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有种不想动手的感觉

    尤其是青羽宗和凌云宗这样的仅次于三大宗门的。

    多的是小门小派,想要踩着他们上位。

    但是青羽宗和凌云宗能走到仅次于三大宗门的地位,当然也不是好欺负的,每次都轻轻松松的就把上门挑衅的打发了。

    就连真正跨入青羽宗大门的人都没有。

    看向正前方的青羽宗大门,左岩非常有先见之明的道:“谢忱,你等会把祁绍给管好了。”

    祁绍“嘁”了一声,倒是没有反驳。

    这次踢馆是为了打响你祖宗,要是因为祁小爷这个身份,而让对方不敢出手,岂不是白来了。

    他扭头,对谢忱道:“我对我自己没信心,你等会看着我一点。”

    谢忱捏了捏眉心,无奈的提醒:“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万驼峰授课,青羽宗弟子也在?”

    几个人同时一愣。

    还真把这茬给忘记了。

    柯彬低着头,压低声音:“万一没遇到去过万驼峰的弟子呢?所以,祁绍的嘴,还是得你管!”

    闻言,大家一致点头通过。

    一张嘴能让大家伙嫌弃成这个样子,也是本事了。

    谢忱眼梢微抽,摁住祁绍肩膀:“实在不行,这嘴咱就缝上吧。”

    祁绍黑脸,一把拍掉他的爪子:“滚!”

    说话间,已经来到高高的台阶下。

    宽大的门庭下面,站着两个守门的外门弟子。

    两人见多了上门讨打的,心情复杂的看见这十个年轻人。

    “你们宗门就派你们几个人来?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年纪轻轻的,不要想要一步登天,要脚踏实地,赶紧回去吧。”

    本着踢馆的精神,苏九平静的走上前,抱拳颔首,挺有礼貌的:“你祖宗,特来赐教。”

    两个弟子面容一僵,接着黑脸。

    “我们好心好意的提醒你,你怎么骂人?”

    “真是狗咬吕洞宾!”

    噗——

    祁绍捂嘴。

    其他人跟着低头。

    想笑不敢笑,憋得嘴巴疼。

    易衡掩唇,压着嗓子解释道:“两位息怒,我们宗主没有骂你们,我们宗门的名字叫你祖宗。”

    除了祁绍之外,其他人都指着腰带上的三个字,齐声道:“我们宗门的名字叫你祖宗!”

    两个弟子:“……”

    愤怒的表情僵在脸上。

    这是什么见鬼的宗门名字?

    僵直片刻,两人仿佛才反应过来,看着为首的少年,有些愣怔:“所以你是?”

    苏九冷着脸,不急不缓地:“我是你祖宗的宗主。”

    两个弟子:“……”

    ‘你祖宗’三个字不管怎么组合,都像是在骂人!

    他们看了看这个容貌出色的少年,又扫了眼他身后低着头的几个人。

    有些迟疑的:“你们宗门……该不会…不会只有这几个人吧?”

    却见,少年下巴高抬,语气带笑:“十个人,符合要求了!”

    就十个人……他还开心的?

    两个弟子脸色简直了,跟个调色盘一样变化。

    不再废话,朝着天空射出一个信号。

    十个人就敢建立宗门来青羽宗挑衅,瞧不起谁啊!

    信号发出没多久,青羽宗的外门执事带着弟子出来了。

    对于青羽宗而言,上门挑衅的小门派,也是他们培养弟子的手段之一。

    十天半个月就换一批弟子应对。

    外门执事带着刚好是一些新弟子,才入青羽宗没多久,今日应对挑衅的最后一天。

    这十天他们都没有打输过,很好的维护了青羽宗的威严。

    气焰很盛。

    他们站在台阶上,脸上的不屑和鄙夷,毫不掩饰。

    举手投足都是优越感。

    外门执事背着双手,看见是一群毛头小子,不由冷笑:“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青羽宗放肆了?”

    后面的弟子接过话茬:“阿猫阿狗都抬举他们,就是一群蚂蚱瞎蹦跶。”

    旁边的弟子也笑着问:“五十个蚂蚱一起我们都不放在眼里,十个蚂蚱你们怕吗?”

    “怕!我怕他们跪下求饶啊!”

    “哈哈哈……”

    一群人嚣张的笑起来。

    祁绍黑着脸,要不是被谢忱摁着,早就像个二哈一样冲上去怼人了。

    左岩他们都黑着脸,一声不吭。

    只有楼绪宁不安的扯了扯易衡袖口,踌躇道:“我还是去马车里等你们吧?”

    易衡看穿了她的想法,有些骄傲的:“你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来拖后腿的。”

    楼绪宁:“呃……”

    这句话好像也没毛病!

    就在这时——

    “你祖宗,前来赐教!”

    少年清冷的声音,在一片嘲笑声之下,重重的砸进所有人的耳中。

    “……”

    笑声瞬间消失。

    气氛忽然变得沉重起来。

    两个守门的弟子经历过一次,立马解释:“他们宗门的名字叫你祖宗!”

    外门执事:“……”

    青羽宗弟子:“……”

    这名字真不是故意来耍他们的吗?

    守门弟子又补充道:“他们宗门只有十个人,前面那个系抹额的少年是他们的宗主!”

    众人:“……”

    十个人的宗门敢来青羽宗挑衅?

    一股被轻视的愤怒感,不停地扩散和漫延,几乎到达了爆发的临界点。

    直到——

    少年歪着头,轻声的开口:“我第一次踢馆,不太懂规矩,是进去打?还是就地解决呢?”

    平静而随意。

    就好像是来青羽宗串门一样。

    外门执事阴沉着脸:“不知天高地厚,以为青羽宗是什么地方,能让你进去放肆?”他侧眸,看向后面一群弟子:“照旧,不伤及性命。”

    青羽宗弟子早就摩拳擦掌了。

    “都听见了吗?只要不死,断腿断胳膊随便你们了!”

    “你们随便打,那个所谓的宗主,我的了!”

    他们一边往台阶下走,一边放狠话。

    清一色的亮出星盘,元者三阶到五阶不等。

    祁绍:“……”

    谢忱:“……”

    古鹰:“……”

    左岩:“……”

    莫寒:“……”

    柯彬:“……”

    有种不想动手的感觉。

    只有楼烨庭捋起袖口,扭头:“你们要保护我啊!”

    看着被“吓得”一动不动几个人,青羽宗弟子笑出了声:“哈哈哈……就这怂样还敢来青羽宗挑衅?如果你们宗主跪下喊爹,我们或许会下手轻一点。”

    易衡和楼绪宁一言难尽的看着他们。

    纷纷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青羽宗弟子气焰更甚:“噗……哈哈哈,那两个算识相的!我们就大发慈悲,不打你们两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