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金开风中凌乱记

    金开笑着摆手:“哈哈哈,还是别了吧,其实扳手腕挺费劲的,输赢都有人骂。我以后就安心跟咱们兄弟们一起闯荡事业吧!”

    “哈哈哈……好志向!金大哥你放心,咱们宗门以后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金开眼底聚集着光,重重的点头。

    如今他只身一人,无须再为家人而活的卑躬屈膝了。

    人生新的起点,他也要活的肆意潇洒!

    这边笑意昂扬,那边楼烨庭才慢吞吞的赶上来。

    马车就在他身后没多远。

    三级元者的忧伤。

    不过能跑完这段路,没有吃补气丹,对楼烨庭来讲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

    马车缓缓地停下,小厮坐在车辕上,指着地上的几个人,又指了指马车,让他们上去。

    马车的车厢是按照十人位置做的,前面有四匹马拉着,很大。

    谢忱和祁绍没进去,坐在了小厮旁边。

    马车再次行驶,车厢里传来少年淡淡的询问声:“谁赢了?”

    古鹰他们同时打了个冷颤,忽然有些明白祁绍为何坐外面了。

    古鹰:“我们赢了!”

    左岩:“对,我们快了半步。”

    莫寒和柯彬抬头,话都被他们俩说了,还是微笑吧。

    苏九靠坐着,手支下巴,瞥了他们一眼:“就半步也好意思说?”

    古鹰:“九哥说得对!”

    左岩:“九哥说得对!”

    莫寒:“九哥说得对!”

    柯彬:“九哥说得对!”

    男高音四重奏。

    金开:“……”

    尴尬的屁股长针,坐不住!

    只有楼烨庭瘫坐着,累的没时间害怕,还在喘气。

    易衡揉了揉鼻尖,小心翼翼的岔开话题:“九哥,既然今天时间多,你看看,要不等会再去一趟本家。”

    这里的本家,指的是“苏家”。

    提到这个,苏九就没忍住白了他一眼,语气有些凉凉的:“请问我以后叫你易衡还是苏衡呢?”

    呃,引火上身了。

    易衡挠了挠眉心,一脸的无辜:“易家还在,我这是杜绝后患,万一那些不要脸的蹭关系呢?”

    苏九忽地抿唇,定定的看着易衡几秒:“我什么时候脸皮变得这么厚了。”

    易衡:“……”

    那还不是你带的!

    敢想不敢说。

    两人毫无顾虑的聊着,马车上其他人都习惯了。

    但是金开不习惯!

    单单是听见苏衡这两个字的时候,就虎躯一震。

    他经常出入黑市,京城势力的消息遍地都是。

    当然知道苏衡这个名字!

    易衡……居然苏衡!

    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如果易衡是苏衡,那他现在的话……

    咕嘟。

    金开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看向懒散坐着的少年身上,颤声问:“宗……宗主……你,你真的是苏……苏九?”

    这话问的马车里的人全部愣了下。

    古鹰扭头看他:“对啊,你不知道吗?”

    “……”

    金开尴尬的笑了笑。

    冥王昨晚出现的时候,他就该猜到的,可是他没敢往这方面想啊!

    当初大家还在传,苏姓世家背后是苏九,后来出来个苏衡才打消了这个传言。

    若是让那些世家知道,苏衡是苏九的人,不知道会不会疯掉。

    苏九抬眼看着他:“金大哥以后叫我小九就行了。”

    金开连忙摆手:“那怎么行,您是宗主——”

    苏九打断了他:“我们宗门还很小,就这几个人,你喊我宗主太招摇了。”

    马车里一静。

    大家都在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居然还知道招摇这两个字?

    太神奇了。

    金开不知道大家的想法,误以为他们也这么觉得,便斟酌道:“那我跟大家一样叫你九哥吧?

    苏九抿了抿唇,有心想纠正这个叫法,但是想想还算了。

    懒得解释。

    其他人看见苏九有些憋闷的表情,纷纷忍俊不禁。

    金开不解:“怎么了?”

    古鹰捂嘴偷笑:“噗……九哥还没到十六岁的生辰,你喊他九哥,他郁闷呢。”

    金开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假装没听见。

    祁绍坐着车辕上,侧耳偷听,手肘拐了拐谢忱:“你要离开玄天宗,你跟你家里说了吗?”

    谢忱面无表情瞥了他一眼:“我的人生,为何要跟他们说。”

    祁绍神色一正,踢了他一脚:“你真没说?”

    谢忱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冷着脸不回答。

    谢家有人继承,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当然,这只是谢忱自己的想法……

    马车一路来到祁家大门口。

    森严的雇佣兵,进进出出的人,都是带着喋血煞气的。

    祁绍跳下马车之后,就叮嘱道:“九哥,我等会先跪下,你要帮我说情,不然老头子肯定会把我往死里打的。”

    苏九一时无言。

    按照老爷子的脾性,还真能干得出来。

    古鹰左右张望:“二哥,你家比军营还气派啊!”

    左岩他们也是东张西望。

    这里可是佣兵工会会长的家啊!

    金开全程:“……”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一行人刚走进前院,就看见前厅里面聚集了几个佣兵会的掌事,似乎在商议什么事情。

    祁老会长威严的声音跟着传来:“既然如此,我过两日亲自去查看。”

    一个掌事提议道:“会长,这件事可大可小,你要不要把孙少爷的事安排好?”

    另一个跟着附和:“孙少爷也不小了,佣兵工会的事情他也该正式接触了。”

    祁老会长面色沉沉,刚准备说什么,就瞥见了院子里站着的身影。

    他一愣,起身就骂:“小兔崽子,你怎么回来了?”他顿了下,朝着掌事摆手:“这件事晚点再商议,你们先去忙吧。”

    几个掌事心知老会长有打算,只是朝着祁绍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祁绍目送他们离开,心里有些不安,“老头子,发生什么事了?”

    祁老会长没搭理他,笑眯眯得看向他身后的苏九:“小九来啦!阿忱也来啦!”

    苏九笑了笑。

    谢忱颔首:“爷爷。”

    祁老会长和蔼的点点头,转眸看向其他人:“你们都是阿绍的朋友?快,都里面坐,别在这里站着了。”

    佣兵工会的会长对于他们来讲那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啊!

    古鹰他们恭敬的弯腰,跟着往里走。

    金开依然风中凌乱,跟着他们走,满脑子都在想“我到底认识了一群什么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