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就像是一个傻逼~

    “老子有的是钱,你有本事你拍啊!三千一百万两!”他又贱贱的喊了一声。

    其他人被气得不轻,没人敢喊价就是怕价格被抬高,这他妈一下子就抬到位了!

    能怎么办?

    拍啊!

    五品后期复伤丹啊!

    一群装模作样的沉不住气了,再度开始飙价了。

    最终三瓶复伤丹被人以六千三百万的高价拍下了!

    主持人直擦冷汗,低头看手稿:“接下来是五瓶补气丹,每瓶十颗,根据炼丹师亲测,如果长期没有升级且体内元气达到饱和的程度,连吃十颗,可越过瓶颈直接升级!”

    说完之后,主持人自己都惊呆了。

    他怀疑的眼神,看向一直站在拍卖台后面的许管。

    许管心里是虚的,面上淡定的一批。

    朝着他抬抬下巴,让他继续。

    主持人轻咳一声,继续看手稿:“炼丹师表示,可以无偿贡献出十颗,现场有任何一个元气饱满,久久不曾升级的,当他免费赠送。现场试验……”

    这炼丹师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真有这种药效他还免费赠送?

    傻子吧!

    全场众人都傻眼了。

    包间里。

    后面一排几个人,阴森森的眼神,哀怨的头顶直冒黑气!

    苏九被盯得头皮发麻,摁着额角,挺无语的:“我人在这,你们还怕以后没有吗?”

    乌云瞬间消散。

    大家呲着牙,笑容满面。

    苏九:“……”

    妈的,养了一群吸血鬼!

    楼下,拍卖场。

    场面还在僵直着。

    大家将信将疑,谁也不敢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可是想想不就是补气丹吗?要真有用的话,这便宜占得也太值了啊!

    没多久,上去了三个,自称体内元气饱和久久不升级的。

    经过拍卖场的人检查之后,只有一个符合标准的。

    主持人压着心底的怀疑,将提前拿出来的十颗丹药递过去。

    那个人胆子确实挺大的,囫囵吞枣,吃的贼快。

    场面几乎跟古鹰当时升级一模一样。

    大家的第一反应则跟古家主一样,认为这人恐怕要走火入魔了!

    主持人,乃至许管都是捏了一把冷汗,甚至准备好叫护卫把那人抓住了。

    电光火石之间。

    叮!

    升级星盘骤然出现在脚下,是个五阶元师。

    七角星忽地闪烁,黯淡的两个角,快速点亮了一个,成功升到六阶元师!

    跟古鹰不同的是,他并没有连续升级。

    饶是如此,已经足以震惊四座了!

    “卧槽!林鑫我认识!他都卡在五阶元师三年了!”

    “不是,你们怎么这么好骗啊,这不是爆元丹吗?”

    “放你娘的屁,你家爆元丹还有升级的星盘?”

    众人一震。

    对!爆元丹是绝对不会有升级星盘的!

    捡便宜的男人激动哭了:“我……我升级了!天呐!”

    他运转元气,兴奋地感受着六阶元师的力量。

    “……”

    全场一片静默。

    另一边的二楼包间。

    两个中年男人震惊的不得了。

    “少主,这丹药不得了,我们拍下来吧?”

    “一瓶十颗,五瓶就是五阶!”

    颜花犯抿唇不语,蓝色眼眸直视前方,看的是对面黑暗之中的包间。

    良久,他才淡淡地开口:“这等宝贝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种地……”

    话没说完。

    就看见对面一片黑暗的地方,忽然闪了闪,那是出价的灯光。

    明亮的牌子写着:五千万两!

    主持人先是一愣,而后高喊:“第一个竞拍者出现了,天字号包间出五千万!五千万两一次!”

    颜花犯眯起眼睛,面无表情的把出价的牌子点亮。

    “五千万两次…有没……好!那边地字号包间出六千万两!”

    “靠,谁啊?一下子把价钱提这么高?我出六千一百万两!”

    “我出六千两百万两!”

    “我出六千五……”

    叫价的序幕就此拉开。

    价钱越来越高,超出所有人的预期,直接飙到了九千万!

    苏九挑着眉头,不吝啬的赞赏:“干得漂亮!赚钱了带你去吃酒!”

    墨无溟抿了抿唇。

    哪用得着那么麻烦?吃你不就行了吗?

    敢想不敢说。

    他顿了顿,故意又亮了出价牌。

    这边出价,主持人就眼尖的发现了:“好!楼上天字号包间再度出价了,五百万……”

    话音梗住,主持人使劲眨眼,盯着出价拍后面的金色,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吞了吞口水,声音发抖:“五百万两黄金的高价!五百万两黄金一次!”

    “……”

    众人死死地盯着那块出价牌。

    该死的有钱人!

    万恶的有钱人!

    为什么我没钱!

    苏九侧眸,有些一言难尽:“你也不怕玩脱了?”

    金银兑换1:100,五百万黄金就等于五亿白银了!

    哪个傻子这么有钱?

    墨无溟抚了抚她的头发,不甚在意的勾了勾唇角:“就算没人出价,这点钱,本王付得起。”

    苏九差点没一拳头捣过去,磨了磨后槽牙:“行,您有钱,您继续。”

    反正不管是谁拍下,最后钱都到她手里……个屁啊!

    这个败家的狗男人!

    看见苏九迅速变脸,且故意往他膝盖的位置挪了挪,墨无溟有些忍俊不禁:“别担心,会有傻子加价的。”

    他抬手,又抚了抚她的头发。

    苏九扭头,懒得理他。

    五百万黄金哪个傻逼还加价?

    别说,傻逼还真有!

    就在对面的地字号包间里。

    颜花犯等了半天,对面没有再出价,心里疑惑顿生:“九千万在他眼里是小数目吧?怎么还没动静?”

    早在天字号出价的时候,两个中年男人就皱着脸了。

    眼下,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

    “要不算了吧?”

    “丹药的确逆天,可那个人毕竟是……”

    话未说完,颜花犯视线里就出现明晃晃的几个字眼。

    他连考虑都没考虑,立马亮了出价牌。

    “五百万两黄金两次!没有人加价了吗?”主持人嗓子都成了破锣,敲钟的手在发抖,“没有的话……啊!地字号包间再一次出价!一千万两黄金!一千万两——咳咳咳……一次!两次!一千万两黄金三次!啊!成交!”

    咚地一声敲响铜钟。

    一鼓作气的。

    主持人呲牙笑:“恭喜地字号包间的客人拍下五瓶补气丹!”

    两个中年男人:“……”

    刚刚发生了什么?

    颜花犯往后一靠,坐在椅子上,神气扬扬的:“区区五百万两黄金也跟本少抢?”

    两个中年男人幽幽地看着他。

    “少主,部落被烧得差不多了,您的产业有九成受到牵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