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你们看这个脸,眼熟吗?

    客栈,一楼大堂。

    哥几个也都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坐着喝酒。

    金开在见识过苏九的实力之后,已经接受了你祖宗这嚣张不可一世的设定了。

    只是他有些好奇:“九哥他到底是什么修为啊?”

    祁绍抓着花生米,边吃边道:“你问这个还不如问我们九哥跟冥王一夜几次呢。”

    哥几个赞同的点点头。

    毕竟这个能听墙根,修为又不能。

    金开差点咬住舌头,年轻人的思维,他跟不上啊。

    “金大哥,之前没跟你说实话,我自罚一杯啊。”左岩就之前的事情道歉,端起酒杯饮尽。

    结果引来几个白眼。

    莫寒:“想喝酒就喝酒,装个锤子。”

    柯彬:“金大哥,你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下次他还坑你。”

    左岩:“要不要脸?好像你们很无辜一样,都穿一条裤子的。”

    金开哭笑不得:“这裤腿要是能塞得下,再带我一条腿。”

    哥几个笑喷。

    祁绍挤眉弄眼:“别说一条腿,三条腿都行。”

    易衡见他嘴巴没把门,忙道:“诶诶诶,这还有姑娘。”

    楼绪宁抬眼,茫然的:“什么啊?”

    压根没听懂。

    易衡:“……”

    哥几个戏谑的看向易衡,然后哄闹起来。

    就在这时——

    啪!

    一只手用力拍在客栈柜台上。

    女子穿着紫色的斗篷,侧身而站,语气极为骄纵:“这就是京城最大最好的客栈?唬谁呢?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

    这话明摆着说祁绍他们的。

    客栈里下午没什么人,就只有他们。

    哥几个都没吱声,视线落在了女子身后的三个青年身上。

    为首的青年,身形消瘦,脸颊深深凹陷进去,身上带着一股凌厉的气势。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们的打量,青年抬眼,朝着他们笑了笑。

    伸手不打笑脸人。

    哥几个没当成一回事,继续喝酒,声音也明显小了一点。

    双方各退一步,事情也就罢了。

    然而,女子在柜台拍下一锭金子:“这客栈我包了!把闲杂人等都给本小姐清干净!”

    但凡换个人,掌柜也照办了,没人跟钱过不去。

    可对方是祁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他惶恐的:“这位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了。”

    女子冷着脸,又拍了两锭金子:“够了吧?”

    掌柜急的一头脑冷汗。

    祁绍不说话,抱着双手,看戏。

    哥几个吃着花生米,喝着酒,跟没事人一样。

    青年看着他们,心里大概有了底,这几个人恐怕在京城有些来头。

    他转头,对身旁的女子低声道:“京城卧虎藏龙,司徒小姐还是收敛一点为好。”

    司徒傲霜不以为然。

    京城比起北部算得了什么?

    是以,她又掏出两锭金子,敲在柜台上:“这些钱够你在京城再开几家客栈了,做人不要太贪心!”

    掌柜皱着脸:“这,这不是钱的问题……”

    这五锭金子,应该是极限了吧?

    苏九靠着楼梯口思忖着,不急不缓地走出来,来到柜台前,斜靠着,眉眼染笑:“这位小姐是想用五锭金子赶他们出去吗?”

    司徒傲霜本来黑着脸,一抬眼,看见是个美如冠玉的少年郎,顿时敛起骄纵傲慢的表情,声音也柔柔的:“这位公子,不是我要赶他们出去,是他们太吵了,我赶路一天需要休息……”

    苏九略微扬眉,看了眼祁绍他们:“这很简单啊。”

    相处久了,撅撅尾巴都知道你要拉什么屎。

    祁绍拍了拍手里的花生皮。

    其他人把酒杯里的酒喝掉。

    司徒傲霜双眸剪水,柔笑看着对方英俊的侧脸,语气担忧:“公子,他们好像挺难缠的,会不会给你带来困扰啊?”

    苏九但笑不语。

    先把五锭金子揣进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手指轻叩两下:“给他们开房吧。”

    金子变成银子,掌柜一点也不生气,他知道对方是跟祁绍一起来的。

    总算解围了!

    刚刚僵持半天掌柜也不同意,现在却同意了?

    司徒傲霜又惊又喜之下,觉得对方可能身份非凡,便进一步追问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改日司徒傲霜一定登门道谢。”

    不等苏九说话,祁绍拎着一壶酒,走过来:“九哥,特地给你留的,温热了。”

    苏九靠着柜台,一只手随意搭在台上,接过酒壶,歪着头,微笑着:“多谢司徒小姐请客。”

    扬了扬酒壶,步伐轻慢的往前走去。

    祁绍他们一行人,跟在他身后离开。

    这样的画面,傻子都该知道,他们是一伙的了!

    司徒傲霜的脸就像是调色盘变了又变,佯装出来的温柔瞬间粉碎。

    “该死混蛋!他们竟敢骗我!”

    三个青年差点笑出声。

    为首的青年拿起掌柜放在台子上的房牌子,扭头看着她:“司徒小姐,请你记住这里是京城,不是北部。”

    其他两人拿起牌子,跟在青年身后,往二楼走去。

    他们是来京城找少主的,偏偏这娇生惯养的司徒傲霜死活要跟着,一路上没少给他们添麻烦,令人厌烦得很!

    司徒傲霜气得跺脚,恨恨的瞪了掌柜一眼,抓起房牌往楼上走。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一辆马车停在客栈门外。

    二楼,天字号房间。

    青年拉开房门,就见一个身形挺拔的男子,气质温文儒雅:“阁下可是从北方而来?”

    青年微微颔首:“太子殿下有礼,在下颜洋。”

    后面的两个青年上前。

    “颜河。”

    “颜塘。”

    两人站的笔直,丝毫没有对太子的尊敬。

    墨祯有求于人,把不悦的情绪往下压了压,带着侍卫走进去,开门见山:“本宫答允的地盘,你们随时可以来拿走,本宫只要一条人命。”

    颜洋来之前就听说了,他弯腰坐下:“太子殿下所说之人,不知是何人?”

    “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宗门弟子。”墨祯模糊的说着,拿出一张画像给他,又补了句:“若是你们能将他杀了,本宫额外给你们一百万两银子当酬谢。”

    颜洋有些惊讶,身为一国太子,恨谁能恨到这个地步,却又拿对方没辙?

    他拿起桌上的画像,好奇的打开一看。

    “……”

    哑然失声。

    墨祯见他神态异样,心下不安:“怎么?”

    颜洋把画像合上,面不改色:“殿下放心。”

    墨祯松了一口气:“好,本宫就等你们好消息了。”

    虚伪的寒暄几句,他便带着侍卫离开了。

    等到他离开,颜洋把画像摊在桌上,手指点了点:“你们看这个脸,眼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