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不爽归不爽,该占的便宜不能少!

    怪不得她刚刚反应那么大,原来是有先见之明,已经察觉到矛头不对了!

    墨无溟心情好了,搂着苏九的腰,往旁边走。

    窄窄的楼梯贴着墙壁,蜿蜒往上,通往独立的包间。

    在他们上楼的同时,隐藏在人群里的男人,顺着另一条楼梯,往高处包间走去。

    昏暗之中,隐约能看见他那蓝色的瞳眸,泛着寒光。

    一进门,把里面的人吓了一跳。

    “少主!您怎么回来了?”

    “冥王就在这里,要是发现了怎么办?”

    男人没搭理他,径直的走到椅子边坐下,语气透着几分不悦:“他不是发现本少才来的黑市的。”

    提及那个人,两个中年男人神色警惕。

    “那是因为什么?”

    男人手指抚着眉心,形状漂亮的薄唇挑起,声音带着阴鸷:“本少刚才离开的时候遇到苏九了,本想勾引一下,没想到那小子不上当。”

    勾引?

    两个中年男人的脸色骤然一变。

    “少主!北部现在乱成一团,只要跟您相关的部落都遭到了牵连,你怎么能这时候招惹苏九呢!”

    “您动这个心思……您让我们如何跟老尊主交代?”

    男人侧眸,蓝色的眼珠泛着冷光,一只手指着自己的脸:“我颜花犯?对男人动心思?你们俩老糊涂了吧?”

    骄傲,自信,还有一丝不屑。

    两个中年男人稍微松了一口气。

    “少主所言极是,以您的容貌什么样的美人找不到?一个区区的男人算什么。”

    “只要等到这次风声过去,咱们再去杀回北部把地盘抢回来,到时候美人什么都有了。”

    颜花犯没搭理他们,手里攥着那块割下的袖口,眸光闪了闪:“依本少看来,冥王跟苏九之间有阴谋,或者是交易——”

    “冥王有秘密?”

    “您发现什么了?”

    两个中年男人正了正神色,一脸等待倾听大秘密的模样。

    这时,两人就见自家少主眯起那双蓝色的眼睛,勾唇冷笑:“从来没有人能无视本少这张英俊潇洒的脸,他居然看都不看,还伸手向本少要钱,还是双倍的。他还是人吗?”

    两个中年男人:“……”

    转过身子,自闭了。

    对面包间。

    十多张椅子,前后两排,交错摆放,并不影响观看拍卖。

    只是,除了墨无溟和苏九坐在前排之外,其他人都拘谨的站在后面。

    笔直笔直的,跟站岗似的。

    苏九拍了拍身边的椅子,“绪宁过来坐。”

    绪宁……

    墨无溟冷幽幽地余光扫过去,没有说话,压迫感却十足。

    楼绪宁双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不不,不用了!我站着就好!”

    苏九拍椅子的动作顿住,蹙眉瞥向其他几个人,全都是怯生生的,偷瞄着她旁边的位置。

    “……”

    苏九闭了闭眼,扭头看向墨无溟,笑着:“墨大哥,你让他们都坐下吧。”

    墨无溟眼光深邃,他侧身,一只手搭在苏九的靠椅上:“九儿,你这话说的,好像是本王威胁他们似的,本王有吗?”

    他扭头,冰冷的目光,扫向后面的一行人。

    咕嘟!

    大家吞了吞口水,整齐地摇头。

    问就是没有!

    苏九抿唇,强忍着一拳头捣过去的冲动,捏着嗓子:“九儿不是那个意思,九儿……”

    呕——

    苏九捂嘴,说不下去了。

    撒娇这种东西,不适合她。

    墨无溟眼梢不经意间抽了抽,他算是发现了,除非哪天这身禁解了,否则她永远没有身为女人的自觉!

    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手指勾住她一缕头发,放了她一马:“你们再不坐,九儿就要误会本王了。”

    这样的场面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没人敢坐第一排,默默地把椅子往后拉。

    只有他们两个坐前面。

    苏九挪了挪身子,故意歪靠在右侧扶手边。

    墨无溟目视前方,声音淡淡地:“本王腿上,应该会比椅子舒服。”

    苏九“……”

    乖乖地挪回原位。

    她手支下巴,若无其事的转移话题:“咳,我可以去拍卖东西吗?”

    墨无溟也不拆穿她,配合的回应:“你要拍卖什么?”

    苏九沉吟了几秒:“我听说丹药挺值钱的,要不卖一点丹药吧?”

    墨无溟微微拧眉:“你缺钱?”

    若是换个人,苏九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一想到空间袋里的金山银矿,莫名有些心虚:“也不是,就是丹药多了,有点占位置。”

    墨无溟微微点头,朝着赤色玄石,凝了一个通音符:“让许管过来。”

    苏九侧眸,睨着他腰间的赤色玄石,手指抚着嘴角,挺漫不经心的:“……你这赤色玄石是从哪弄来的?”

    墨无溟略微挑眉:“从北疆城主府拿的。”

    苏九“哦”了声,面无表情的坐直身子。

    呼~

    一股冷风呼哨而过。

    后面几个人缩了缩肩膀,自觉的往后又挪了挪椅子。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在苏九提到赤色玄石的时候,祁绍他们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上官若倾。

    虽然当时冥王的否定了玄石的来处,可他现在一句北疆城主府,又自己跳坑里去了!

    并没有察觉到异样的墨无溟,就着玄石的问题,继续道:“你想要多少玄石?”

    苏九手撑着下巴,看上去挺平静的:“有多少?”

    墨无溟粗略的计算了下,挺认真的:“你祖宗以后肯定会有很多人,暂时先给你定一百个,如何?”

    苏九没说话,莫名烦躁起来。

    见她不语,墨无溟疑惑的“嗯?”了声。

    这一声叫祁绍他们捏了一把冷汗。

    冥王大人!您摊上大事了!

    果然,苏九不耐烦的皱眉,声音又冷又刺的:“我跟北疆城主府又没交情,你用私交帮我,这样不好吧?毕竟我跟你也不熟!”

    跟他不熟?

    墨无溟眼底浮起藴怒:“你说……”

    苏九轻咳一声,打断了他:“如果你非要送的话,那我就多谢王爷慷慨赠玄石了!”

    她也不看墨无溟,双手抓住椅子扶手,往旁边移了两步。

    然后冷漠脸,目视前方。

    不爽归不爽,该占的便宜不能少!

    墨无溟:“……”

    一只胳膊还在搭在半空,眯眼看着突然跟自己划清界限的人。

    气氛莫名变得诡异的起来。

    后面吃瓜的几个人,又往后面挪了挪椅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