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不装逼你能死吗

    *

    拍卖台,第二件拍卖品被人拍下,主持人正在让人把第三件拍卖品推至台上。

    半人高的铁笼里,关着一只外形似狼似犬,眼睛绿油油的魔兽,浑身带着戾气。

    “这是高级赤毒犬,牙齿剧毒无比,一口能够咬断成年人的一只胳膊,唾液具有强大腐蚀性。”主持人说着话,从旁边拿起一根胳膊粗的棍子,从缝隙塞进去。

    咔嚓!

    赤毒犬一口咬断,口水哈喇流淌下来,断木被腐蚀的滋滋冒泡。

    “这是非常具有攻击性的魔兽,一旦签订契约,抵得上元灵初期的打手了!”主持人不慌不忙,扔掉了手里一截断木,笑眯眯得:“起拍价,一百万两,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万两。”

    对比前两场的拍卖品,魔兽更得大家的喜爱。

    从一百万两,立刻就飙到了八百万两。

    最终以一千万两被人拍下了。

    左岩目瞪口呆:“随随便便就一千万了?”

    祁绍啧啧两声:“小老弟,一看你就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吧?”

    旁边几人纷纷赏给他一个白眼。

    当谁都跟他一样含着金汤匙出生吗?

    祁绍脸皮厚,权当没看见,继续道:“这些还只是小钱,等会亮瞎你们的眼睛。”

    几个人梗住,唯有谢忱眼梢一斜:“你那么有钱,你带两百万两来拍妖兽?”

    祁绍一噎,声音渐小:“我,我这不是赢钱了嘛……”

    他被老头子禁了口粮,一把辛酸泪!

    就在这时,拍卖台的后墙,拉着今晚拍卖品的详细排位的横幅,忽然被人换了一张全新的。

    众人昂着头,直接看的是最后一个压轴。

    没什么变化,依然还是幻人形的妖兽。

    “咦!我眼花了吗?妖兽前面是什么?”

    原本众人都不以为然,瞬间就被这句话吸引了。

    定睛一看,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五品丹药:两瓶培元丹,三瓶复伤丹,五瓶补气丹。

    “五,五品的丹药?这是噱头吧?”

    “肯定是噱头,五品丹药谁家能成瓶拍卖?疯了吗?”

    “估计是六品后期搭上五品初期的丹药吧,肯定是次品。”

    众人直摇头。

    就在半盏茶之前,回到包间的许管,也是一模一样的表情。

    并且再三的询问:“……您真的要把这些丹药全部拍卖吗?”

    苏九将签好的协议递过去:“嗯。”

    那份云淡风轻,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许管站在拍卖台后面,使劲甩开脑海里少年平静的模样,偷偷看了一眼楼上黑暗的包间。

    “许管,这样成瓶拍卖也太夸张了吧?抢了压轴妖兽的热度了!”

    “十瓶五品丹药,可以分三次做三场拍卖会的压轴了!”

    “能不能跟客人商量商量,他这样是不划算啊!”

    拍卖行的其他管事,试图扭转这个决定。

    许管看了他们一眼,“客人说了,必须今晚分三次拍卖,而且要在幻人形妖兽的前面拍。”

    其他管事面面相觑。

    没见过这么傻的客人,有钱都不知道赚!

    这想法并没持续很久,就被啪啪打脸了。

    第一个拍卖的是培元丹。

    大家抱着噱头的想法,挺不以为然的。

    直到主持人介绍道:“下一件拍卖品,五品后期培元丹两瓶,三百万两起拍价,一百万两加拍一次!”

    “……”

    全场停滞。

    众人不敢置信的看着主持人手里的丹药瓶。

    原本以为是噱头,最大程度可能就只是五品初期的丹药,摇身一变成了五品后期?

    还是成瓶拍卖的?

    去哪批发的吗?

    短暂的静默,迎来的是呼天喊地的叫价声。

    “擦!我出五百万!”

    “我八百万两!”

    “靠,跟老子抢?老子出一千万两!”

    “一千五百万!”

    拍卖场各种叫价不绝于耳。

    此时此刻。

    二楼包间里。

    祁绍:“……”

    易衡:“……”

    楼绪宁:“……”

    楼烨庭:“……”

    四张惊悚脸。

    他们是炼丹的。

    炼丹师的品阶有多难提高,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的了。

    尤其是易衡和楼绪宁他们俩,在丹系将近三年了,也是这一年品阶才得到提高的。

    但也只是到六品初期和中期而已。

    更别提楼烨庭和祁绍两个半吊子,一个炼的是七品等级,一个刚入门就炼六品药材出道的,至今还时常爆丹!

    苏九根本就是今年才开始接触炼丹的!

    短短的半年时间,就炼到了五品后期!

    他不是人吧!

    四个人对视一眼,想法不谋而合了。

    青颜,战流云,谢忱,古鹰,左岩,莫寒,柯彬七个人。

    就属于懵逼脸了。

    他们虽然不懂炼丹,但也明白苏九能炼出五品后期丹药属实牛批了!

    唯独当事人不这么觉得。

    因为她本来是冲刺四品丹药的……

    对于未达期望的五品后期而言,只能用摇头表示心情。

    幸亏她的想法别人听不见,要不然绝对冲着她低吼:“不装逼你能死吗!能吗!”

    “……”还真能。

    苏九的野心很大。

    因为四品炼丹师能炼出洗髓丹,她拥有九月霜火这个药引,就等于你祖宗全体的实力,可以提高一个层次!

    这想法换做谁,是想都不敢想的。

    全场最淡定的除了当事人之外,恐怕只有抱着她的墨无溟了。

    从始至终神色都是淡淡的,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撑着脑袋,歪着头。

    他并没有看外面的拍卖台,慵懒而随意的眼神,一直看着怀中美的不可方物的人儿。

    眼神不算炙热,每每苏九侧眸,他便若无其事的移开。

    苏九瞥了他一眼,也没拆穿他。

    只是在他看不见的角度,缓缓地勾起唇角。

    “四千五百万两一次!还有没有人要叫价的?

    突兀的尖叫声传来,主持人激动地都破音了。

    拍卖场还在因为培元丹叫价。

    少倾,就听见主持人再次大喊:“四千五百万两次,四千五百万三次……好!那边玄字号包间出了五千万两!五千万两一次!”

    “……”

    众人噤声了。

    五千万两疯了吗?

    后面还有三瓶复伤丹和补气丹,至于吗?

    “好!五千万两三次!成交!恭喜玄字号包间的客人拍下两瓶培元丹!”主持人拿着锤子,咚地敲在铜钟上。

    很快,拍卖场的人就把培元丹端了下去。

    主持人嗓子都喊哑了,激动地手抖:“下面,三瓶复伤丹,起拍价,五百万两,每次加价一百万两。”

    “……”

    一时间,没人说话。

    大家互相看了看,都像是在防贼一样。

    大约过三秒。

    “我出三千万两——”

    “草,你他妈有病吧!故意抬价,你是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