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过来下注,全部买我赢!

    雄狮脸上的笑容直接僵住,他颇为阴沉的看向苏九,“呵,年轻人嚣张的,我见多了,但是通常都会摔个大跟头。”

    苏九抄着双手,嘴角敛着笑:“这么说,你还没在年轻人身上栽过跟头?”

    雄狮眯起眼睛,寒光乍现:“看来,你是很有把握了?”

    苏九笑容可掬,“至少要比花钱作假的人,有把握得多呢~”

    此话一出,全场停滞了几秒。

    在场九成都买了金开赢,输了不少。

    听见这话,哪能不乱想?

    “什么作假?金开作假?输给雄狮吗?”

    “我们的被人耍了?开什么玩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市的地下拍卖场,预热场的赌赛,是绝对不允许内幕的!

    一经发现,直接砍手!

    金开手脚冰凉的看着苏九。

    他刚刚不是说欣赏他吗?为什么转眼就要毁了他的手?

    比起金开,雄狮的反应更大,怒指着苏九:“一派胡言!你到底想干什么!”

    眼看着他就快要自爆了,苏九笑呵呵的摊手:“你害我弟弟输钱了,我还不能说两句?”说完,她扭头冲着金开笑了笑:“在我心里,金开是永远的第一名。”

    金开:“……”

    雄狮:“……”

    愤怒的恨不得冲上擂台的众人:“……”

    本来输钱输得眼红,发泄出来一半,愣是给憋了回去。

    台上台下,就只有苏九一个人最淡定了。

    她微笑着,走到扳手腕的台子边,扭了扭手腕:“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要试试能不能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众人目瞪口呆。

    简直就像是活见鬼了一样!

    就没见过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

    雄狮憋了一肚子火,当即快步上前:“真是大言不惭!”

    主持人都愣了半天了,看见这状况,立马魂归本体:“欢迎这位新晋挑战者!这位年纪轻轻小兄弟,英勇可嘉!不知如何称呼?”

    苏九甩了甩手腕,把手肘抵在台子上,这才笑眯眯得道:“我从小就喜欢打猎,像狮子什么的,打过不少,你就叫我——”

    主持人笑的尴尬:“呃……这位猎狮……”

    “你就叫我——专打狮吧。”

    少年淡淡的说完下半句。

    主持人:“……”

    对不起,是我想法太狭隘了。

    众人嘴角狂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见过挑衅的,没见过这么挑衅的!

    雄狮的脸又阴又沉,伸出右手,将手肘抵在台上。

    两人都摆好了姿势。

    苏九微微抬眼:“一百万两,买我自己赢。”

    开设赌局的人:“……”

    有人要送钱,他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众人一言难尽的看着台上的白衣少年。

    估计是哪家不知人间疾苦的公子哥来体验生活吧!

    可惜了,惹错了人,等会恐怕连手都没了。

    雄狮冷笑着:“可以开始了。”

    苏九缩手:“等下……”

    雄狮冷嗤:“知道害怕了?那还不——”

    苏九看都没看他一眼,朝着台下大喊:“喂,你们不帮我打打气?赶紧过来下注,全部买我赢啊!”

    你祖宗全体:“……”

    只想把膝盖给他。

    同样是惹事。

    祁绍纯属无心,嘴贱嘛。

    可他倒好,就恨不得拿喇叭喊:老子看你不爽!老子在搞事!老子要干你!

    也是绝了。

    一行人全部都挤过来了。

    再度成为全场焦点。

    九个人把身上的钱全部都压上了,一点也没藏私。

    能不能赢是一回事,主要是他们得要表达出十二万分的诚意!

    钱嘛,身外之物……个屁啊!

    几个人笑的比哭还难看。

    扳手腕跟打擂台赛不一样,不能靠等级碾压,得靠腕力,臂力,再加上元气力道,三种交合。

    这三种里面苏九就只占力道一样!

    众人看着他们,就像是在看一群疯子。

    这场比赛,根本就是一个雄狮必赢的单选题!

    他们几乎没有考虑,就把钱都买到了雄狮身上。

    眼看比赛快开始了,一旁的金开站不住了。

    疾步走到苏九跟前,语气有些急:“小兄弟!你没有接触过扳手腕比赛,你肯定会吃亏的!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你……你刚才说的事情,我答应你!我现在就走!”

    苏九抬头,眉眼清冷,挺随意的:“那件事不急,如果你还有闲钱的话,记得支持我,买我赢。”

    金开:“……”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包间里。

    宽阔的视野,足够俯视整个拍卖场的环境。

    男人负背而立,低垂着眉眼,冷清而孤傲。

    俯视着拍卖台上的少年,沉黑的瞳孔闪烁着淡淡地光泽。

    仿佛少年刚才的举动,有多么令他感到自豪一样。

    青颜在旁边看的嘴角直抽抽,扯着战流云的袖口:“我要去买雄狮赢,你要不要?”

    战流云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这时,背对着他们的男人,缓缓地开了口:“去买九儿赢。”

    青颜的表情有些僵:“……买多少?”

    墨无溟神色淡漠,声色极冷:“你有多少家底,就买多少。”

    “……我的钱?”

    “有问题?”

    “没……”

    青颜想死,他要哄九爷开心,干嘛拿他的钱开刀!

    战流云冰块脸浮起几分波动,却是嘲笑:“这就是你嘴贱的下场,还不去买。”

    青颜幽幽地瞪了他一眼,郁闷的往外走。

    台上。

    像个硝烟弥漫的战场。

    雄狮见金开和苏九熟络的说话,阴沉沉的压着声音质问:“你们两个是一伙的?故意来坑我是吧?是我给的不够多吗!”

    金开眉心一跳:“不是这样……”

    苏九笑着打断了他:“我刚刚压了一百万,加上我们有的,七七八八,怎么着也有三百万两吧?”

    祁绍是奔着拍卖妖兽来的,带了两百万两的老底都掏干净了。

    其他人的加上,三百万两只少不多。

    雄狮目光阴狠,“你什么意思?”

    苏九红唇轻挑,“如果你愿意花五百万收买我作假,我就此作罢,如何?”

    雄狮的脸色瞬间铁青:“你做梦!”

    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小瘪三也想跟他要五百万两?

    他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他了!

    苏九眼梢微敛,薄凉的开口:“那就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