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挑衅是专业的,打架是认真的

    围观的青羽宗弟子,几乎要笑出声了。

    “祁绍是不是疯了?想要他们跨阶打赢四阶元师?做梦吗?”

    “天还没黑,现在去做白日梦还来得及!”

    “咦!况有些不对头……”

    嘲笑的声音僵住。

    青羽宗弟子的眼睛被练武场的几道身影吸引了。

    谢忱手中长剑出神入化,元气力道极为巧妙。

    看上去很轻的招式,落下之际却重如泰山。

    身为四阶元师跟四阶元师对打,处于上风似乎很正常。

    诡异的是身为三阶元师的三人,跟四阶元师对打丝毫不逊色,且隐隐盖过一头。

    那边谢忱凶猛一击,掀飞对方手中武器。

    这边三人也不甘落后的踢掉对方手里的剑。

    招式各不相同,快、准、狠,完全不给对方反击的机会。

    对比跨阶打元灵魔兽,跟元师对打,不是一般的轻松。

    叮噹!

    几道兵器落地声。

    半刻钟之内。

    胜负已分!

    “……”

    练武场鸦雀无声。

    祁绍狂喜的蹦起来:“哈哈哈!我赌赢了!赌赢了!”

    谢忱拎着剑,扭头,阴沉看向祁绍。

    大有算账的苗头。

    左岩他们笑眯眯得看向祁绍,仿佛已经看见妖兽的尾巴了。

    就在他们要往这边走到时候——

    苏九掀起眼皮,语气淡淡地:“我们是来踢馆的,你们身为青羽宗弟子,居然无动于衷的看戏,到底是没本事,还是没种呢?”

    这话绝逼是故意挑事!

    青羽宗弟子本来就对苏九有敌意,一下子就炸开了。

    “谁没种?打就打!”

    “师兄弟们!上!”

    五六十个弟子,不管道义,不管规则,一拥而上。

    谢忱他们很快被青羽宗弟子团团围住了。

    苏九唇角敛着坏笑,侧眸看祁绍:“我就说,打不完吧。”

    祁绍翻着白眼,掐人中。

    不带这么玩的!

    整个练武场乱成一团。

    一部分人对付谢忱他们四个,一部分人气势汹汹的朝着苏九走来。

    事情算是闹大了!

    沈长青:“执事,我建议您,还是赶紧叫停吧。”

    林朝芸:“现在止损还来得及……”

    两人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眼前不断闪过血腥的片段,全都是苏九残忍杀害碧海宗弟子的画面。

    外门执事攥着拳头,迟迟没有出声。

    抱着最后一丝侥幸,这么多人青羽宗可能不会输!

    沈长青和林朝芸见他不听劝,也不说了,立在原地,不动弹。

    两人已经打算好了,绝对不会动手!

    两个去过碧海宗听课会的弟子,也弱弱的退到一边,保持中立。

    主要是保命!

    祁绍阴森的抽出剑,看向这些让他输掉赌约的人:“小爷我今天,让你们知道花儿为何那样的红!”

    唰!

    长剑一甩,凶猛的窜了过。

    古鹰狗腿的跟过去:“二哥,我帮你!你送我一头妖兽吧!”

    两人冲进对战圈。

    还剩下十个弟子围着苏九他们。

    楼烨庭迈脚往前,把楼绪宁护在身后:“姐,你别怕。”

    楼绪宁伸出头:“我不怕,你快去打他们!”

    真是亲姐!

    楼烨庭嘴角微抽,对面的人随便拉出来一个也是四阶元者,他只是弱小的三阶元者啊!

    苏九瞥了他一眼,一脚把他给踹了出去:“磨磨唧唧的。”

    楼烨庭抓剑柄的手指一紧,咬牙:“啊!冲鸭——”

    自以为豪气冲天,实则像个二百五。

    青羽宗弟子满脸黑线,分出一个四阶元者,就把楼烨庭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楼烨庭基本功很扎实,但是招式混杂,跟高阶的对打,畏手畏脚的,顾头不顾尾。

    这样的画面,像是细针扎进苏九的脑袋里,眼底浮起一抹血色。

    她摁着额角,语气又烦又燥:“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你怕的锤子?看清楚对方的招式再打,从现在开始,你要是敢低头,他不打死你,我就弄死你!”

    低沉的声音,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

    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楼烨庭后脊一凉,猛地抬头,本想避开的一招,下意识仰面而上。

    噹!

    两剑相撞,虎口发麻。

    楼烨庭眨了眨眼,凝视着两剑交错的位置。

    我,接住了?

    对方似乎也没想到,楼烨庭突然开窍了。

    有些事,你越是怵得慌,越是提心吊胆。

    你放开了,反而无所畏惧了!

    见状,青羽宗的弟子脸色阴沉了下去,互相使了使眼色,扇形朝着苏九围过去。

    “我们不打女人,滚开。”

    楼绪宁修为极低,但是既然来了,肯定要给你祖宗长点脸。

    她胳膊往前一甩:“我,我不滚!”

    易衡看了她一眼,差点笑出声。

    青羽宗弟子黑脸:“那就一起打!”

    说罢,一拥而上!

    苏九低着头,眼底弥漫着一层血色,侧眸:“往后退。”

    易衡和楼绪宁赶紧后退两步,隐约感觉到苏九状态不对,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青羽宗弟子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几个人凝聚元气,本着重新教他做人的道理。

    完全不记得沈长青以及听课会两个师兄的教诲了!

    直冲冲的往前!

    苏九倏地抬头,眼底敛着嗜血的杀意,手持归魂剑。

    一股强悍的力量在周围衍起,衣摆无风自动。

    嗡——

    来自等级的强悍威压,覆盖到青羽宗弟子身上。

    他们身体不可抑制的顿了顿。

    苏九身形一闪,快速穿梭而过,只有一道残影。

    “……”

    画面静止。

    九个弟子还是提剑冲刺的姿势,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沈长青和林朝芸他们,一直盯着看,但完全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

    外门执事也满脸地狐疑,刚准备出声询问。

    嘀嗒、

    鲜血落地,淡淡的晕染开,像极了奢靡的花朵。

    少年垂下眼皮,食指在归魂剑的剑柄,轻轻点了点。

    唇角翘起两分,潋滟而危险。

    紧接着——

    扑通!扑通!扑通!

    九个弟子统统双膝一软,跪在地上。

    “啊!”

    “好痛!”

    “我的腿!!”

    双手抱着膝盖,面色痛苦。

    只见,一条血痕整齐的划过他们的衣摆,鲜血顺着裤脚往下流淌。

    九个人无一幸免。

    一招瞬间制服九人,连一丝元气都没有暴露!

    外门执事瞳孔放大,全身血液倒涌,终于开始后悔了。

    当他把视线看向练武场准备制止的时候:“……”

    哑然失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