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别跟老实人开玩笑

    祁绍挑衅的扬了扬眉:“不敢啊?”

    苏九一言难尽的看着他,摇着头,缓步走近。

    像是地方官下乡巡视,漫不经心的视线一一扫过哥几个扯起的裤子上,打量着。

    食指抵在唇间,略微点头:“嗯……”

    祁绍抬眼:“大家的都看了,该你了吧?”

    其他几个人提着裤子,神色各异,听见祁绍的话,直勾勾的眼神看向苏九。

    充满了好奇与胜负欲!

    苏九理了理衣襟,面皮比城墙还厚:“我又没说我要跟你比,是你自己非要我看的。时间不早了,你们赶紧换衣服。”

    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走。

    一行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手还保持着拉裤子的姿势。

    “啊——”

    楼绪宁的尖叫声,打破了平静。

    楼绪宁的突然出现,吓得几个人赶紧提裤子,拿起外袍往外跑。

    祁绍一个紧张,脚下绊倒衣服,摔得脸朝上,顾不得疼,连滚带爬的往外面跑,连头都不敢回。

    苏九倚在门外,自然也听见了那声尖叫,坏笑着:“胜负分出来了?”

    “……”

    几个人面如菜色,一股脑把锅甩给了祁绍。

    “都是你要比,这下好了吧!”

    “咱宗门就楼绪宁这一个女的,再给她吓跑了吧!”

    “刚刚应该没有看见吧?”

    “……”

    那个姿势没看见也知道在干嘛!

    祁绍心里委屈:“明明是楼烨庭说要比别的,而且……你们不也赞同吗?一个脱得比一个快……”

    几个狠狠噎住。

    反正是没脸见人了!

    苏九抄着双手,有点看戏不嫌事大的:“放心吧,就楼绪宁那个角度,顶多能看见你们白花花的……屁股?”

    结结实实的补了一刀。

    几个人脸色青白,恨不得当场死亡。

    楼绪宁低着头,面红耳赤的走了出来,绞着手指,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缩着肩膀,站在苏九身边。

    苏九没再调侃,毕竟楼绪宁的思想观念是比较传统的女孩。

    没多久,易衡也出来了,看见东张西望表情不自在的几个人,狐疑地问:“怎么了?”

    “没,没事啊!”

    “对对没事,时间不早了,还是别耽搁了!”

    “青羽宗是吧?走走走……”

    几个人自顾自的说着,快步往外走。

    易衡一脸莫名其妙的问楼绪宁:“他们怎么都跟见鬼一样?”

    楼绪宁像是受惊的白兔,使劲摇头:“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丢下一句,迈着小短腿,一溜烟的往外跑。

    易衡扭头看苏九,直接问:“她看见什么了?吓成这个样子?”

    苏九步伐轻慢的往外走,语气淡淡地:“没什么,他们刚刚逗鸟逗过头了。”

    易衡惊讶的挑了挑眉。

    他来这几个月,还没见过什么吓人的鸟。

    看来隐藏的深,以后得加强防范意识。

    他快步跟上苏九,追问道:“具体什么品种?长什么样子?要防范于未然。”

    “……”

    苏九难得被梗住。

    面对无比认真的易衡,她张了张嘴:“……没翅膀的。”

    易衡慎重的点头:“没翅膀的鸟,那的确是挺吓人的。”

    苏九:“……”

    #别跟老实人开玩笑#

    *

    玄天宗。

    鹅卵石小道上,走着两道身影。

    “你对苏九要建立宗门这件事,有何看法?”宗主单手负背,神情带着不同以往的严肃,侧眸看着自己的徒儿。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并不意外他知道这事,只是冷声地:“你对他似乎太过关心了。”

    宗主脚步顿住,使劲拍了拍胸膛,一字一顿的:“我身为玄天宗的宗主还不能关心玄天宗的弟子了?”

    墨无溟抬下巴,声色清冷:“就快不是了。”

    宗主使劲闭了闭眼,装了半天的严肃一扫而空,掐着腰:“你存心来气我?啊?玄天宗是为师的心血,你……你就不能帮为师说说好话?把苏九给留下来?”

    墨无溟不说话,只是冷眼看着他。

    一看见徒弟使用绝招了,宗主头疼的厉害,他压着声音:“为师就是觉得他的性格太招摇了,咱玄天宗好歹也是三大宗门之一,为师这宗主的身份还是能护他一下子的嘛!你说,对不对呢?”

    他歪着头,用老父亲般和善的眼神看着墨无溟。

    墨无抬眼,不客气地:“你确定你能用玄天宗宗主的身份护住他?”

    宗主愣是噎了一下。

    原本挺自信的,现在莫名的自我怀疑了是怎么回事?

    他咳嗽两声,保证道:“为师拼了性命也护他,行了吧?”

    墨无溟侧眸,继续灵魂追问:“要是拼了性命也护不住呢?”

    宗主气得主跳脚,恨不得一蹦三丈高:“你!你到底是不是我徒弟!你就不能顺顺我的心吗!”

    墨无溟皱眉,定定的看他片刻,语气低沉地开口:“最近北部来了很多不明人士,在打听一个人。”

    宗主面色一滞,他微微移开视线,讳莫如深。

    墨无溟没有窥探他人过去的兴趣爱好,面上仍是冷淡地:“你放心,暂时没人查到。”

    这话听来,就是你放心,我帮你把尾巴藏好了!

    宗主斜眼看着他,都气笑了:“合着……为师活了半辈子,这点事都解决不了?”

    墨无溟抿唇不语。

    宗主叹气了口气,神色有些复杂:“算了算了,苏九那事我不管了。不就是五色元气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才怪!

    那是五色元气共存一体啊!

    如果把他培养出来,他还用躲躲藏藏的吗?

    思及此,他又有些后悔了,咧着嘴:“徒儿,其实苏九这件事情吧……”

    “我还有事。”墨无溟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贼快,转眼就没影了。

    宗主脸上挤出来的笑,就那么僵住了。

    这个死孩子!

    *

    青羽宗位于城西。

    占地不大,但是很气派。

    马车停下,苏九一行人跳下马车,伸了伸懒腰。

    易衡跟驾马的小厮吩咐:“你先去一边等着。”

    小厮是个哑巴,长的白白净净的,听话的驾着马儿靠到了一边。

    十个年轻人站在青羽宗门口,往里面张望,就是一副上门挑事的模样。

    路人伫立不前,等着看戏。

    除了三大宗门之外,小门小派经常会被人上门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