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像女人一样的瞎想

    颜河:“……”

    颜塘:“……”

    这张脸不就是坑了司徒傲霜五锭金子的那小子吗!

    颜河:“那咱还杀吗?”

    颜塘:“必须得杀。”

    颜洋没说话。

    北部地盘大多遭到重创,需要休整,九州四海,唯有京城最适合。

    所以,这个人他们必须得杀。

    此刻,他们的少主颜花犯,已经带着两个亲信,又悄悄地潜回了北部。

    并不知道手底下的人,接了什么见鬼的任务,更加不知惹到了什么魔鬼。

    *

    离开客栈之后,一行人也没有久留。

    分成两道,一个回你祖宗,一个回玄天宗。

    金开也才知道,他们竟然都还没退出宗门,就创建了新宗门。

    这一天刺激太多了,他反倒没啥感觉了。

    甚至觉得是正常操作!

    他深深的感觉到自己飘了。

    玄天宗,宿舍。

    几个人目送楼绪宁进宿舍之后,才往男宿舍走。

    就一个晚上没回来,仿佛感觉过了很久。

    在这里住了两年多,还是颇有感触的。

    银律伸头看了看祁绍和谢忱的宿舍,又转身进了苏九宿舍。

    “主人,你的床,怎么跟其他人的不一样?

    苏九懒得解释,让他去睡大床,自己躺在了小床上。

    银律趴在床上,好奇的问:“主人,这张床这么大,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睡?”

    苏九闭眼装死。

    银律双手托着下巴,眼珠转了转,跳到了苏九床上。

    床榻忽然陷下去。

    苏九眼皮一掀:“滚回去。”

    银律一头银发披散,眉头紧拧,咬着唇:“……是我长得不好看吗?”

    苏九双手枕头,面不改色:“我比你好看。”

    银律视线落在苏九脸上。

    “……”

    憋闷地跳回大床。

    他们俩长的都好看,但是他觉得他主人的脸跟女人一样好看,所以他没有他好看。

    银律叹了口气。

    大哥说的话,一点儿也不可信。

    说什么人类契约人形妖兽,就是为了一起睡觉!

    大骗子!

    他缩在被窝,生闷气。

    苏九手里捏着赤色玄石,轻抚上面的纹路。

    微微有些出神。

    忽然,手里的玄石闪了闪,墨无溟低哑的嗓音,缓缓地传来:“九儿,你在哪?睡了吗?”

    苏九抿了抿唇,鬼使神差的回了句:“回宿舍了,我在想你。”

    “……”

    玄石陷入沉默。

    微风吹动枝叶,发出沙沙的响声。

    月光透过树枝,照在男人若隐若现的面部轮廓上,线条凌厉的薄唇,微微翕动。

    错愕,惊讶,狂喜!

    手里捏着赤色玄石,双眸越来越亮,唇角越扬越高。

    九儿说她在想本王?

    九儿在想本王?

    她在想本王!

    嘭咚——

    一道黑影从树上掉落。

    重重的摔在地上。

    周围的部下:“……”

    默默地横移几步,离得远远的。

    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墨无溟爬起来,丝毫没有摔倒的尴尬,走到树边靠着。

    过了很久,他才用平常的声音回了句:“本王过两日就回去了,睡觉盖好被子。”

    他仰着头,喃喃地:“新月如钩,真美。”

    不久,赤色玄石闪烁着,又收到了消息。

    墨无溟竖着耳朵,眯着眼睛,幻想小女人在自己身边,搂着她看月亮——

    “主人刚睡着,我会给主人盖被子,不用你担心!主人把玄石给我玩了,你不要找我!”银律手里掐诀,用一种妖界秘音模仿自己的声音,发了过去。

    咔嚓。

    幻想的画面破碎。

    墨无溟满脸阴森,差点把手里的玄石给捏碎。

    这女人居然带妖兽回宿舍了?

    她没一点作为女人的自觉吗?

    她不会带他去泡温泉吧?

    不想还好,一想心如蚀骨。

    他低头,下颚紧绷,阴鸷地:“今晚月亮不圆,适合杀人。”

    周围的部下嘴角狂抽:“……”

    王上,您刚刚不是这么说的!

    一刻钟之前,没等到通音符的苏九,已经去了隔壁祁绍的房间。

    她坐在桌前,敲着桌面:“快点!”

    祁绍生无可恋的:“九哥,你这大半夜的喝茶,你认真的吗?”

    严重怀疑他是故意的,且掌握了明确的证据!

    苏九斜眼:“别废话,速度。”

    祁绍一边洗茶,一边嘀咕:“自己不睡觉,还不给我睡。”

    苏九拿起一个茶杯,语气凉凉的:“这么明显的事情,麻烦你不要说出来,显得你很弱智。”

    祁绍:“……”我心大,不跟你计较!

    苏九捏着茶杯,眉宇间很是烦躁:“小老弟,我问你一个问题啊。”

    “问呗。”

    “男人是不是都很贱?”

    这话问的祁绍没忍住:“噗,哈哈哈……你问你自己不就行了,你问我干嘛?你不是男人啊?”

    苏九手支下巴,扭头,冷幽幽地看着他:“我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

    有些人啊,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咳……没有没有,哥,你继续问。”

    苏九收回视线,还真继续问了:“我有个朋友,以前一个男的很喜欢她,对她特别好,当然是有目的性的。不过他确实对我朋友挺好。我朋友慢慢的觉得那男的挺好,两人聊天,我朋友可能一时鬼迷心窍说想他,然后那个男的突然没音讯了。”

    祁绍一脸黑线的划重点:“……所以,你是因为冥王大人没回你消息,你就来祸害我?”

    啪!

    苏九一巴掌甩在他后脑勺上,恶狠狠地:“都说了是我朋友,我九洲城的朋友,你不认识!”

    祁绍捂着头:“……”你把我当傻子吗!

    苏九斜眼,冷冷地:“男人就是贱,得到了就不珍惜了!”

    一想到对方是冥王,祁绍这个死忠粉哪有那么容易妥协:“也许人家有事呢?所以才没有及时回消息,你回去看看,说不定冥王已经回消息了!”

    苏九闭眼:“都说了不是他!”

    祁绍秒怂,“……好叭。”

    “你泡了半天泡了个屁,浪费茶叶!”苏九黑着脸,将桌上茶具全部收进空间里,一脸嫌弃的走了。

    祁绍:“……”

    不是,我招谁惹谁了啊?

    谢忱掀开床帘,笑趴在床边:“你是不是傻?九哥那钢铁一般的男人,能承认自己跟女人一样瞎想吗?”

    祁绍冷眼刀子射过去:“狗东西,你不吱声还真以为你睡着了,装的还挺像。”

    谢忱一脸理所当然的:“九哥找你又不是找我。”

    祁绍危险的眯起眼睛:“今晚不弄死你,就不姓祁!”

    一个飞身,扑过去。

    床差点被他压塌了。

    苏九回房之后,第一时间拿起枕头下的玄石摁了摁。

    没有新的通音符。

    好,很好,好极了!

    她把玄石往空间里一丢:“把它给我埋了。”

    南星:“……”

    小灵根:“……”

    玄石犯了什么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