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烦躁,莫挨老子

    银律趴在被窝,掀起一条缝,看见苏九并没有发现异样,美滋滋的睡觉去了。

    苏九如何也不能联想到一个单纯的哑巴妖兽,能发出带声音的通音符,还心机婊的隐瞒了。

    翌日。

    银律是被人一脚踹醒的。

    苏九抄着双手,心情很差。

    睡得迷迷糊糊的银律,一拘灵的爬起来,直接跪在床上:“我再也不敢了!”

    苏九都没看他,丢下一句话:“我去上课,你去就跟着,不去就继续睡。”

    银律猛地清醒过来,连滚带爬的下床,屁颠颠的跟上。

    苏九手支下巴,冷着脸。

    全身上下就写着“莫挨老子”四个字。

    以往这种情况,祁绍第一个咋呼起来,今天他情绪也不佳。

    因为昨晚没弄死谢忱,还被他骑在身上胖揍,嘴角还有淤青呢。

    妈的,太丢人了。

    他要酝酿酝酿,今晚再接再厉!

    两人都撑着下巴,一动不动。

    玄门执事倒是通情达理,也没有追问他们昨天为何没来。

    倒是好奇的看了看银律,幻人形妖兽,这可都是钱啊!

    下了早课,其他人也一窝蜂把银律围住了。

    “这真是幻人形妖兽,你们看他的耳朵,尖尖的,还有一头银发!”

    “九哥也太帅了吧,幻人形妖兽都搞得到!”

    “这要是在京城绕一圈,绝对引人瞩目!”

    银律咧着嘴笑,叽里咕噜的想搭话,但是又发不出声音,急的抓耳挠腮。

    把玄门女弟子都逗乐了。

    “好可爱啊!改天我也要去妖兽行买一个妖兽养。”

    刚刚还很可爱的银律,听见这话,拧着眉头,低头,眼珠往上看。

    死死地瞪着说话的女弟子。

    “天啊,他居然在生气,好好好,我不买妖兽了,你别生气了。”

    银律很单纯,再次露出灿烂的笑容,跟朵花儿似的。

    苏九心情不好,又烦又燥。

    用元气凝聚一个屏蔽膜,堵住了耳朵。

    全世界都安静了。

    就在她趴桌上,把脸埋进胳膊弯之际,玄门授课殿陷入了寂静。

    就连祁绍也坐的规规矩矩,板板正正。

    只见,玄天宗的宗主背着双手,笑眯眯得往前走:“没事,本座来找个人,你们继续。”

    玄门弟子:“……”

    谁敢继续,又不是疯了!

    就见,宗主径直的走到了趴在桌上睡觉的少年身边,他弯着腰:“小九?”

    苏九:“……”

    脸埋在胳膊下,烦躁地用手敲了敲桌面。

    宗主手抵着唇。

    难道是我语气太重?

    他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小九儿,本座找你有点事情哦。”

    苏九闭着眼睛,越想越烦闷:“这个狗男人……”

    众人目瞪口呆。

    九哥,你疯了!

    宗主脸色瞬间铁青,转身往前走,全身冒着寒气。

    祁绍使劲推了苏九一把,朝着宗主大喊:“宗——”

    话未出口,就听见宗主嘴里怒骂起来:“收个徒弟胳膊肘就会往外拐!肯定是他在苏九面前说我坏话了!这个混蛋玩意!”

    众人:“……”什么情况?

    苏九被祁绍推了一趔趄,一抬头,就见大家在座位上,全部扭头看着门外。

    她皱了皱眉:“什么事?”

    自觉声音不大,但是耳朵塞着屏蔽膜,其实非常大。

    众人倏地回头,全部看向她。

    苏九意识到什么,指尖掐诀,将耳朵里堵住屏蔽膜解掉,重复道:“什么事?”

    靠!

    众人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搞了半天,他压根没听见宗主说话!

    可怜的冥王大人,就这么背了黑锅!

    苏九不明所以,撑着桌子起身:“你们带银律玩,我出去一趟。”

    众人:“……”

    真不知道你是心大,还是没心啊!

    苏九离开之后,去了晏老的炼丹房。

    刚进院子,迎面就看见了晏老。

    晏老看见苏九表情很臭,惊讶道:“谁惹你了?”

    苏九冷着脸,语气淡淡的:“没什么,心情不好。”

    晏老看着他,笑了笑:“是不是无溟惹你了?”

    提到墨无溟,苏九的表情更臭了:“我去炼丹房了。”

    晏老哭笑不得,“行,我要去一趟炼丹协会。”

    苏九摆手,往炼丹房走去。

    晏老笑着朝着苏九背影扬声:“炼丹房的第五个架子后面,为师给你藏了两坛酒,少喝点啊。”

    “……”

    苏九顿在门口,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才缓缓地回头。

    这小老头对她这么好,她都有些不想离开了。

    青龙顺着她的胳膊,缓缓地往上爬,趴在她的肩膀上。

    苏九走到药架后面,拿起一坛酒,掀开闻了闻。

    酒香浓郁,比她在食堂喝的酒要纯的多。

    少年一手拎着酒坛,坐在椅子上,语气清冷:“该走的还是要走。”

    青龙闻着酒香,顺着苏九的胳膊往外爬,忍不住问道:“主人,你舍不得走吗?”

    舍不得?

    苏九眼梢敛着笑,挺冷的:“打我记事起,就不知道什么叫舍不得。”

    说罢,拎起酒坛,灌了几口。

    青龙:“……”

    为什么感觉后脊发凉。

    不仅他这么感觉,小灵根和南星也这么觉得。

    甚至感觉到他说话时,带着一股子戾气。

    *

    一夜的时间,你祖宗的事迹,犹如龙卷风席卷。

    各个小宗门,甚至连四大家族,都乱成了一团。

    只因‘你祖宗’的宗主是苏九!

    一时之间,苏九的画像,满大街到处都是,比当年祁绍的还要夸张。

    毕竟得罪苏九要关闭整个宗门!

    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之下,颜洋他们还在找他们的少主颜花犯。

    上到京城世家少爷玩乐的场所,下到各种地下拍卖场。

    一无所获。

    三个人正商量着,准备去黑市找找。

    结果去黑市的路上,就看见了告示栏,贴的苏九的画像。

    昨天的事情大家都是口传,画像自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写苏九的名字。

    此时此刻,这画像在三人眼中俨然成了另一种意思!

    颜洋:“这个小子不是宗门弟子吗?怎么又成了通缉犯?”

    颜河:“真是通缉犯,那倒是省事了。”

    颜塘:“就是,我们还为民除害了。”

    旁边人原本想提醒一下,但是听见他们的对话,又果断的闭嘴了。

    自打昨天开始,他们就把苏九当成崇拜的对象了。

    像这种不知天高地厚人,欠教育!

    并不知道这些的三兄弟,正在感叹通缉犯不容易找,怪不得墨祯花那么大的代价。

    同样不知道这一切的苏九,正在食堂里。

    手支下巴,一边喝酒,一边盯着桌上的赤色玄石。

    仿佛能盯出一个洞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