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青羽宗扭曲事实

    “真聒噪。”苏九神色冷淡的转过身,对身后的几人抬下巴:“速度解决,还要赶其他场子。”

    就在这时,青羽宗弟子突然偷袭,奔着苏九右臂,挥剑而下。

    还未等他近身——

    古鹰一个健步上前,直接一脚踹出去。

    砰!

    空中划出一道弧度。

    偷袭的弟子,砸在高高的台阶上,“噗”的吐出一口血。

    速度快,力道重。

    青羽宗所有弟子都没反应过来。

    只见,被他们“吓得”一动不动的几个人,跨步往前。

    一字排开,将系抹额的少年挡住了。

    气压很低,有些剑拔弩张。

    “……”

    场面突然很安静。

    本以为又是青羽宗吊打的围观群众,都有些兴致缺缺的,突然反转,让他们愣了愣。

    “这是什么情况?青羽宗要输了?”

    “这什么宗门的人,居然一脚就把青羽宗弟子踹飞了?”

    “我刚刚好像听说叫什么你祖宗的?看来青羽宗要被人踩着上位了。”

    “你祖宗的?我靠,太嚣张了吧!”

    交谈声传出,惊醒了青羽宗弟子。

    他们面带讥讽,不屑的道:“一时趁其不备,侥幸得手罢了。

    一个弟子忍不住嘲笑起来:“你们看,那个堂堂的宗主,居然如此软弱,要靠弟子来保护?当真是可笑至极!”

    砰!

    柯彬毫无预兆的出手,一记上勾拳朝着对方下颚甩过去。

    打的对方口吐鲜血,掉了两颗门牙。

    弟子连倒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柯彬掐住了下颚:“你再笑一个?”

    弟子被打的脑袋发懵,一嘴的鲜血,别说是笑了,就站都站不稳了。

    众人目瞪口呆。

    震惊,错愕,不敢置信!

    他们压根都看没清楚对方怎么出手的……

    外门执事吓了一跳,他是五阶元师,古鹰和柯彬一出手,他就看出了端倪。

    连忙抬手制止:“等一下!”

    祁绍冷哼一声,故意装没听见,扬声大喊:“哥几个,速度,还要赶下一场。”

    “好嘞!”

    哥几个齐声呐喊。

    接下来的场面,几乎是碾压的式的吊打!

    几人身形如梭,在三阶和五阶元者面前装逼,一个比一个酷炫。

    学着苏九,嚣张的连星盘都不显现。

    打的潇洒又随性!

    楼烨庭张着嘴,又讪讪的走回原地。

    主要是他根本没有动手的机会,那些弟子就已经被摆平了。

    六个人把二十多个青羽宗弟子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所过之处,哀嚎声一片!

    祁绍他们全部又乖乖地站回苏九身边,嘴里还在抱怨,打的不过瘾。

    围观群众已经控制不住表情了。

    “这……这就结束了?”

    “一盏茶时间有吗?”

    “我滴乖乖,你祖宗的太燃了吧!”

    惊叹声,一触即发。

    外门执事手脚僵硬的站在台阶上,额角浮起一层冷汗。

    这次来踢馆的人的实力,已经不是普通小门派的级别了!

    他压下慌乱,脸上挂着虚伪的笑,温和的道:“真是英雄出少年,能打败青羽宗刚入门的新弟子,你们已经非常厉害了!”

    言下之意,他们能打败青羽宗的弟子,完全是因为这些弟子是新弟子!

    围观群众就是墙头草,挺吃这套。

    “我就说嘛,青羽宗的弟子怎么会输给名不经传的小门派呢?原来这些都是刚入门的新弟子。”

    “那这么说的话,你祖宗的完全是侥幸啊。”

    外门执事笑容可掬的:“青羽宗与人和善,也不想落个打压后生晚辈的恶名。”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又朝着苏九的方向颔首,一副为他们好的语气:“以你们现在的成绩,只要肯脚踏实地,一定可以闯出一番天地的!”

    在他话音落地的同时。

    苏九略微挑眉,轻飘飘的发出一句疑问:“他在放什么屁?”

    祁绍笑着接过话茬:“他在放臭屁。”

    左岩摆了摆手:“是又响又臭的屁!”

    毫不掩饰的嘲笑起来。

    外门执事脸上的笑容险些挂不住了,强忍着怒意,警告:“我能理解几位初入江湖想要闯出一番事业,但是别以为青羽宗怕了你们。若是再不听劝的话,哪怕青羽宗蒙上打压晚生后辈的恶名,也在所不惜!”

    一套一套的官话,虚伪至极。

    奈何围观群众就喜欢这套。

    “真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青羽宗一定要好好教教他们做人的道理!”

    “乳臭未干,还想学别人创建宗门,踢馆?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人群嘈杂,都在替青羽宗说话。

    只是,在这嘈杂之中,突然生出一个违和的疑惑声:“我怎么感觉……我好像看见祁小爷了……”

    “胡扯!祁小爷怎么会来这里?他现在是玄天宗的弟子,不能随意出来了。”

    “可是,那个藏在中间的人……不就是祁小爷吗?”

    “哪是祁——"

    声音戛然而止。

    打都打完了,祁绍也不怕被认出来了,掐着腰,斜着眼睛:“继续说啊,刚刚不是挺能的吗?”

    “……”

    鸦雀无声。

    得罪祁小爷还能继续在京城吗?

    他们又不是疯了!

    外门执事一听见祁绍的身份,立马动了歪脑筋,一副似乎早就知道他身份的嘴脸,说道:“没想到大家都认出祁小爷了,大家放心,青羽宗一向公允,绝不会因为祁小爷的身份而对他有所留情,刚刚……的确是青羽宗入门弟子输了。”

    这句话在围观群众听来,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他们甚至都忘了祁绍玄天宗弟子的身份,就兀自的将青羽宗打败仗,都归于忌惮祁小爷的手笔了。

    没办法,祁小爷的名声太烂了,仗着身份啥缺德事都干过。

    青羽宗忌惮他身份,情理之中。

    祁绍的脸都黑了,“混蛋,你胡说什么!”

    身体往前一拱,就要冲过去打人。

    苏九一把扯住他后领,拽了回来,然后丢到了谢忱怀里。

    语气极淡:“屁大点事,有什么好气的。”

    祁绍撞得鼻子发酸,爬起来,像个小学生一样,委屈巴巴的告状:“什么小事啊?他明明打不过我们,还故意扭曲事实,让大家以为他们是因为忌惮我才输的,太不要脸了!”

    卧槽!

    众人双目圆睁,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祁小爷被人拎住后领甩开了?

    不但没生气,还一脸委屈的看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