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本王抱着你什么都不做

    “……”神经病吧!

    苏九没搭理他,甩开他的手往前走。

    墨无溟冷着脸,指尖随意一弹。

    嗤!

    一道火焰席卷,妖兽男手中折扇瞬间成灰烬。

    “啊!”妖兽男吓得跳脚,尖尖的耳朵在发抖,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了。

    好生可怜。

    苏九转过身子,站在两步开外的位置,无语的看着罪魁祸首。

    要不要这么幼稚?

    墨无溟下巴微抬,冷峻的脸上尽是无辜:“不关本王的事。”

    我信你个鬼!

    苏九没好气的看着他。

    妖兽男还在抽抽搭搭的哭。

    哭的墨无溟想要掐死他。

    最终还是古鹰把扇子给他才哄好的,就是看向墨无溟的眼神每次都充斥在敌意。

    众人看见他的表情,莫名有些羡慕。

    傻子的好处是无知无畏!

    换做他们,谁敢跟冥王横眉竖眼?

    不想活了吗!

    离开黑市,已是深夜。

    一行人走在街道上,隐约能嗅到一丝血腥味。

    当他们走到街口,暮然发现街头有几具尸体倒地。

    “雄狮!”金开惊愕的喊出声,一路上因为墨无溟的出现,他都同手同脚的,直到现在才魂归本体。

    谢忱走过去,一一查看:“刚死。”

    祁绍一脸奇怪:“雄狮怎么会死在这里?”

    苏九抿唇,余光瞥向墨无溟,无声询问。

    墨无溟鼻尖发出“哼”一声,侧过身子,像孩童赌气般,拒绝回答她。

    苏九:“……”

    这人有三岁吗!

    金开凝视着地上的尸体,眼皮忽然狂跳:“他们……是来堵我的。”

    祁绍:“堵你干什么?”

    “这件事……说话来话长。”

    金开也没隐瞒,交代了作假事件的原因。

    他在黑市拍卖场掰手腕赚了不少钱,名声打响亮了,家里还做了小生意,蒸蒸日上。

    但是半个月前雄狮找上了他,让他配合他作假,事成之后给他一千万两做酬谢。

    金开在拍卖场闯出一番天地不容易,怎么可能因为一千万就葬送了前程,当然坚定的拒绝了。

    结果之后的半个月的时间里,金开的家里出事,生意赔了,就连唯一的弟弟也葬送了性命。

    他愤怒的去找雄狮报仇,但敌众我寡,雄狮在黑市拍卖场认识不少人,人脉广,他又有钱。

    报仇不成,反被威胁。

    若是他不愿意作假,就杀他全家!

    无奈之余,他只能收钱作假。

    放弃自己的前途,保佑全家。

    “靠!亏老子以前还崇拜过他!这个人渣!”祁绍一脚踹在了雄狮的脸上,本来脖子中了一刀,就有些晃悠了,这一脚把人脑袋给踹掉了。

    众人:“……”

    鞭尸么。

    金开看着雄狮的尸体,面色很复杂:“宗主,我需要回家一趟。”

    苏九抬眼,语气挺随意的:“我希望你跟你家人划清界限,让他们离开京城。”

    金开微微一愣。

    苏九只是掏出一百万两银票给他,然后把你祖宗的位置告诉了他。

    “你办完之后,直接来这里。”

    丢下一句话,一行人走了。

    金开看着手里银票,眸光逐渐坚定。

    一个没有名气的小宗门,以后说不定还会得罪人,把家人们送走才是最重要的。

    宗主果然有先见之明!

    在苏九给金开银票的那一刻,祁绍的脑洞再次上线了。

    一个刚认识金开,九哥就给了一百万两安家费。

    我跟他认识这么久了,他花个几千万两给他拍妖兽,也不是不可能对吧?

    祁绍咬唇,凑过去提醒:“九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忘记了?”

    苏九斜眼望着他:“嗯?”

    祁绍下巴往后,朝着妖兽男那边使眼色:“就,那个啊?”

    苏九挺莫名其妙的:“抽筋找我有屁用,让谢忱扇你两巴掌就好了。”

    谢忱瞥了一眼祁绍,身体一斜,靠在他肩头:“做梦好歹躺床上再做。”

    祁绍俊脸微黑,一把掐住谢忱腰上的肉:“给老子死!”

    两人路上又掐了一路。

    天色太晚,一行人干脆都去了你祖宗。

    苏九住在主院,独立的卧房,小院跟大家都是隔开的。

    墨无溟二话不说,跟着她就进来了。

    因为习惯了两人一起住。

    苏九一时间也没觉得异样,直到房门关上,诺大的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

    “你,你怎么进来了?”

    墨无溟倒是自在,背着手,走到床边坐下,“本王跟你睡习惯了,你不在身边,睡不踏实。”

    说完,脱鞋,脱衣服,掀被子,进被窝。

    一气呵成。

    苏九靠在桌边,张嘴想说些什么,又莫名的梗住。

    憋到最后,闷闷道:“那我出去睡。”

    她刚一转身,身后就传来男人低哑而危险的声音:“你敢走试试。”

    若是以往,苏九绝对会立马认怂。

    但这一刻,也不知是不是被他给宠坏了。

    听见这句话,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

    她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子,声音挺冷:“你是在威胁我,还是在警告我?”

    墨无溟沉黑的眼底闪过一丝错愕,心里也犯嘀咕,这女人怎么不装了?以往不是这样的啊!

    他抿唇,抬起眼眸,忽然有些恹恹地:“本王要去北部了,你就不能多陪陪本王吗?”

    他歪着身子,轻薄的里衣松松垮垮的半敞着,那张本就充满攻击力的脸,显得妖异而动人。

    苏九:“……”

    我刚刚想干嘛来着?

    一个愣神,下一秒就落入了某人怀里。

    男人坚硬的双臂环着她的腰,耳边是对方铮铮有声的保证:“就一晚上,本王抱着你什么都不做,以前不都这么睡得吗?”

    苏九:“……”

    请问,我胸口的咸猪爪在干嘛?

    在“什么都不做”的保证下,某人吃尽了豆腐,就差没把怀里人给吃掉了。

    苏九有那么好几下都以为他是不是知道自己是女儿身了。

    最后这个疑虑,又在他每次询问自己怎么锻炼胸肌的时候,打消了。

    可能……就只是手感好吧?

    她这么安慰着自己,也反手捏他,把豆腐吃回来。

    反正反抗不了,那咱也不能亏本。

    墨无溟乐在其中,就差点没脱干净,然后送一句“敬请享用”了。

    *

    旭日东升。

    京城像是炸开了锅,以青羽宗为首,共有六个宗门,接连挂着“你祖宗”这三个字的旗帜。

    自家宗门旗帜换成别的,其中深意,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