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妖兽男很有钱

    “所以!您的钱!花一文少一文了!”

    “……”颜花犯忽地抿唇,喉结滑动了两下,僵硬的扭头问:“……可以反悔吗?”

    两个中年男人送他两声“呵呵”。

    在黑市反悔?

    不等于拿着喇叭跟冥王喊:喂!颜花犯在这呢!快来抓他呀!

    颜花犯:“……”

    他张了张嘴,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

    无论如何,这一千万两黄金他是给定了!

    明明坐在包间里,却能感觉到四处吹着寒风,凄凉的很。

    而外面的拍卖场,还在一千万两黄金高价的冲击当中!

    原先觉得客人傻的管事们,此刻只想跪下喊祖宗。

    论做噱头,让拍卖品拍到高价,没人能够专业过他们这些管事了!

    全程看下来,他们除了佩服还是佩服!

    免费赠送十颗丹药,为的就是让丹药的效果带给他们感官上的刺激,这对长期不升级的元者来讲,就是致命的吸引!

    这手段,太绝了!

    苏九表示无语。

    她预计的价钱,大概是六千万两白银左右,

    万万没想到,除了墨无溟之外,还有傻逼出一千万两黄金拍下。

    “九儿你看,真有傻子。”墨无溟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九嘴角微抽,食指抵住他的唇:“离我远点。”

    墨无溟非但没有离远点,反而把下巴搭在她的肩头,幽幽地:“本王帮你赚了这么多,你不奖励奖励本王吗?”

    温热的呼吸,喷散在脖颈上。

    苏九:“……”

    你们瞅瞅,这他妈是在说话吗?

    根本就是在勾引她!

    苏九深呼吸,侧脸,一本正经的:“你想要什么奖励?”

    墨无溟微微抬眼,视线中是她近在咫尺的脸庞,以及她殷红的唇角:“本王要……”

    啪!

    苏九一巴掌拍在他噘起的嘴上:“好大的蚊子!”

    “……”墨无溟微微拧眉,报复性的张嘴,咬住她的手。

    苏九眼底掠过坏笑。

    抬起另一只手,食指挠着他的下巴,啧啧两声。

    俨然一副逗狗的架势。

    墨无溟嘴角不经意间抽了抽。

    顿了几秒,鬼使神差地张嘴,像小狗讨主人欢心一样,轻轻舔抵着她的掌心。

    好似温热的水流,浸过了冰冷的心脏。

    这种感觉,让苏九贪恋而又本能的抗拒,她缩回手,声音变淡:“还是看拍卖吧。”

    对于怀中人儿突然翻脸,墨无溟并没有介意,甚至无声将她往怀里又捞了捞。

    直视前方‘打情骂俏’的后面一排人:“……”

    三天都不用吃饭了,狗粮太撑了!

    *

    最后一场幻人形妖兽压轴。

    在主持人的介绍声中,一个铁笼子被推到了台上,嘈杂的声音渐渐地消失了。

    所有人都张望着笼子里的幻人形妖兽,是个银色头发,长着一双尖尖的耳朵,五官雌雄莫辨,是个男子形态,衣衫褴褛,双脚带着伤,还在流血。

    他瞪着大眼睛,不谙世事的看着下面的人群,似乎还没搞清楚状况。

    ——“咦?不是说带我回家吗?”

    他喃喃地开口,却发不出声音,眼底露出一丝愕然。

    “起拍价,五千万两,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万两!”主持人明亮的声音传出。

    事实上,原本定价是五百万两起拍价,一般幻人形妖兽,最低也要拍卖到五千万两。

    但是今晚丹药抢了风头,又不能临时改拍卖品,拍卖行只能提高起拍价。

    黑市拍卖场,宁滞留,不亏本!

    台下大多数都是汉子,但也有女汉子,活的肆意潇洒,跟男人没区别。

    她们手上的人命案子,有的比男人还多,也是穷凶极恶的。

    这本就是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何况这里还是黑市,那些女汉子争先恐后的叫价起来。

    大家也都挺习惯的。

    食色性也,男女皆一样。

    关键还是妖兽男长的养眼,完全可以忽略性别了。

    所以也有少数的男人叫价,污秽的嘴脸,不用猜都知道想什么。

    叫价声此起彼伏,但幅度很小。

    喊了半天,也就只是加到了五千九百万两。

    倒也不是没钱,就是不想超出预估的价格,何况大多数的人还惦记着那几瓶补气丹,想要留着钱,看看能不能跟包间的人买下一瓶。

    包间里。

    祁绍舔了舔唇,就算是五千万两他也没有啊。

    唉,忧伤。

    谢忱侧眸看他,语气莫名的:“看看下面那群人,你是不是心里也装着歪脑筋呢?”

    祁绍也没听懂他说啥意思,瞪了他一眼:“不借钱给老子,别跟老子说话!”

    他一侧身,朝着青颜这边,留给谢忱一个高冷的后背。

    青颜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他凑近祁绍,八卦道:“你们俩是不是跟九爷一样?”

    祁绍双手环胸,给了他一个看傻逼的眼神,然后继续看着拍卖台。

    阴沉的像个幽灵。

    青颜摸了摸鼻子,越过祁绍,看向谢忱,迎面撞上对方看过来的眼神,冷冰冰地,又很快移开了。

    青·福尔摩斯·颜眯着眼睛:绝对有奸情!

    苏九抄着双手,靠在墨无溟怀中,清冷的目光,凝视着妖兽男。

    并没有花钱拍卖的打算。

    ——“你们为什么要卖我?”

    ——“你们明明说好送我回家的!”

    ——“我不卖!我不卖的!你们送我回家吧!”

    妖兽男白皙的手指抓着铁笼,使劲的晃动着。

    双眸浸着泪光,一遍又一遍,从开始的茫然到最后恐慌。

    对,苏九都听得见,这很见鬼。

    但她依然没良心的看着,没有过问的打算。

    直到——

    “我有钱!给你们很多很多的钱!我真的有很多钱!”妖兽男双眸带着恐慌,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六千万两三次,好……九千万两!天字号包间出了九千万两高价一次!九千万两次!九千万三次!恭喜天字号包间以九千万高价拍下幻人形妖兽!”超出预估的价钱,主持人半分不敢耽搁,一锤定音。

    快到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结束了。

    除了懵逼,还是懵逼。

    墨无溟的脸色也有些阴郁,掐着苏九的细腰,冷声问:“你拍这玩意作甚?”

    当然是因为钱。

    苏九是不会说滴,她扭头:“谁叫……”

    难道……九哥是为我拍的?

    祁绍脸红心跳,激动地盯着苏九侧脸。

    “谁叫”这两个字在他这里,自动变成了“谁叫的祁绍想要呢”“谁叫祁绍是我兄弟呢”诸如此类的话。

    祁绍内心发出土拨鼠尖叫声。

    啊!九哥我要爱你一辈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