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娘们唧唧的九哥!

    彼时,拍卖会终于开始了!

    一束白光照下,拍卖台比之前又亮了几分。

    “欢迎大家来到1号拍卖场!”主持人换了一个老者,手里拿着一张草稿,记录着今晚拍卖品的详情。

    说完客套的话,他便开始说起今晚第一个拍卖品。

    台下众人热情欢呼着。

    对比之下,包间里就像是结了一层冰,冷飕飕的。

    “叩叩”的敲门声,打破了房间里的冰点。

    战流云看着笔直坐在后排的几个人,又看了看坐在前排,但是拉开距离的两个人。

    他抿唇,带着拍卖场的许管往里走:“王爷,许管来了。”

    墨无溟侧着身,目光如刃,死死地盯着苏九的侧脸,好像能盯出一个洞一样。

    闻声,他冷冷的地朝着苏九抬下巴:“她要拍卖丹药。”

    战流云后退了一步,让许管上前。

    许管没有关注预热场的事情,也不认识苏九,只是礼貌的问:“不知这位爷要拍卖几品的丹药?”

    苏九面无表情,眉宇间的冷意不比墨无溟少。

    也没说话,直接拿出十瓶丹药,丢在旁边的桌案上。

    这气氛古怪的很。

    许管颔首,表现得很平静。

    他在拍卖场专门管拍卖品的,拿起药瓶,随意的看了看:“这些都是要拍卖的吗?”

    苏九“嗯”了声,冷漠的视线落在拍卖台上。

    许管对丹药没多大的了解,把十瓶丹药摞起来,颔首道:“那我先拿去鉴定一下丹药的品阶,会根据丹药品阶签订拍卖的协议。”

    他朝着墨无溟恭恭敬敬的弯了弯腰,离开了。

    墨无溟没理会,冷着脸,搭在扶手上的手指轻轻摩挲,回眸看向青颜,眼神往苏九身上飘,好似在问:本王到底怎么惹到这个祖宗了?

    青颜眨了眨眼,看向旁边好像憋得很辛苦的祁绍,用手臂拐了一下。

    祁绍轻咳一声,瞥了苏九一眼,见她直视前方,抬手挡着嘴,小声:“上官……上官若倾……”

    苏九耳廓微动,眼神飘忽。

    似是有所触动,又满眼茫然。

    墨无溟盯着祁绍:“……什么?”

    祁绍瞥了苏九一眼,捂着嘴,“咳咳!上官!咳咳!若倾!咳咳咳!”

    谢忱无语。

    花招这么多,也得冥王听得懂啊!

    墨无溟还真没懂:“……”

    青颜倒是反应过来了:“上官若倾……那个北疆城主的女儿吗?”

    北疆城主府的女儿跟他有何关系?

    墨无溟先是不解,而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倏地坐直身子,直勾勾的看向苏九,就像是金毛看见了骨头,眼眸闪烁着明亮的光。

    他用一种震惊又欣喜的语气喊道:“九儿!你是在吃本王的醋吗!”

    ——吃醋?

    苏九像是被雷劈中,目瞪口呆,外焦里嫩。

    短暂的惊愕之后,她扭头看战流云,直接转移话题:“那什么……我的丹药鉴定好了吗?协议——咦!”

    话音陡变,身体腾空而起,紧接着落入男人宽厚的怀抱里。

    一双手捧住她的脸,微凉额头抵着她的额间,男人漆黑的瞳孔满是柔情:“九儿,本王太开心了,你居然吃醋了,你也开始喜欢本王了对不对?”

    苏九手抵在他胸膛,身体往后仰,暴躁的眼神盯着他:“胡说八道!我才没有吃醋!”

    像极了恼羞成怒。

    墨无溟挑着眉头,双手下滑,搂住她的腰,轻轻颠着腿,像是在哄孩子一样。

    他淡淡地开口:“赤色玄石只是经过北疆城主之手转交给本王而已。”

    苏九眼神一滞,她抿唇,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强调道:“我又不想知道为何经他之手!”

    墨无溟低垂下眼睛,神情里掩藏着一丝笑意:“当然……不是因为那个什么上官小姐了。”

    苏九抿唇,高抬下巴,一言不发。

    却仿佛在说:“什么上官小姐?老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墨无溟抿了抿唇,努力将上扬的嘴角压了下去,尽量表现得很淡定:“本王当年带兵打仗,随手救了北疆城主,后来觉得他这个人还不错,就把北部那块的玄石开采地交给了他打理。”

    他说的很随意,仿佛吃饭喝水一样平常的事情。

    后面一排懵逼脸。

    青颜也是懵逼脸。

    赤色玄石的开采地!

    这玩意在北部卖的非常火热,部落里每个人都有,当时他可没少埋怨冥大把他的玄石拿走了。

    结果……现在告诉他,这玩意是自家产的?

    苏九抿着唇,不太了解北部的事情,反正关于赤色玄石这茬算是过去。

    心情挺好,趣味跟着来了。

    她理直气壮地:“既然你说我吃醋了,那我不吃醋,好像有点吃亏。”

    墨无溟没说话。

    以他对她的了解,这女人怕是要作妖!

    果然,怀里的人儿,翘起尾指,挑着指甲盖:“下面咱们来谈了一谈,关于你和上官小姐的渊源?”

    墨无溟有些忍俊不禁,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抚着唇角。

    挑着眉,不说话。

    苏九撇着嘴,作的还挺入戏的:“你倒是说呀?今天不说出个爷爷奶奶的,咱俩就没完没了了。”

    噗——

    后面一排全都喷了。

    娘们唧唧的!!

    墨无溟则满脸的趣味,还挺吃这套的,手指在她腰间轻轻点了点:“本王生的晚,没见过皇祖父和皇祖母。”

    苏九抬眼,刚准备继续找茬,却愣住了。

    男人半阖着眼眸,衣领微微敞开,玄衣的衬托下,肌肤愈发白皙。

    纤长的脖颈,喉结微微滑动,分明的锁骨勾勒着诱人的弧度。

    咕嘟。

    苏九没出息的躁动了。

    冷静!你就是馋他的身子!

    墨无溟狐疑地看着突然盯着自己不说话的苏九。

    难道是生气了?

    他略作思索,语气认真:“本王真的不认识什么上官小姐!本王就喜欢你一个!”

    猝不及防被表白。

    苏九抿唇,狠心移开视线,耳后根带着可疑的红。

    “还是看拍卖会吧,祁绍不是要拍卖妖兽吗?出来了吗?”

    她伸着头,往下面的拍卖台看。

    典型的转移话题。

    墨无溟斜了祁绍一眼,故意扭了扭身子,把怀里的人儿挡死。

    全然忘记了祁绍之前的好。

    过河拆桥。

    众人同情的看了祁绍一眼。

    也因此更加明白,冥王跟苏九根本就是一类人,连过河拆桥都这么如出一辙。

    并不知道他们想法的两个当事人,正直视着拍卖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