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只是单纯的被吊打了

    苏九眼梢微敛,薄凉的开口:“那就开始吧。”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细致白皙的肤色。

    雄狮伸手往前,暗黄的肤色,顿时又将苏九的手衬托的更加晶莹剔透。

    看多了大老爷们的比赛,主持人站在旁边差点没反应过来。

    “好!下面——”

    “我要压专打狮五千万两。”

    一道熟悉声音忽然在台下响起。

    苏九倏地扭头,就见一个带着半张面具的男人,朝着她咧着嘴笑。

    即便是戴着面具,也掩饰不住那副傻逼样。

    青颜这货在这,狗男人也来了?

    苏九眸光微闪,不由在人群中搜索起来。

    台上有光,往下是一片黑暗。

    可冥冥之中有什么感觉牵引着她,让她不自觉的把视线停在了正对着前方的黑暗的高处。

    隔着一面墙,一片黑暗高空。

    四目相对,两两相望。

    墨无溟心情不错地扬了扬唇角,凝起一道通音符:“你再看,本王就要去找你了。”

    腰间赤色玄石闪了闪。

    苏九眉梢微挑,趁着其他人因为五千万两震惊,偷听一下。

    红唇抿着笑,又往下压了压。

    然后,面无表情的朝着黑暗的地方比了一个中指。

    墨无溟失笑着摇着头,又凝起一道通音符:“那个手势,我会牢牢记住的。”

    苏九捏着玄石的手指一僵。

    牢牢记住是什么意思?

    雄狮黑着脸,咬牙切齿的问:“到底还比不比了!”

    主持人被五千万两震得三魂不见七魄。

    就算是拍卖,没有好东西,也拍不到这个价格啊!

    他刚偷偷买了专打狮一千两,就听见雄狮在喊,连忙应声:“好好好!今晚热场最后的比赛,由雄狮对专打狮!下面,比赛正式开始!”

    雄狮眼底带着志在必胜光芒。

    因为自负,他直接用腕力往下压,想要好好羞辱对方一番。

    他勾起唇,几乎可以看见对方瞬间输掉的画面了。

    啪!

    手背撞击台面的闷响。

    还未开始,已经结束!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什么……情况?”

    “你们刚刚看见了吗?”

    “不是……雄狮输了?而且是瞬间输了?”

    众人呆滞脸,找不到合适的表情了。

    就连雄狮自己也是一样,手背整个麻木了,他茫然的问:“你刚刚做了什么?你对我用元气压制了?”

    元气等级压制!

    肯定是这样的!

    雄狮一瞬间红了眼睛,断定他破坏了比赛规则:“刚才不算!他利用等级压制我,我根本没法动!”

    众人互相看了看,信了。

    实在是刚才结束的太快了。

    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外行,怎么可能会瞬间就扳输了十胜将军雄狮!

    “太过分了!重比!重比!”

    “什么重比?专打狮破坏规则,必须断手!当黑市拍卖场是什么地方?”

    “就是!敢在这里耍花样,找死!”

    主持人狐疑地看了雄狮一眼,他能主持预热场的关键,是他同时还是个裁判。

    刚刚他并没有在双方的身上感觉到任何威压的迫力,怎么可能是等级压制呢?

    主持人压了疑虑,看向少年:“专打狮,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少年一只手搭在台上,轻轻叩了两下,淡淡地:“我如果要用威压,他的手已经废了。”

    主持人微微一怔,看向少年的眼神,多了几分敬畏。

    他在这里混了这么久,凭的不仅是他玲珑心,更多的是这双会看人的眼睛。

    “那您介意多比一场吗?”主持人态度变了,连称呼都变了。

    他问的是介意多比一场吗?而非是重比!

    单单是这一点,就让雄狮心里拉响了警铃。

    主持人的识相,让苏九多看了一眼,笑着:“当然可以。”

    好戏刚要开场呢。

    金开呆若木鸡的看着苏九,整个人还回荡在刚刚瞬间分出胜负的画面里。

    身为专业人士,他可以确定刚才没有元气威压,雄鹰就只是单纯的被吊打了。

    主持人已经笑着转身:“由两位当事人商议,再比一场!”

    众人敢怒不敢言。

    这都破坏规则了,还重比?

    黑市还有没有一点威严了!

    再生气,他们下了注,还得等继续比。

    在他们气愤的给雄狮加油打气的时候——

    主持人悄咪咪的让人把刚刚买雄狮赢的钱,全部转到了专打狮的那边,然后又若无其事的走回台上。

    一本正经道:“两位准备好了吗!开始!”

    这一次雄狮没有再敢轻敌,胳膊肌肉绷紧,一开始就用尽了全力。

    本以为这次能一战而胜,谁知道看上去纤细的手指,却犹如钢筋一样坚固。

    “就只是这样?”苏九眉眼轻抬,另一只手抵台上,微微歪着头,懒散的好像随时能靠在台子上睡觉一样。

    雄狮额角渗出一层冷汗,有些气急败坏:“你不是新手?你到底是什么人?”

    苏九没理他,压低声音对旁边的金开道:“你现在去压我赢,还来得及。”

    金开:“……”

    一动没动。

    也不是不想去,就是腿有点软。

    他跟雄狮比过不久,雄狮虽然赢不了他,但是实力也不容小觑。

    可现在,他看见了什么?

    他看见对方跟雄狮扳手腕的当下,分神跟他说话!

    雄狮也被苏九这番举动,打击的不轻,额角绷起青筋:“你简直是目中无人!”

    苏九掀了掀眼皮,似笑非笑的:“我是专打狮,眼里怎么会有人?”

    “你!”雄狮双眼冒火,因为太过愤怒,压着的那力道,竟然有些涣散,手臂不可抑制的往下倾斜。

    他吓得连忙稳住心神,用力扳回倾斜的手臂。

    苏九不急不缓的,像是故意在消磨他的耐心一样,笑眯眯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呗,一千万两,买我输?”

    雄狮脸色青白,手腕上的传来的压力,让他胳膊开始发抖了。

    一个弱不禁风的少年,他到底哪来的这种力气!

    “你确定……一千……”

    啪!

    一声闷响。

    手背重重的砸在台子上。

    比赛结束!

    主持人惊喜的大喊:“恭喜专打狮获得本场比赛的胜利!”

    “……”

    全场静默。

    雄狮双眼通红,手背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死死地盯着对面的少年。

    “你耍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