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金开:我们也去凌云宗看戏吗?

    祁绍被打的都有条件反射了,直接蹦起来,藏到谢忱身后。

    谢忱拧着眉头,看向祁老爷子的眼神微微有些沉。

    其他人则看的很开心。

    京城出了名的祁小爷,在家里被爷爷追着打,反差不是一般的大!

    离开祁家之后,一群人没忍住笑出声。

    祁绍恶狠狠地:“笑笑笑,笑死你们!”

    谢忱脚步放缓,等到苏九走近了,他才低声开口:“九哥……”

    苏九率先打断了他:“他没说,我没问。”

    谢忱一时无言。

    他很清楚他没说谎,祁老会长没说,他根本懒得问!

    谢忱低头,脚步顿住:“我回去……”

    苏九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声音极淡:“你不怕祁绍知道的话,尽管去。”

    谢忱后背僵住,艰难的迈开步伐。

    祁老会长不愿意告诉祁绍,说明问题很严重,不想他参合进去。

    他抬眸看着祁绍带笑的侧脸,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

    祁绍跟他不同,从小虽然被祁老会长带着长见识,但其实他并没有经历过尔虞我诈,因为没人敢对佣兵工会少主动心思。

    当初认识他的时候,他也曾经嫉妒过,嫉妒他明明没多大的本事,凭什么就能活得那么自在……

    “看什么呢?”祁绍手扶下巴,朝着发呆的谢忱挑眉:“被我这张俊美的脸庞迷住了?”

    谢忱:“……”

    这样的二傻子,爷爷要是出点事,他怎么活?

    唉。

    他摇着头,叹息着走过去,一把勾住他的肩膀:“以后哥哥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祁绍被嘞的翻白眼:“孙子,你给老子撒手!”

    两人杠上了。

    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

    响午的大街上,行人不多,街道两边摆着各种小摊位,摊主也偷个清闲,坐在一起闲聊天。

    一个摊位,嚷嚷道:“老王,我等会就收摊去看戏了,你下午去不去?”

    老王手里拿着挑出来的烂梨,拿刀削掉烂的位置,刚啃了一口:“老李,不是我说你,啥好戏你摊位都不要咧?”

    老李闻声,劲头十足:“我一个卖剑的,不得关心关心宗门大事吗!昨天有个新生宗门,连续踢馆成功六个宗门吗?大家都在猜测,今天恐怕会直奔凌云宗,好多人已经过去看戏了!”

    老王恍然大悟:“哦哦,你说那个你祖宗啊,我也听说了。等会把这点梨子卖掉了,咱俩一起去。”

    两人讨论着,声音挺大。

    街上行人本来就少,祁绍他们都不用刻意靠近,就听得清清楚楚。

    祁绍竖起拇指,对金开道:“听听这叫什么?名声!”

    金开笑着点点头:“是啊。”

    你祖宗这个宗门,他早上在路边吃馄饨的时候就听说了。

    昨天连踢六个宗门,真是闻所未闻啊!

    易衡看了看时间,提醒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快点过去吧。”

    苏九“嗯”了一声,比平常的话还要少。

    其他人都习惯了。

    正走着,耳边传来银律的哀嚎:“糖葫芦……我要吃糖葫芦!”

    苏九闭了闭眼,懒得搭理他。

    谁知,银律拉着古鹰就往卖糖葫芦的大爷跟前走,然后瞪着眼睛,一副不给他买,就哭的样子。

    古鹰就是个糙汉子,刚好也赢了一点钱,大款的把大爷手里插着糖葫芦的一整个都买了。

    易衡拔了两串,分别递给苏九和楼绪宁。

    苏九看了他一眼,无声接过糖葫芦。

    她垂下眼睑,眸光冰冷。

    对其他人而言,糖葫芦或许是甜的。

    但对她而言,不是。

    她依然记得那些装模作样的人,拿了很多糖葫芦走进那个空荡的小房间。

    只有句话“杀了对方活下去。”

    空荡荡地的房间,只有几串糖葫芦。

    手里攥着签子插进对方的脖颈动脉,黏稠的鲜血到处都是,女孩像野兽一样活下来,没有知觉的啃着染血的糖葫芦……

    “九哥?九哥!”

    一行人走了几步,发现后面的苏九还在原地,扬声喊了几句。

    苏九眨了眨眼,敛起心绪:“嗯,走吧。”

    指尖捏着细细的长签,冰冷仿佛顺着指甲盖,钻进肉里,渗进骨髓里。

    这感觉直接传到契约的几个小伙伴身上了。

    小灵根打了个冷颤:“主人怎么了?”

    南星冷的页面都卷起来了:“不…不知道,按理说,我不会……不会感觉到冷的啊?”

    别说他们俩,就是藏在袖口的青龙,也打了个哆嗦。

    他缠着苏九的手腕往手指爬。

    细微的动作,让苏九垂下眼眸:“你想吃?”

    青龙:“……”

    想吃个屁!冷啊!

    苏九拔下一个山楂,递到他的嘴边:“吃吧。”

    “……”

    青龙像个没感情的机器蛇,张嘴咬了一口。

    山楂特别生,酸的青龙翻白眼,赶紧一口吞了。

    苏九眼神闪了闪:“嗯?你喜欢吃?都给你吧。”

    又拔下几颗,还贴心捏碎,送到他嘴边。

    青龙:“……”

    我不喜欢吃!

    这时,卖糖葫芦的大爷还在喊:“老李老王,我卖完了,我先去凌云宗了啊!”

    青龙:“……”

    你回来!我要弄死你!

    旁边楼绪宁吃了一口,酸的受不了:“这个山楂都没熟……我不吃了。”

    苏九抬眼:“给我吧,我的小青蛇好像挺喜欢吃的。”

    青龙:“……”

    我要死,别拦着我!

    他脑袋往前一拱,就要从苏九手里下去。

    就快掉下去的时候,尾巴被苏九拽住了,又捞了回去:“急什么?这不拿过来了吗?”

    青龙:“……”

    我日你祖宗,日你祖宗你听到没有啊!

    小灵根钻进水里。

    南星把书本合上。

    我们听不见!

    苏九将楼绪宁那串糖葫芦捏碎,都塞进了小青蛇的嘴里:“好吃吧?”

    “……”青龙流下两行清泪,哭着吃,牙都酸倒了。

    小青蛇的体态,也不敢过度使用神兽的力量。

    生无可恋。

    苏九似是没察觉到,白皙的手指轻抚着手腕上的小青蛇。

    两片红唇,轻微扬起。

    恶劣的笑,转瞬而逝。

    *

    前往凌云宗的路上有不少人,越是近了越能听见大家的讨论声。

    金开走在他们中间,有些不明所以。

    他悄悄地问左岩:“我们也去凌云宗看戏吗?”

    左岩差点被口水呛到,打量着金开茫然的眼神,确定他不知道自己进的是‘你祖宗’之后——

    他蔫坏的:“对呀!我们可不就是去看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