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你们非要找死

    那人见金开不说话,又道:“想创建宗门,起码也要找一群像样的,你看看你找的一群什么人?啧啧,你看看那个小白脸,细胳膊细腿的,还不够我一拳头。”

    他指着为首白衣少年,很不屑。

    围观的宗门弟子:“……”兄弟,你凉了你知道吗?

    “我……”金开张了张嘴,发现嘴巴很僵硬,就像是被人狠狠打了几巴掌一样,有点抽筋。

    左岩拍着他的肩膀,憋着笑:“别激动,我懂我懂!”

    莫寒把手指关节捏的咯咯作响:“九哥,这个人交给我吧。”

    柯彬不遑多让,歪了歪脖子:“这人嘴贱,而且一看就不是凌云宗的弟子,我来吧,弄死。”

    谢忱:“我就不抢了,这几个随便挑了。”

    凌云宗守门的几个人,顿时感觉自己被挑衅了。

    五阶元师在京城不怎么样,但是在江湖上也能混出小名堂了。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娃娃,以为是过家家吗?”

    “几个区区一阶、三阶元师和四阶元师,就以为天下无敌了?”

    “简直是笑话!”

    口水仗没意思。

    苏九抄着双手,横移两步:“打吧,别浪费时间。”

    除了祁绍不能露脸之外,谢忱,古鹰,左岩,莫寒,柯彬同时往前走。

    金开终于回神了,快步走过去:“我打两个不是问题。”

    七阶元师收拾两个五阶元师,不在话下。

    “还剩一个,那我去吧。”楼烨庭胆子变大了,主动申请。

    只是刚迈脚,就被苏九拎住领子拽了回来:“你去送死?”

    楼烨庭:“……”

    乖乖地站回来。

    对面的叫嚣的八个人,愣怔的看向下命令的白衣少年。

    才回过神来。

    “呵!原来你才是你祖宗的宗主?”

    苏九勾唇,似笑非笑的:“不,我是你祖宗的祖宗。”

    既乖戾又嚣张。

    八人顿时气得脸色铁青。

    围观的众人想笑不敢笑。

    谢忱抽出佩剑,也不啰嗦,直接挑剑而上。

    莫寒和柯彬直奔着先前瞧不起苏九的那个男弟子,抢着打了起来。

    男弟子起初根本不以为然,他是五阶元师,比三阶元师高了两阶,打他们还不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然鹅,当剑气相撞,力道交集之际,他的脸色变了。

    单凭速度的水准,就高出了三阶元师。

    两个人一起攻击他,他竟然无法轻松应对,被缠住了!

    柯彬:“大爷的,都说了这个留给我!”

    莫寒:“留给你个锤子,他敢说九哥小白脸,我把他刮成大花脸!”

    两人打着吵着,男人的脸色黑如锅底,偏偏甩不开。

    这画面令人瞠目结舌!

    另一边,金开单挑两个五阶元师,由于还没学会装逼模式,脚下明晃晃的七角星盘,显示着他的等级。

    他应对两个五阶元师,还挺轻松的。

    左岩就跟猛虎一样,缠着一个五阶元师,还能抽空帮一把旁边的古鹰。

    谢忱则不硬打而智取,故意远程攻击,使用大规模的技能,消耗对方的元气。

    反正他自己有补气丹,无所畏惧。

    八个五阶元师,还剩下两个。

    两人看向一边几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剩下的这几个都是元者等级,随便虐!

    两个人没说废话,抽出武器,直奔为首的白衣少年。

    “……”

    围观的宗门弟子捂脸。

    仿佛看见了前一天无知的自己。

    都是觉得软柿子好捏,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谁知道他妈的是个魔鬼!

    苏九抬眼,面不改色的:“你们往后站。”

    五阶元师,不是他们能应对的。

    祁绍,易衡,楼绪宁,楼烨庭个人纷纷往后退。

    只有银律学着苏九抱着胳膊,歪着身子,脚尖一点一点的:“主人,要怎么打?我第一次打架没有经验!”

    苏九面无表情的伸手,摁住银律凑过来的脸,直接把他扒拉到后面去了。

    两把长剑临近,直逼苏九面门。

    苏九拿出归魂剑,刚准备挡住,就见两人剑锋一转,朝着后面的楼绪宁刺了过去。

    剑气的笼罩之下,楼绪宁小脸惨白。

    祁绍下意识伸出手里的折扇抵挡:“小心!”

    刺啦。

    长剑一挑,折扇四分五裂。

    对方速度太快,猝不及防的一招,根本反应不过来。

    易衡和楼烨庭抓住楼绪宁的胳膊,同时往前挡。

    说时迟那时快。

    嗤!

    一道血光弥漫。

    当啷!啪嗒!

    接连两道奇怪的声音传出。

    画面静止了。

    只见,白衣少年手持长剑,站在两人中间,斑斑血迹印在他的衣服上,像是奢靡的花缓缓地绽放开。

    地上两只断手,手里握着剑。

    两道奇怪的声音,是断手和长剑落地!

    速度太快,快到两人手掉在地上了,方才感觉到疼痛。

    “啊!”

    “我的手!”

    两人双眼猩红,惊恐的看向旁边的少年。

    “本来还想陪你们玩玩,你们非要找死。”少年抬眼,眸色冰冷,仿佛在看两具尸体。

    两人瞳孔一缩,吓得连忙后退。

    苏九满目森寒,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

    手中长剑,像是割猪肉一样,不停地在两人身上割来割去。

    场面不是一般的血腥!

    林朝芸和沈长青头皮发麻,仿佛看见了在万驼峰生死擂台的赛的画面。

    太可怕了。

    如此血腥的场面,别说是宗门弟子,就连几个宗主也看的毛骨悚然。

    苏九一身白衣变成了血色,依然执拗的在他们身上割来割去。

    她的眼前一片血色,脑海里的画面也在不停的转换,从被迫杀人到喜欢杀人。

    渐渐地,嘴角露出享受的笑容。

    她弯下腰,掏出一把匕首,落在对方的胸口。

    随着心脏跳动的节奏,刀尖缓缓刺入。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男人惊恐的瞪大双眼,嘴里不停地涌着鲜血,手脚筋已经全断。

    少年姝丽的脸,漾着潋滟的笑容:“不可以。”

    易衡率先察觉到了异样:“九哥?”

    苏九仿若未闻,握着匕首,捅进对方心脏。

    用力绞了绞。

    男人瞳孔放大,抽搐着断了气。

    少年拔出匕首,相同的架势,蹲在另一个男人的身边。

    他勾唇,居然在笑。

    “……”

    全场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