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脸还不如一壶酒

    众人同时看向那个始终淡定站在一旁的少年,因为是侧面,只能看见一个完美的侧脸轮廓,挺好看的。

    显然,他们的关注点歪楼了。

    外门执事擦了擦额角冷汗,有些庆幸大家没关注祁绍的话,脸上撑着笑容强调:“祁小爷所言极是,青羽宗这些新弟子的的确确是输了!”

    他越是强调,就越是表明有问题。

    将人心拿捏恰到好处。

    苏九抄着双手,玩味的勾起唇角:“所以,你现在是承认青羽宗输给你祖宗了?”

    众人皆是一愣。

    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在大家都知道青羽宗忌惮祁绍故意打败的情况下,他还是要这个虚假的胜利名声吗?

    这……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他们哪里知道,脸这种东西对于苏九来讲,还不如一壶酒。

    何况只要青羽宗承认输了。

    不论是假胜还是真胜,你祖宗踩着青羽宗上位这件事,都会成为不可改变的事实。

    对于这些,外门执事比任何人都清楚。

    所以在听见苏九问话的时候,外门执事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他眯起眼睛,冷冷的打量着为首的柔弱的少年,精致的五官,英气与姝丽共存,从始至终都淡定的不像话。

    就连之前被偷袭的时候,也没有一点的慌张,甚至连头都没回。

    如果不是足够相信同伴,那就是有强大的自信,根本不会受伤!

    一滴冷汗顺着额角流淌下来,他面色沉着,不敢再打太极了:“踢馆的输赢,自然不能在一群入门新弟子身上断定。”

    苏九淡淡的挑眉:“我们第一次踢馆,不太懂规矩。”

    外门执事脸色一僵,侧身,抬手:“几位里面请。”

    苏九故意顿了几秒没动弹,直到外门执事面容局促,才迈脚往前。

    祁绍他们纷纷跟着走进去。

    易衡和楼绪宁也快步跟上。

    很快,那群被打伤的青羽宗弟子,也被扶走了。

    围观群众们坚挺的站在原地:“……”

    呆呆的望着台阶上消失的背影。

    “踢馆的人,这是进青羽宗了?”

    “你们不是都听到了吗?那是因为祁绍,青羽宗不得不装装样子。”

    “……你们确定?”

    “……”

    众人没吱声,只是互相看了看。

    冷静下来想一想。

    青羽宗弟子的反应根本不像是演戏,太真实了。

    众人看了看青羽宗门庭上的旗帜。

    事情结果究竟如何,等到明天就知道了。

    若是青羽宗被人踢馆成功,这面旗帜会变成对方的旗帜,连挂三日。

    尽管如此,还是有些人没舍得离开,想要等个究竟。

    *

    青羽宗,练武场。

    弟子们在嘲笑两个参加听课会的弟子。

    “一会冥王跟你们说话,一会苏九对战三大元灵,天天吹,你们也不怕把牛皮吹破了。”

    “谁吹牛逼了,这是事实!”

    “你们亲眼所见?”

    “没亲眼看见,还没长脑子判断?苏九情操高尚,为了让我们看清碧海宗的嘴脸,差点就甘愿赴死了!”

    一群弟子不相信,想起万驼峰的事情,扭头又问:“林师姐,你跟沈师兄见过苏九,他到底有什么三头六臂的?”

    去过万驼峰的林朝芸和沈长青,闻声看了过来。

    林朝芸:“三头六臂倒是没有,就是他往人群里一站,绝对是全场焦点!”

    众人不解:“他气场这么强悍,还有人去自找死路?”

    沈长青白了他们一眼:“谁跟你说气场了,林师妹是说他长的好看,冥王是公认的美男子吧?但是他跟冥王站在一起,毫不逊色,可以说是天生一对了。”

    天生一对?

    众人皱着脸,实在是想不出来,两个男人在一起的画面。

    沈长青干脆打了个比方:“你们觉得云师姐好不好看?”

    云无暇容貌出色,在青羽宗算是有点名气,年轻一辈当中的佼佼者,非常受重视。

    众人满脸狐疑:“云师姐长得好看,可是跟苏九有什么关系?”

    林朝芸抱着剑走过来,笑呵呵的:“因为苏九长的比云师姐还漂亮啊!”

    漂亮?

    众人拧眉,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实在无法把一个男人往“漂亮”的词眼去想象,感觉起鸡皮疙瘩。

    “林师姐,你是不是对云师姐有偏见?怎么拿个男子跟她做比较……”

    沈长青公正的打断他的话:“林师妹绝对没有偏见,苏九那张的确比女人还好看。”

    一个男人能好看到让男人有感觉吗?

    众人不以为然:“撇开长相,还有其他的吗?”

    林朝芸眼神闪了闪,“还真有,云无暇和苏九表姐弟,而且云无暇跟苏九有仇。”

    “真的假的!”

    “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啊?”

    “云师姐是不是疯了?居然得罪苏九?苏九背后可是冥王啊!”

    刚刚跨入练武场的云无暇,脚步生生的顿住,前也不是,后也不是。

    林朝芸瞥见之后,故意喊道:“云师姐!”

    云无暇短暂的僵硬之后,抬头挺胸走了进来,举手投足都是自信和那股子骄傲。

    这里是青羽宗,不是万驼峰,没有苏九!

    她故意无视林朝芸,看向其他弟子,微笑着问:“你们在聊什么啊?”

    林朝芸微笑着接过话茬:“在聊你的表弟苏九。”

    云无暇侧眸望去,眼底藏着细密的阴冷,声音是温柔的:“林师姐对我是不是太关心了?”

    早在万驼峰的时候,林朝芸就得罪云无暇了,她也懒得继续装,反唇相讥道:“我说事实不行吗?你不爱听的话,可以把耳朵堵上啊。”

    争锋相对,互不相让。

    女弟子之间的战争,若是平时,大家就默契的散开了。

    可正在讨论的话题是京城的风云人物,超级大废材苏九啊!

    实在忍不住好奇心!

    “云师姐……苏九真的是你表弟吗?”

    云无暇捏紧手指,知道这个问题是避不开的,反而落落大方的承认:“我姑姑是苏家的主母,只不过苏九身世不明,并非是苏家的血脉,要说关系,的确沾上了一点。”

    “既然苏九身世不明,怎么被赶出苏家的人是你姑姑,而不是他?我还听说,你们云家也跟你姑姑断绝关系了?”林朝芸就像个杠精,每句话都戳中要害。

    云无暇脸上的笑容僵住,语气犀利的:“你大哥前段时间不是在青楼过夜,结果被家里的母老虎拿到砍,成了全京城的笑柄,我要是你就不敢出门了。”

    林朝芸被堵得脸色青白。

    云无暇掰回一城之后,有些得意忘形的:“我跟苏九本来无冤无仇,只是九州海一行的时候,冥王多看了我两眼,苏九就恨上我了。这件事我本不想解释,可就是有你这种人颠倒是非黑白!”

    当时只有她去过九州海,就算是假的,他们也无从反驳。

    “照这么说的话,冥王似乎对你挺有意思的呢。”

    少年清冷的声音,突兀的传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