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哎呀,昨晚那么多次

    仅仅一天,六个宗门被人踢馆成功,这简直丧心病狂!

    京城最大酒楼的包间,坐着京城里剩余几家宗门,正在讨论这次踢馆事件。

    以凌云宗为首,围坐着其他几个小宗门的宗主。

    有青羽宗带头,即便被踢馆成功,他们倒也不丢人。

    只是他们更加关心这次大型踢馆事件背后,是不是藏匿着什么阴谋!

    “也不知道这‘你祖宗’背后的人到底是谁?昨天被踢馆成功的几个宗门,一个也不肯透露对方身份,莫不是在忌惮什么?”

    “五个小宗门我尚且理解,可青羽宗在京城也是有地位的,竟然也绝口不提。”

    “莫宗主,你有何见解?”

    有人转头,将问题抛给了凌云宗的莫宗主。

    莫宗主打开杯盖的手顿了顿,他抬眼,晦暗不明的:“这等嚣张狂妄的小宗门,当然要在他没有飞起来的时候,就折断他的羽翼了。”

    各个宗门走到目前的地位都很不容易,谁也不想给别人当垫脚石!

    众人心领神会,神色变了阴冷起来。

    总而言之,不论用什么手段,都绝对不能再让这个小宗门再嚣张下去!

    而他们讨论这件事的同时——

    青羽宗的宗主,正浑身是劲,打算带着弟子们去凌云宗看戏呢。

    毕竟,青羽宗和凌云宗算是竞争关系。

    他甚至庆幸青羽宗是第一个被踢馆的,并没有被很多同门围观看戏。

    凌云宗的宗主自然不知道竞争对手打的主意。

    他把所有厉害的弟子都安排好了。

    势必要让‘你祖宗’这群人,连凌云宗大门都进不了!

    而掀起各大宗门危机风波的祖宗们。

    此刻才慢吞吞的起床。

    妖兽男起来后,在人群里扫了一眼。

    ——“咦?契约我的那个人呢?”

    大家听不见他说话,伸着懒腰,各自舒展身体。

    这是一个难得不用上早课的日子!

    睡得太爽了!

    祁绍扭着胯,凑到妖兽男的身边:“你东张西望的找什么呢?”

    妖兽男红着眼睛,张着嘴,指着自己的嗓子。

    他之前明明可以说话的,但是被拐卖之后,说话就没有声音了。

    祁绍定定的看了他几秒,不懂装懂的:“噢!我知道你不会说话,你吃虫子吗?”

    妖兽男双目圆睁,激动地指着他。

    ——“虫子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它?”

    祁绍:“……”说的什么玩意啊。

    谢忱叹了口气,拎住他的后领,甩到一边去:“你是要找九哥吗?他在隔壁院子的房间睡觉。”

    对对对!我找他!

    妖兽男两眼放光,转身就跑了。

    速度贼快。

    众人互相看了看。

    默契的没说话,移步往隔壁的院子走去。

    典型的看戏不嫌事儿大。

    隔壁房间。

    苏九再次起床失败。

    原因在于旁边的男人,双手搂着她的腰,脸埋在她的脖颈,跟个铁箍一样,掰不开。

    “哥,天亮了,赖床不好。”苏九一边说,一边去掰他锁着她细腰的双手,尽量不要一大早的就吵架,这样影响一天的心情。

    可偏偏这狗男人不如她所愿!

    在她掰手指之际,他不安分的张嘴,顺着脖颈往上。

    苏九闭了闭眼,手肘弯曲,直击他小腹。

    毫无防备的墨无溟,嗷了一声,“你要谋杀亲夫吗?”

    苏九黑着脸,下床,把身上流了一夜臭汗的衣服脱掉了。

    仗着身上的禁,半点也没有避开墨无溟,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换衣服。

    看的墨无溟的嘴角直抽抽。

    他看见的是一个非常瘦弱的少年身躯,皮肤非常白皙,一双腿笔直,腰也非常细。

    腰部往下,挺巧弧度,有些引人入胜。

    秀发遮住了整个后背。

    墨无溟手抵着下巴,沉黑的眼眸闪了闪。

    他总有种对方除了性别分辨之处外,他所看见的其他部位都是她原身的错觉。

    想到那个可能性,墨无溟一瞬间心情变得极好。

    砰!

    房门忽然飞掉了。

    妖兽男急匆匆的跑进来,嘴里大喊着:“主人!我要吃东西!”

    苏九站在床边,侧着身,裤子穿上了,袖子穿上一边,半截身子在外面。

    “……”她顿了两秒,又不急不缓的问:“你想吃什么?”

    妖兽男双目放光,凑过去:“有蜂浆——”

    一句话没说完,咻的一声飞出去了。

    啪叽。

    坐在院子里,摔得眼冒金星。

    墨无溟冷着脸,下床,站在苏九面前,一把提起她的衣襟,将她没穿的那个手塞进袖口里。

    他垂下眼睑,半弯着腰,把里衣带子系好,再帮她把外袍穿上,又给她把腰带绑上。

    全程低气压,一句话没说。

    苏九挑着眉,眼底敛着笑:“你生什么气?”

    墨无溟沉着脸,将她额头有些歪的抹额扶正之后,掐住她白皙的下巴:“再有下次,本王就把别人的眼珠挖掉。”

    听听,奇葩逻辑的威胁又来了。

    苏九好笑之余,又莫名吃这套。

    “嗯……挖下来当泡踩吗?”

    墨无溟见她不信,俯下身,语气不悦地:“本王不是在跟你说笑!”

    苏九目光凝视着他近在咫尺的薄唇,线条锋利,仿佛在诉说主人非常不好惹。

    到底有多不好惹呢?

    苏九很好奇。

    她伸手勾住对方的后颈,往下一拽。

    脚尖垫起,双唇贴上。

    墨无溟嘴巴微张,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刚准备反击的时候,对方已经轻松的撤退,并且后退两步。

    他的手还在半空,捏着下巴的姿势,唇角还沾染着她的口水。

    “你……你……过来!”

    墨无溟深呼吸,一手掐腰,一手指着苏九。

    苏九抹了下嘴角,用一种“你就是弟弟”的眼神扫了他一眼,大跨步往外走。

    墨无溟衣服都没穿好,松松垮垮的挂着,就追到门口。

    刚到门口,一院子的人。

    青颜和战流云为首,正用震惊与错愕的眼神看着他们,脑海里回放着刚刚趴门缝偷看的画面。

    身高不是问题!

    九哥威武霸气!

    冥王绝美动人!

    看懂了他们的眼神,墨无溟冷峻的脸庞抽了抽,朝着走下台阶的苏九勾手指:“九儿……你过来……本王有话跟你说。”

    苏九像是觉得还不够刺激,笑眯眯得的补了句:“哎呀,昨晚那么多次,你不能因为舒服,就不节制啊。”

    墨无溟俊脸微黑:“你胡扯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