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打成那个熊样,多半是青羽宗赢了

    五六十个青羽宗弟子,躺平了一半,还有一半正在躺平中。

    全方面的碾压,青羽宗弟子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外门执事呆呆的问:“苏九……他到底是什么等级?”

    沈长青冷笑了一下:“你应该庆幸这是踢馆,而不是生死擂台赛。”

    林朝芸感叹的补了句:“那咱们青羽宗的弟子恐怕全部都是尸体了。”

    生死擂台赛?

    外门执事眉心狂跳。

    碧海宗五名弟子打生死擂命丧万驼峰这件事,有过风声,但是具体什么原因,还真不知道!

    眼下看来,五个人都是苏九杀的?

    不等他缓过劲,沈长青又淡淡地提了另一件事:“当初在万驼峰,一阶元灵的古鹤和两个五阶元灵的碧海宗长老都拿他没辙,要不是碧海宗宗主出手及时,恐怕他们三个都……”

    他没说完,但是忌惮的语气,表达一切。

    外门执事脑袋嗡嗡响,不断地将关于苏九的传言串起来。

    从碧海宗弟子丧命万驼峰,碧海宗宗主带领长老去万驼峰讨公道,到碧海宗宗主无劳而返,最后惹了一身腥!

    外门执事双目微睁,像是想起什么一般,神色大变:“所以,苏九在碧海宗对战三大五阶元灵高手的事情,也是真的?”

    沈长青:“……”

    林朝芸:“……”

    只要有点脑子的,想一想前因后果都会知道这件事是真的!

    外驼峰的事情他们从没隐瞒过,可偏偏因为苏九没有参加万驼峰最后的考核,没有成绩。

    所有人都把苏九的事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话来看,只有提到冥王才稍微收敛!

    很快,整个练武场就没几个站着的了。

    满地哀嚎,鼻青眼肿都是轻的。

    祁绍骑着一个弟子,疯狂的暴揍对方:“让你破坏我好事!揍死你丫的!赔我妖兽!”

    最后,还是谢忱看不下去,拎着他的后领,拽开的。

    你祖宗全体,就只有楼烨庭最惨了。

    修为最低,就算克服了心态,还是打不过对方。

    被人追着打,嘴角带着伤,衣服也被撕破了,走路还一瘸一拐的。

    他捂着嘴,感恩的眼神看着左岩:“师兄,谢谢你救我。”

    左岩拍着他的肩膀,语气安慰:“没事没事,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你年纪还小。放心吧,挨打的日子还在后面。”

    刚感动的快哭的楼烨庭:“……”

    莫寒拐了左岩一下:“说的什么话,把小庭脸都吓白了。”

    楼烨庭扯了扯嘴角:“我还……”

    “好”字没出口,莫寒朝着他笑道:“被打习惯就好了。”

    他们在川州一脉就是这么过来的,那时候比楼烨庭惨多了,实打实的拼命,还没人救!

    “……”

    楼烨庭僵硬的像个没感情的机器人。

    祁绍骂骂咧咧的走过来,凑到苏九面前,发现他拧着眉,很烦躁的模样。

    “九哥?怎么了?”

    “没事。”苏九压下眼底的血色,眉宇间还是烦躁的厉害,侧目道:“把你祖宗的旗帜给他们。”

    闻声,易衡从空间袋里拿出一面黑色旗帜,他走向外门执事,客气的递过去:“按照规定,你祖宗的旗要在青羽宗门庭悬挂三日。”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外门执事还能说什么?

    “你们放心,青羽宗一定会遵守规则。”

    易衡笑了笑,“不遵守也无碍,你祖宗的时间挺多的。”

    外门执事无言以对。

    沈长青和林朝芸的听得有些迷糊,忍不住追问:“你们宗门……叫什么?”

    易衡没说话,直接把手中的旗帜抖开了。

    黑色打底,红色彼岸花的花瓣延伸,跟腰带上的有异曲同工之妙,中间竖写着“你祖宗”三个红色大字。

    沈长青:“……”

    林朝芸:“……”

    长这么大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宗门!

    时间尚且还早。

    苏九没做停留,转身往外走。

    楼绪宁扶着楼烨庭,一行人跟着往外走。

    另一边,青羽宗宗主和长老闻讯而来,走到入口,就看见练武场的青羽宗弟子躺了一地。

    当场愣住。

    下意识的看向往门口走来的几个少年,“你们就是来踢……”

    话没问话,苏九仿若未闻的与他擦肩而过。

    其他人也一样。

    青羽宗宗主皱起眉头,沉着脸往里面走:“怎么回事?”

    外门执事没说话,只是把手里你祖宗的旗帜往前递了递。

    青羽宗宗主双目微睁,勃然大怒:“你居然让几个毛头小子踢馆成功了?”

    外门执事张了张嘴,看向消失在门口的几道背影,说不出话来。

    青羽宗两个长老也有些急了,朝着旁边紧剩的弟子喝道:“还不快去通知外门弟子,赶紧拦住他们!”

    沈长青:“……”

    林朝芸:“……”

    去过听课会的两个弟子:“……”

    一动不动。

    青羽宗长老怒目圆睁:“还愣着做什——”

    外门执事无奈的打断了他:“按照踢馆规则来说,青羽宗的确输了,我去把他们宗门的旗帜挂上吧。”

    “不必!”青羽宗宗主面色微沉,转身往外走:“只要他们还没离开青羽宗大门,就有挽回的机会。”

    外门执事脑袋炸疼,硬着头皮追上去:“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刚才带头的少年是苏九,后面跟着的是佣兵工会的少东家祁小爷……”

    青羽宗宗主脚步一滞,却是冷笑:“不管是苏九还是祁绍,他们来青羽宗是踢馆,要是输了,冥王和祁老会长又能说什么?”

    外门执事拧着眉头,干脆挑明:“只怕您亲自动手,也拦不住他们。据可靠消息,苏九曾在万驼峰单挑碧海宗两位五阶元灵的长老和一个一阶元灵弟子,差点要了他们的命。近期碧海宗苏九单挑三大五阶元灵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其实是真的。”

    听见这话,旁边的四个弟子忙不迭表态。

    一脸严肃的表情,仿佛在说“打不过,不要作死!”

    只有五阶元灵的青羽宗宗主:“……”

    以及一阶元灵和二阶元灵的两个长老:“……”

    愣是没敢追出去。

    *

    青羽宗门外。

    路人都做好了等到天黑的打算。

    结果一个时辰都没到,就看见十个年轻人,畅通无阻的出来了。

    远远地,就能看见一个衣衫褴褛,脸上带伤,还一瘸一拐的。

    众人互相看了看。

    “打成那个熊样,多半是青羽宗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