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这妖兽是个傻的!

    “谁叫我心软,见不得人哭,那妖兽多可怜啊。”苏九不疾不徐地说完下半句。

    啪叽。

    祁绍小心脏都碎了。

    他使劲眨了眨眼。

    一定是场合不对,九哥不好意思送!

    要有耐心,再等等!

    墨无溟瞥了苏九一眼,以他对她的了解,很清楚她是在扯淡。

    别说他了,包间里所有人都觉得他在扯淡。

    心软这两个字,跟他就没关系!

    最后一个拍卖品拍出去,今晚的拍卖圆满结束了。

    装着妖兽男的铁笼子又被推到了后台。

    他泪眼婆娑,耳边回荡着那句“恭喜天字号包间以九千万两高价拍下幻人形妖兽”这句话。

    该死的人类,区区九千万两就把他给卖了,呜呜呜……

    早知道我就不出来玩了,就不会被人拐卖了。

    呜呜呜呜……

    他抹着眼泪,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伤心,越哭越来劲。

    就在他哭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拐卖他的人已经美滋滋的领着钱跑了。

    苏九同样也拿到了拍卖丹药的钱。

    本来想看看哪个傻逼这么大方,花了一千万两黄金的,但是对方没过来,就没见着。

    交了拍妖兽男的钱之后,便往后台去领妖兽了。

    墨无溟负手而立,没跟过去。

    战流云小声的询问:“要动手吗?”

    墨无溟心情不错地扬了扬唇角,摆摆手:“九儿今晚开心,放他一马。”

    一千两黄金,几天安稳日子算是赠品。

    战流云压下上扬的嘴角:“是。”

    而此刻,被大放血的颜花犯,头顶着乌云,生无可恋。

    “少主,你振作点!等到风头过去,我们再杀回去!”

    “对,我们曾经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颜花犯只是幽幽地瞥了他们一眼,“你们说,那厮是不是知道本少在这?故意坑本少的?”

    两个中年男人对视一眼。

    “不能吧?他知道还不来弄死您?”

    “他知道……他能知道吗?”

    忽然没底气了。

    颜花犯头皮略微发麻,眨着眨蓝色的眼眸,点着头:“对,他肯定不知道,他烧光本少的部落不就是逼本少现身吗?要是知道本少在这,他还能定定心心看拍卖会,套本少的钱?绝对不可能!”

    这话也不知道是安慰自己的,还是安慰两个手下的。

    反正当天晚上,他带着手下,连夜跑了。

    当然这是后话。

    再说苏九到后台领妖兽男的时候,好险没有一拳把他打晕过去。

    ——“你这个该死的人类,我要杀了你!”

    ——“你这个肮脏的人类,快点去死叭!”

    ——“你这个讨厌的人类,我绝不屈服!”

    “客人,这只幻人形妖兽已经是您的了,如果需要就地契约的话,我可以帮您。”拍卖行专门管理妖兽的人员,笑眯眯得走过来。

    “不必麻烦,我自己来。”苏九并不想契约,至少不能在这里契约。

    但是若不契约,这妖兽男肯定会跑。

    打发管理人员,她抄着双手,走到铁笼跟前:“你好吵哦。”

    “你这个比骚狐狸还臭的人类……咦?你听得见我说话?”妖兽男骂了一半猛地反应过来,红肿的眼睛放着光,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

    苏九压下抽搐的嘴角,握住他的手:“你怎么会变得狼狈?”

    因为破口大骂而稍微止住的哭声,顿时像是洪水冲破了河堤,窦娥冤哭街,嚎啕着:“呜呜呜……我被人骗了,呜呜,我本来是出来玩的,就被人类拐卖了……呜呜呜……”

    苏九:“……”

    佩服。

    “我喊了好久,都没人听见……呜呜呜……你肯定是来救我的吧?呜呜,我遇到好人了……我——”

    哭声突然卡住。

    他的手指被人拧了一下,耳边传来对方冷漠地声音:“你被我契约了。”

    妖兽男惊恐的抬起头,长睫毛挂着泪珠,瘪着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哭的撕心裂肺,哭的肝肠寸断。

    苏九:“……”

    嗯,他信了。

    后面一群人,简直一脸懵逼。

    他们听不见妖兽男的话,但是能听见苏九的话。

    什么时候契约了?契约什么了?

    他们呆滞的看着哭倒在笼子里的妖兽男,脑海里渐渐浮现了答案。

    靠!

    这妖兽是个傻的!

    拍卖行的人打开笼子的时候,惊恐脸。

    还没见过谁这么大胆,不契约就敢把妖兽放出去的。

    偏偏那妖兽明明没被契约,也没反抗,乖乖地跟在对方后面走了。

    堪称一大奇事。

    苏九之外的一群人,看向妖兽男的眼神,就是在看傻子。

    祁绍跟在后面,又开始幻想了。

    九哥没契约,肯定是为了我拍的。

    一没忍住,咯咯笑了起来。

    其他人纷纷侧目,仿佛在看一个“失去妖兽的二逼变成了傻逼”。

    一行人往后台外面走,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是金开。

    他有些紧张的抱拳:“阁下说的话,还算数吗?”

    苏九抬眼,笑眯眯得:“以后大家都是同门了。”

    金开悬了一晚上的心,终于落地了。

    毕恭毕敬的颔首:“属下金开,见过宗主!”

    苏九拿出折扇,轻轻挥了挥:“走吧。”

    一行人见状,纷纷拿出折扇。

    装逼必备。

    妖兽男抽泣着,瞥见他们手里都有折扇,哭腔开口:“呜呜……我也想要。”

    苏九不想跟傻子说话,直接把手里的扇子扔给他了。

    妖兽男拿着扇子,咦了一声,尖尖的耳朵抖了两下。

    这人类好温柔哦,让他给我就给我了哦,有点开心。

    并不知道一把扇子哄好妖兽的苏九,正思索着怎么开口要钱。

    算了,再养养吧。

    养熟了方便宰。

    一行人离开了拍卖场。

    走在黑市街道上,比来时还要引人注目。

    有苏九在,墨无溟没有刻意遮掩,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站在她身边,时而低头与她说话。

    人群里显然有人认出了墨无溟的身份,又惊又惧,又忍不住八卦之心。

    窃窃私语的声音,丝毫不影响两位当事人。

    墨无溟抿着唇,像个哀怨的小娇妻,不依不饶的追问:“你到底为何拍下他?”

    苏九瞥了他一眼:“都说了是因为他可怜。”

    墨无溟余光后扫,盯着那银发妖兽男手里的扇子,眯了眯眼。

    他一把扯住苏九的后领:“本王也要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