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凌云宗在一日,你祖宗就踢馆一日

    能这么喊柯彬的,除了柯钏海还能有谁?

    柯彬抬头,嘴角微抽:“小叔叔。”

    莫宗主眉心跳了跳,柯钏海的侄子在玄天宗,这件事并非是秘密。

    柯钏海刚从凌云宗里面出来,还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

    他快步走近,忧心忡忡的:“家里出事了……”

    话音戛然而止。

    先前莫宗主正好把苏九给挡住了,眼下他走过来,四目相对。

    “苏,苏公子?你这是……”柯钏海后知后觉的发现情况不对劲,低头一看,满地血迹,嗓子像是卡了一根刺。

    苏九倒是平静,微笑着点头:“柯大哥。”

    一句柯大哥,倒是让柯钏海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在这……”柯钏海欲言又止,视线在你祖宗的人脸上扫过,最终停留在苏九那染血的白衣上。

    苏九对柯钏海没有敌意,还挺礼貌的:“我带兄弟们来踢馆,刚刚杀了几个人。”

    柯钏海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他总算明白昨天被踢馆的宗门,为何没人愿意透露详情了。

    柯彬笑呵呵的:“小叔叔,你没事就去忙吧。”

    柯钏海暗自瞪了他一眼,什么叫没事就去忙吧?他是凌云宗的执事啊!怎么去忙!

    莫宗主面色沉沉,锐利的目光落在柯钏海身上:“现在不是你们叔侄认亲的时候,你祖宗破坏道义,必须为此负责!”

    柯钏海干笑着看着苏九,小声低语:“宗主,还是算了吧。”

    闻声,莫宗主眼底升起两篝火。

    “这次踢馆……我们还是认输吧。”柯钏海表情很僵硬,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是绝对不会出来的。

    莫宗主勃然变色:“混账!我们凌云宗五个弟子死于非命,你是凌云宗的执事,竟然说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话。”

    柯钏海噎了一下,大家都不敢提及苏九的身份,必定顾虑的是冥王。

    他也不敢扬声,只能压着声:“宗主,我就是因为替凌云宗着想才……你知不知凌云宗闯大祸了?你祖宗的宗主是……”

    “你住口!”莫宗主气得头顶冒烟,他花了大价钱才找来八个五阶元师,一下子死了五个,剩下三个半死不活的。

    让他算了,绝不可能!

    “我可以放过你的侄儿,只要他不参合进来!”莫宗主冷声说了一句,拔出剑,脚下星盘闪烁,五阶元灵。

    他已经完全气昏了头,但凡还有一点理智,也该发现现场安静的有些诡异了。

    早在看见祁绍的那一刻,众人就断定了白衣少年的身份。

    谁不知道祁小爷最崇拜的是冥王,连带着对冥王的心上人瞻前马后!

    少年对着玉石说的话,还有鲜明的容貌。

    除了苏九还能是谁!

    无关他人怎么想,当事人苏九抄着双手,递给柯钏海一个浅笑:“柯大哥,你要不要来我宗门?”

    明目张胆的挖人,也是没谁了。

    偏偏柯钏海还心动了,这特么就尴尬了。

    莫宗主被无视,杀心骤起:“岂有此理!”

    单手持剑,横扫过去。

    锐利的捡起,朝着苏九席卷而去。

    苏九脚尖轻点,跃至半空,离开凌云宗弟子的包围圈。

    莫宗主紧跟而上,招招凶狠,誓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苏九手腕轻甩,反守为攻,丝毫不畏惧。

    砰!砰!

    空中炸响。

    众人抬头,目瞪口呆。

    红色与青色的元气,凝聚着技能施展,像是两朵烟花炸开。

    就元气而言,青色比红色纯净,同阶对战,红色元气,必败。

    然而,空中两道元气,浓郁的红色元气,好几次都差点将青色的吞没。

    莫宗主自己也吓得不轻,对战之中,他隐约能感觉到对方等级,绝对不在他之上,但是莫名其妙的,他的招式完全压制不住对方。

    就在他惊疑不定之际——

    少年双手握剑,在空中划了几下。

    蕴藏着强大的元气,横空劈下。

    强悍的剑气席卷,空中红光刺眼。

    斩月鬼变?

    莫宗主瞳孔微缩,闪身就要逃。

    轰隆!

    地面剧烈摇晃。

    带着裂缝的门庭,轰然而塌。

    只见,通往凌云宗的台阶,中间一条深深的裂痕,一分为二。

    莫宗主口吐鲜血,衣衫褴褛的半跪在断裂的台阶上,浑身瑟瑟发抖。

    少年飘然落地,收起归魂剑。

    美艳的脸庞,染血的衣服,多了几分妖异。

    他转过身子,步伐轻慢的往人群外面走去:“自今日起,凌云宗在一日,你祖宗就踢馆一日。”

    清冷的嗓音,蕴藏着元气,传至各个角落。

    你祖宗一行人,跟在少年身后。

    众人让开一条道,目送他们离开。

    待到他们背影消失,人群炸开了。

    “我滴乖乖!他是苏九对吧?苏九单挑三大元灵高手传言竟然是真的对吧?”

    “我特么快吓尿了!莫宗主要是再躲迟一点,不劈成两半了?”

    “刚刚那是什么招式?太夸张了吧?”

    “冥王的绝招……斩月鬼变!”

    众人闻声望去,说话竟然是青羽宗的宗主。

    没人知道,他后背一层冷汗。

    如果当初没有听信两个弟子的话,那青云宗……

    青羽宗宗主想都不敢想!

    长老和执事也是一身冷汗。

    亲眼所见,才知道事实比传言更可怕!

    因为苏九丢下的一句话,凌云宗的弟子作鸟兽散。

    仅次于三大宗门的凌云宗,就此陨落,成为了空壳。

    关于苏九的传言,再也不是人人怀疑,人人嘲笑了。

    这些都是后话。

    北部,某部落。

    “你少喝点酒,别乱勾搭人,本王会尽快回去的。”男人用低哑而冷酷的嗓音,在说着令人瞠目结舌的情话。

    紧急聚集的东南西北四方道主目瞪口呆的站着,怀疑自己的耳朵坏掉了。

    墨无溟颠了颠玄石,缓缓地笑开,红色眼眸闪烁着比宝石还璀璨的光芒。

    妖异而动人。

    四方道主:“……”

    阿娘喂!王上在笑欸?

    我们不仅耳朵出问题了,眼睛也瞎了吗!

    就在几个人腹诽的时候,墨无溟敛去笑意,目光扫去,一如既往的冰冷:“不必安排了,本王亲自去。”

    “是!王上!”

    四方道主皆恭敬颔首,暗暗的对视一眼。

    同时在想:苏九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王上发生如此之大的变化?

    并不知道自己的大名在北部引起关注的苏九,离开凌云宗之后,找了个客栈,洗澡换了身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