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九哥的小娇妻

    苏九朝着他眨眼:“哎呀,下次让你在后面就是了,我才不想那么卖力呢!”

    众人:“……”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

    墨无溟一头黑线,也不辩解了,只是冷冷地:“本王一定谨记这句话,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好怕哦!

    苏九扭头,在其他人看不见的位置,朝着他,挑衅的做了斗鸡眼。

    墨无溟:“……”

    本王总有一天叫你哭的死去活来,求不停!

    气压很低沉。

    这时妖兽男从地上爬起来,无知无畏的指着墨无溟:“你这坏蛋!我要打死你!”

    他身上迸发出白光,银发竖起,像个刺猬般气势汹汹的。

    就想要往墨无溟身上怼。

    只是刚走近没两步,后领就被苏九拽住了:“小老弟,你打不过他的。”

    妖兽男尖尖的耳朵竖起,暴躁的小眼神盯着拎自己后领的少年:“你放手!你是我的主人,你为什么不帮我?”

    苏九眼皮一掀,懒懒地:“我跟你又不熟,要帮也帮他。”

    空气里的气压,骤然消失。

    墨无溟转身回房,下巴高抬,步伐轻快,心情不错。

    妖兽男听见苏九的话,立马就炸毛了:“你是我银律的主人!你怎么可以不帮我?呜呜……你不负责任!”

    苏九嘴角狂抽了几下,岔开话题:“你叫银律?你不是说要吃东西吗?我带你去找吃的。”

    说完,转身就走,也不给他反应的时间。

    银律抽泣着,虽然很生气,但是也很饿。

    祁绍他们跟在后面,心里纷纷在想一件事。

    九哥果然能听懂这妖兽男说的哑语!

    短暂的惊讶过后,好像……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对!他们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们了!

    青颜和战流云站在原地。

    青颜感叹:“没想到冥大居然是被压得那个……”

    战流云虽然也这么想,但他不说。

    抱着佩剑,像个木头疙瘩,靠站在门边。

    青颜嫌弃的瞥了他一眼:“你真没意思。”

    “你这么有意思,这次跟本王一起去北部吧,上次锻炼的还不够。”墨无溟低沉的嗓音,就这么砸在了他耳边。

    “……”

    青颜后背僵直,想要当场死亡。

    我到底嘴贱个什么劲!

    战流云递给他一个保重的眼神,嘴角高高翘起。

    明晃晃的幸灾乐祸!

    *

    按照银律的要求,让人准备了蜂浆。

    只是他似乎非常嫌弃,一会说蜂浆味道不好,一会说这些蜜蜂肯定干了坏事,一会又说他要去找蜜蜂算账。

    讲讲道理好吧,你吃人家的蜂浆,还要找麻烦?

    一群人边吃边看,就当免费看了一场哑剧。

    楼绪宁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

    她尴尬的挠头:“对不起,我睡过头了……”

    易衡已经让人送了热粥过来,他起身,拉开自己的椅子:“我们也起来没多久,你过来坐着吃饭吧。”

    哥几个像是嗅到了猫腻,一齐看向易衡,笑容忽然猥琐。

    离他最近的是楼烨庭,他也扭头,用抓贼的眼神盯着易衡:“你这家伙干嘛对我姐献殷勤?”

    楼绪宁弯腰正准备坐下,听见这话,扭头在众人看不见的位置给楼烨庭递过去一个死亡眼神杀,仿佛在说“兔崽子你想死?”

    楼烨庭:“……”

    他看了看易衡文质彬彬的脸,又看了看自家老姐“面目可憎”的脸。

    对不起,他应该担心的易衡。

    “咱们当中就楼小姐一个姑娘家,大家当然要照顾好了。”易衡手抵着唇,一本正经的。

    大家嘘声一片,压根不信他这套说辞。

    易衡弄了个大红脸。

    祁绍忽然抬手:“对了,我要回家一趟,我家老头子还不知道我来你祖宗,九哥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到时候挨骂,也有人挡着。

    苏九看穿他的心思,点头:“时间还早,踢馆之前,先去你家一趟,来得及。”

    柯彬试探性的问道:“……我们今日从哪个宗门开始踢?”

    苏九手支下巴,挺随意的:“凌云宗。”

    莫寒,左岩同时看向柯彬。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叔叔是凌云宗的吧?”

    “要不,你就别去了,等会撞到了多尴尬。”

    柯彬挠头,挺执拗的:“那不行,我也是你祖宗的一员。”

    苏九掀起眼皮:“柯彬,你叔叔不会是柯钏海吧?”

    柯彬微微一怔:“你认识?”

    苏九眼梢抽了抽,她就是随便问问,还真是有关系。

    “去九州海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人挺不错的。”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们俩有仇,一边是兄弟,一边是亲人,我还以为我要经历痛苦的抉择呢!”柯彬拍了拍小心脏,戏还挺多的。

    大家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谢忱:“昨日踢了六个宗门,今日他们都有了防备,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

    易衡:“青羽宗昨日那般耍赖,凌云宗估计也干的出来。”

    祁绍:“你们管那么多呢,兵来将挡,不行就放九哥!”

    啪!

    后脑勺挨了一巴掌。

    苏九扭着手腕,抬眼看其他人:“我们今日只踢凌云宗,其他小宗门没意思,浪费时间。”

    如此嚣张的话,除了她还有谁能说得出来!

    偏偏大家还挺习惯的,没觉得有啥毛病。

    祁绍转身看向后面:“冥王大人怎么还不出来?虽然他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的,但是我还是很崇拜他的啊!”

    粉丝对爱豆的包容,诠释得淋漓尽致。

    大家神色各异。

    只有楼绪宁不明所以,喝完粥之后,看着苏九:“冥王大人怎么了?”

    苏九淡定地摇头。

    像这种需要去污剂的事情,她是不会告诉单纯的小宁宁滴。

    墨无溟到最后也没出来,只是给苏九发了一道通音符。

    “本王三日后归,切勿沾花捻草。”

    短短的一句话,就让在座各位脑补出‘小娇妻担心相公在外偷吃’的画面了。

    啧啧,冥王的人设毁了。

    关于这一切,墨无溟自然是不知道的。

    此刻,他坐在马车里,神色凝重的捏着赤色玄石:“你确定有浮光出现?”

    不久,赤色玄石闪了闪,里面传出对方苍老的声音:“确定,跟王上以前交代的一样,而且里面透着一丝猩红,只是很浅淡。”

    墨无溟指尖凝聚暗芒,朝着外面一点。

    奔跑的土麒麟,忽然腾空而起,马车跟着化为一道残影。

    战流云拧眉:“王爷,会不会有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