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见鬼了

    墨无溟没有应声,阖上双眸,手指在矮桌上有节奏的敲了敲。

    战流云抿起唇,心里有些发沉。

    他知道,就算有诈,他还是得去!

    平常吊儿郎当的青颜,也变得认真了。

    他对北部的事不清楚,但也知道冥大一直在北部找什么神秘的地方。

    后来因为火毒发作越来越厉害,他便放弃了。

    如今突然传出这消息,他怎么可能会不去!

    *

    金开刚来到山脚下,就看见了一行人潇洒的走下来。

    由于易衡的失误,每个人宗门衣服就只有一身,也没个换洗的。

    今日大家都穿的比较随意。

    “兄弟,你怎么才来啊?吃早饭了吗?”古鹰又虎又憨的掏出一块葱油饼递过去,而后自己也掏出一块葱油饼啃起来。

    “谢谢!”金开送走家人之后,吃了馄饨过来的,又不好意思驳了新兄弟的面子,接过来就吃了起来。

    葱油饼的香味飘散开。

    银律舔着嘴角,蜂浆的味道太差了,他没吃饱也没好意思再要。

    他盯着葱油饼,伸手杵了杵古鹰的后背。

    古鹰瞥见他的视线,“你不是不吃人类的东西……行行行,给你给你,别哭!”古鹰吓得一拘灵,又掏出一块葱油饼堵住他的嘴。

    哥几个:“……”

    他到底偷偷装了多少葱油饼?

    金开吃完葱油饼之后,才有空询问:“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祁绍:“去我家。”

    金开点点头,其实他觉得祁绍有点眼熟,但又没想起来是谁。

    一群人当中,他年龄最大,都三十几岁了,走在他们中间,老感觉不合群。

    尤其是站在大道上,一群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居然嚷嚷着比赛,看谁先到城门。

    他要是加进去,有点欺负小孩的感觉。

    实在尴尬。

    看出了金开的心思,苏九抄着双手,靠近:“你别太小看了他们了。”

    金开扬了扬眉。

    他不是小看他们,以他的修为能感知的出来,这些年轻人修为最高的应该是四阶元师。

    其余的在三阶元师不等,甚至还有元者等级的。

    苏九也没解释,只是淡淡地:“大家随便比一比,输赢不重要。”

    输赢不重要!

    五个字像是银针扎进命脉!

    祁绍,古鹰,左岩,莫寒,柯彬全部后脊发凉,面色严肃起来。

    当初穿过川州一脉,苏九也是时不时地一句“输赢不重要”。

    天晓得,跟魔兽对打,输就等于死!

    祁绍绷着脸,没有人比他最后几天过的更惨:“九哥!我一定会赢得!”

    古鹰他们没说话,一字排开,站的板板正正的。

    看见他们这样熟悉的神情,谢忱多少猜出来跟上次试炼有关系,他没追问,只是平静的站到祁绍身边。

    一行人气势瞬间陡变。

    金开也没多想,沉默的站了过去。

    他年纪大,又是新人,等会要适度而为。

    这想法也无可厚非。

    毕竟对于涉足江湖的金开来讲,要生存的现实问题,就是不能得罪人。

    所以他首先想到的不是拼尽全力,而是不能让其他人丢脸。

    苏九看穿了他,也没多说什么。

    她扭头,瞥了一眼楼烨庭,忍着用脚踹的冲动:“过去。”

    楼烨庭:“……我是炼丹……好吧。”

    怂巴巴的改口,乖乖地站过去。

    银律细嚼慢咽的吃完葱油饼,正在嘬手指,抬眼看见大家站成一排,一下子蹿过去:“我也要比!”

    苏九一把拽住他的后领,声色清冷的:“准备,开始!”

    听见开始两个字,几个人如箭发射,蹿出去。

    银律急的蹬脚:“啊啊啊!我也要比赛!”

    苏九一甩手,把他丢到小厮驾来的马车上,掀开帘子,进去。

    易衡和楼绪宁也跟着上来。

    马车飞奔,灰尘飞扬。

    与此同时。

    比赛的八个人,快速拉开了距离,楼烨庭凄惨的被甩在后面。

    其他人皆是不相上下,疯狂的往前奔跑。

    金开一开始有些惊讶,后面越跑越心惊。

    他将元气聚集于双脚,一点一点,不断地增加速度。

    什么新人,什么得罪人,他通通不记得了!

    他只知道,稍有不慎,他可能就会落后!

    拿修为来讲,同为元师,他七阶最高,轻松超过其他人肯定不在话下。

    可是眼下,他非但没有超过同级的,就连那个七阶元者,也仅仅是落后半步。

    见鬼了!

    元气的消耗,肉眼可见。

    这时,耳边忽然传来咒骂:“你他娘的作弊!老子也有!”

    金开狐疑地看过去,视线里,几个人全部拿出一个药瓶,像是不要钱一样,往嘴里面倒。

    他们是并排跑,因为速度的原因,他们吞药甚至还从嘴边滑掉了,可以清楚的看见丹药蕴含着浓郁的元气。

    分明是补气丹!

    金开差点被口水给呛到。

    狂吞补气丹的几个人,非常不要脸的超过了他。

    金开好歹是七阶元师,短暂的稳住心神,飞速的追了上去。

    在他追上的同时,之前的一幕又重复了,他们仰头再次吞咽补气丹。

    金开心里苦,惦记着那几个掉在地上的补气丹,等会比赛完了,回去捡起来。

    就在这种极端折磨神经的环境里,终于到了城门下。

    金开落后他们半步。

    祁绍跟在金开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

    大家全部都累瘫了,靠在城墙边,喘粗气。

    金开仰面朝天,扭头看着他们:“你们……你们太夸张了……”

    就算有补气丹,没有足够的体能,也可能撑到现在吧!

    哥几个:“……”

    其实一点也不夸张!

    毕竟跟魔兽赛跑,跑输就是死啊。

    唉,都是泪啊。

    谢忱没有这种复杂的情绪,倒出两颗补气丹给金开,语气敬佩:“金大哥不愧是七阶元师,居然能跟我们一起撑到现在。”

    他们作弊吃了补气丹,而金开从头到尾靠实力,还跟他们一起到达。

    实在厉害。

    金开知道他这话是真心的,感到羞愧的同时,颇为感叹:“输了就是输了。这一跑,倒是让我找到了年轻时候不顾一切往前的冲劲,忘记了脑袋里庸俗的想法。”

    哥几个闻声,想起了拍卖场的事情,争先恐后的安慰。

    “金大哥,其实我们都特别崇拜你!”

    “对,以后让九哥在京城专门给你搞个扳手腕的馆子。”

    “以金大哥的实力,肯定会再次名声鹤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