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关于身材:比一比才知道!

    如此蹩脚的转移话题,偏偏对祁绍有用,他双眼放光:“九哥,你借钱给我拍卖吗?”

    苏九红唇紧抿。

    一秒、两秒。

    她扭头,脸朝着墨无溟,手撑着脸颊:“刚有人说话吗?”

    墨无溟略微扬眉,冷淡的视线在祁绍惊呆的脸上掠过,然后配合摇头:“本王没听见。”

    苏九掏了掏耳朵,困扰的叹了口气:“唉,最近老是幻听。”

    祁绍:“……”无耻!

    左岩他们直接笑趴了,还不忘出声吐槽。

    左岩:“你谈什么不好,谈钱?”

    莫寒:“不知道谈钱伤感情吗?傻孩子。”

    柯彬:“噗……哈哈哈……尤其是跟九哥!”

    谢忱拍了拍祁绍的肩膀,安慰道:“认命吧,妖兽什么的跟你今生无缘。”

    祁绍磨着牙,一把掐住他脖子:“给爹死!”

    两人又上演了每天掐架的戏码。

    大家早就习惯了。

    轻松欢悦的气氛下,苏九心里那股别扭劲也跟着过去了。

    对于祁绍嘴里的黑市,心里还是有点想法的。

    根据易衡给她科普,有牵连至北部的两大拍卖场,都在黑市。

    墨无溟神色也稍微放松,大手落在她头顶,轻轻抚了抚:“你祖宗置办的如何了?”

    苏九掀起眼皮,懒懒地:“下午去踢馆。”

    宗门十人可公开成立,宴请各大宗门名人,壮大名声。

    但是有一点挺现实的,谁会来一个名不经传的小门派?

    所以,踢馆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墨无溟神色淡漠,将她垂下的发丝勾于耳后,淡淡地问:“八个够吗?”

    八个五阶元灵,还问够吗?

    他是想把京城搅得天翻地覆吗?

    苏九摁着发疼的额角:“我没打算带他们,就我们十个就行了。”

    墨无溟略作沉吟:“本王跟你一起去?”

    他去?那跟直接让对方投降有区别吗?

    苏九差点都气笑了:“你怎么不把四大家族送给我?”

    谁知,墨无溟还挺认真的:“如果你想要的话。”

    苏九:“……”

    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遇到了这么个牛逼轰轰的男人?

    她的目标是成为强者,一个人走上人生巅峰。

    苏九皱着脸,真心诚意的给予提醒:“你不过是为了我身上的东西,没必要这么费心费力,我这人是个白眼狼。你对我再好,我转眼就忘了。”

    墨无溟手上动作微顿,低垂下眼睛,唇角勾起淡淡地弧度:“你若是真能忘记,何必好心提醒我?”

    苏九一噎。

    有些咬牙切齿的:“我是看见一条傻狗总想吃那块根本吃不到的肉,流着口水哈喇子,可怜的慌。”

    墨无溟扬眉,故意扭曲她意思:“胡说,本王这块肉很容易就吃到了。”

    “……”你才是傻狗!

    苏九把脸埋在胳膊下,不搭理他了。

    墨无溟漆黑的瞳孔闪烁着笑意,手指一下一下的抚着对方的发丝,动作十分轻柔。

    苏九郁闷的扭了扭头,幼稚的像个孩子。

    墨无溟垂着眼睑,语气带笑:“过两天本王要去北部调查一些事。”

    苏九眸光微闪,沉住气没说话。

    墨无溟也没解释,只是淡淡地告诉她:“等你祖宗站稳脚跟,本王带你去北部玩玩。”

    卧靠!北部!好期待!

    苏九内心叫嚣着,装的挺不在乎的:“随便你。”

    墨无溟也不拆穿,用一种温柔到一瞬不瞬地眼神看着她,看到苏九头皮发麻,全身起鸡皮疙瘩。

    这狗男人换画风了?

    准备走痴情男主人设?

    苏九搓了搓手臂,屁股往旁边挪。

    屁股刚挪了一下,后领一紧,又被拽了回去。

    墨无溟低下头,声音低哑:“九儿真乖~”

    苏九:“……”

    有种放开我的领子!

    看见被冥王吃死的苏九,祁绍他们纷纷露出了老母亲般的笑容。

    感叹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领子表示:我承受了不该承受的力量~

    *

    吃完午饭。

    带着你祖宗的成员,直奔你祖宗。

    古鹰坐在前厅里,脸上的伤还在,但是吃了很多丹药,没什么大碍。

    他有些不确定的盯着易衡:“咱们真要穿这身衣服啊?”

    易衡淡定的点点头,看着手边放着几套衣服,“这是九哥要求的。”

    古鹰欲言又止。

    没多久,苏九一行人到了。

    易衡把按照他要求定制的衣服抖了开:“九哥你看看满不满意?不满意还可以改。”

    只见,一袭墨色绸缎衣袍,绣着散落的红色彼岸花,活灵活现,五公分宽的腰带两侧的绣着红色细长的花瓣往中间延伸,又被“你祖宗”三个大字隔开。

    嚣张狂妄的不像话!

    苏九挺满意的:“换好衣服,我们先去青云宗,有点小名气。”

    说完,也不管其他人的死活,挑出她尺寸的衣服,就去换衣服了。

    原地七个人喉间梗住:“……”

    他们忽然有种‘你祖宗就是用来拉仇恨’的感觉!

    古鹰看见他们这表情,心里忽然就平衡了。

    易衡从最下面挑出那身女装递给了楼绪宁,“我带你去房间。”

    他刚把楼绪宁带走。

    祁绍他们几个就原地脱衣服了,这里除了楼绪宁之外,就没女人了。

    苏九换衣服很快,抚着调整成黑色的抹额,慢吞吞的走出来。

    外面几个人还在那磨磨唧唧,赤着膀子,大冷天的仗着元气护体,个个都在吹牛逼。

    苏九沉默的坐下,就他们攀比的身材话题做了总结。

    手支着下巴,声音淡淡地:“身材最壮的是古鹰,最完美的是谢忱,左岩和柯彬也不错,莫寒有待提高,祁绍和楼烨庭你们俩……啧啧……”

    “啧啧”两声,简直就是对男子汉的侮辱!

    祁绍挺起胸膛,用力一拍:“我比楼烨庭身材强壮多了!”

    楼烨庭本来还以为他们是统一战线的,听见这话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他脸红脖子粗的:“比这个算什么英雄?有本事比别的啊!”

    祁绍还就杠上了,一挺腰,恨恨地道:“比就比!不比的人,每天缩阳!跪下喊爹!”

    这他妈只要是男人都忍不了!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整齐的解腰带。

    苏九摇头叹息。

    这该死的男性尊严!

    正感叹着,就见祁绍扭头:“九哥,你别想躲开,过来!”

    苏九眼梢一斜:“……你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