,九哥,你不是说让我……”

    苏九打断了他:“我是让你搞个家族,我又没说我要。”

    易衡:“……”

    好他妈有道理哦!

    金开面无表情的听着。

    这两天他受到的刺激太大了,已经没感觉了!

    易衡憋了半天,干巴巴的:“那我看着办?”

    苏九点头:“嗯,你要去丹系见见其他师兄弟吗?”

    易衡摇头:“不用了。”

    他在丹系并没有交好的,楼绪宁和楼烨庭也是后来才熟悉的。

    没有回去的必要。

    易衡和金开出来的时候,守门弟子还在外面等着。

    守门弟子得知易衡是师兄之后,一路上都在跟他聊天。

    金开来去都只顾着感叹大宗门气派了。

    玄天宗这种大宗门,建立起来应该花费了不少时间。

    他凑近易衡:“你祖宗门是什么时候建的?”

    易衡挺平静:“你祖宗的前身是龙吟山庄,太上皇让人费时三年建起来的。”

    金开淡定的:“……噢。”

    我铜皮铁骨、无坚不摧,尽情的刺激我吧!

    两人离开后不久。

    玄天宗前前后后进来好几个人,都是通知消息的。

    而这些被通知的人当中,也有楼绪宁和楼烨庭。

    苏九靠着药架,看了眼失魂落魄的楼绪宁,胳膊碰了碰楼烨庭:“你姐怎么了?”

    楼烨庭比她好不了多少:“一年一度的世家宴会。”

    苏九斜眼:“然后?”

    楼烨庭见他感兴趣,倒豆子似的说起来:“这是四大家族联合设宴,四大家族的少爷小姐都会到场,收到邀请的世家都是名门望族,谁不想强强联手?那联手最方便的就是联姻。”

    楼绪宁和楼烨庭都到了婚嫁的年龄,为家族巩固地位,联姻理所应当。

    这跟当初冥王生辰宴,楼绪宁到场是一个意思。

    身为世家子弟,既从小享受了家族带给你的权益,就要有替家族牺牲的准备。

    这也无可厚非。

    楼烨庭叹了口气:“我倒是没什么,娶谁都一样,就是担心我姐。”

    楼家虽然是四大家族之一,楼绪宁毕竟是庶出。

    苏九抄着双手,扬了扬眉:“倒也不是没办法。”

    楼烨庭扭头看,怀疑道:“你不会是要我们脱离楼家吧?我跟我姐不可能脱离楼家的,楼家虽然没多么重视我们俩,但是也没少吃少穿。”

    苏九斜了他一眼:“你自作多情的时候,真不要脸。”

    楼烨庭:“……”

    我没有自作多情!

    易衡和古鹰就是我怀疑的证据!

    苏九慢悠悠的又补了一刀:“就跟你追佘语的时候一样。”

    楼烨庭:“……”无言以对。

    他以前舔狗的跟着佘语,确实挺不要脸的。

    要不是易衡出事退宗门,他跟祁绍他们接触多了,估计现在还是舔狗。

    回头想想自己干的那些事,就跟他姐说的一样,眼瞎心瘸。

    自从佘语大骂苏九,又失去楼烨庭这个舔狗之后,整个人都失去了光彩。

    丹系炼丹房,再也听不见类似于“佘师姐好厉害、佘师姐又进步了”这些奉承的话了。

    大家专心炼丹,反而比以前进步了。

    只是偶尔会被苏九的炼丹速度打击的不行。

    距离墨无溟离开,已经过去五天了。

    苏九面上没什么情绪,只是回到了以前的习惯。

    晚上不点灯,也不睡觉。

    疯狂的修炼。

    白天一进炼丹房就是一整天。

    银律虽然单纯,但是他不傻。

    他隐约感觉主人的变化是因为他隐瞒了那条通音符……但他不敢说!

    在苏九沉迷修炼的同时。

    颜家三兄弟,总算顺着线索找上门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