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关于温泉:没有一点女人的自觉!

    古鹰离开前,最后看了古振宏一眼,而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他收回视线,不再留恋的离开了。

    苏九信守承诺,没有杀古振宏。

    但是古家至此销声匿迹,没有人知道古家的人去哪里了。

    一夜之间消失了。

    旭王和齐王安然无恙,但吓得半年没敢出王府半步。

    与此同时,京城一苏姓世家崛起,起步便是很多世家的巅峰,几乎赶上了四大家族。

    京城局势大变。

    有传言古家突然陨落,就是对方所为!

    当即掀起轩然大波。

    压力最大的莫过于四大家族,因为完全摸不清苏姓世家的幕后人是谁。

    苏这个字不难联想到苏九,这也是大家担心的主要原因。

    苏九背后是冥王,若他想要重洗京城势力,翻手之间。

    幸好这种紧张和压迫没有持续多久,就传出了内部消息。

    苏姓世家跟苏九只是同姓,掌权的男子是一个叫苏衡的年轻男子,跟苏九并无关联。

    这个消息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

    玄天宗。

    宿舍。

    墨无溟眉眼低垂,就着灯光,在写东西,密密麻麻的。

    脚步渐行渐近。

    他余光扫了眼,继续写,笔迹横飞,不算潦草,但很洒脱。

    苏九回来前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慢吞吞地走到他身边坐下。

    一言不发。

    拿着糕点,一手托着下巴,扭头看着男人完美的侧脸轮廓。

    嘴里慢慢的咀嚼着。

    完全没有搭话打算。

    这眼神不算炙热,但也确实让人难以忽略。

    墨无溟本来等她主动跟自己说话,帮了她那么大的忙,一句谢谢,总要说的吧?

    可是左等右等,她只是看着他,不吱声。

    实在是来气。

    他抿起唇,沉不住气的问:“是不是觉得本王太好看了,所以情难自禁?”

    苏九咬着糕点,一本正经的接过话茬:“就算再情难自禁,我也会恪守本分的。”

    恪守什么?

    本王都准备好了!

    墨无溟手抚着后颈,不自在的扭头:“九儿,本王上次只是……”

    苏九打断了他:“墨大哥不想在这种地方委屈我,我都懂的!”

    墨无溟一噎:“……你懂就好!”

    咬牙咽下这口气。

    蔫蔫的拿起毛笔,继续写字,整个人陷入了阴霾之中。

    若是没有那晚的话,他也不会满脑子都是那事!

    现在闭上眼,就是她充满挑衅的声音。

    ——我来跟你睡觉。

    ——来吧,我知道你想要。

    他一个血气方刚的黄花大闺男,能不躁动吗?

    越想越郁闷,写字的力道都加重几分。

    苏九强忍着笑,揉了揉鼻尖,伸头问:“写什么这么认真?”

    墨无溟冷着脸,不说话。

    身子一歪,挡住了。

    苏九撇嘴。

    不看就不看,我吃东西!

    两人互相不说话。

    就这么沉默了片刻。

    墨无溟把毛笔丢在桌上,将手里写了半天的东西,推了过去:“喏。”

    苏九随意的瞥了一眼,微微一顿,“什么东西……”

    假装很不在意的把一整本拉了过来,两眼直勾勾的盯着。

    快速翻了翻,大致的扫了一眼。

    一整本上面全是技能,一共十套,不重复的!

    苏九微微咋舌。

    这个狗男人简直就是活体百科全书!

    墨无溟唇角飞快地勾了勾,语气淡淡地:“本王闲来无事,你若带走那些弟子,应该挺需要的。”

    苏九微微挑眉,得了便宜还卖乖:“那你得谢谢我,要不是我带走那些弟子,你得无聊死。”

    “……”

    墨无溟手扶额头。

    闭上眼。

    养只鸡给它口吃的还会咯咯叫,你说养她有什么用!

    苏九心安理得的吃完,喝完,拿起干净的衣服,准备去泡温泉了。

    离开前,侧眸:“一起?”

    墨无溟额角一扎一扎的疼。

    男人当久了,她连一点女人的自觉都没有!

    就这么确定他发现不了端倪吗!

    见他扶额不说话,苏九以为他还在生气,用胳膊拐了他一下:“到底去不去?大男人婆婆妈妈的!”

    墨无溟俊脸微黑。

    她有资格说他婆婆妈妈?

    不给她一点惩罚,她还真以为自己是个男人了!

    端起桌上冷掉的茶水,一饮而尽。

    “本王帮你擦背!”凉凉的丢下一句话,迈脚往外走去。

    苏九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

    反正他看见的又不是她的身体,无所畏惧!

    青龙往袖口缩了缩,在神识中问:“主人跟他大哥一起洗澡?真的吗?她不是女人吗?”

    小灵根摇着杆子,顶着剩下的七片花瓣,定定的:“比真金还真,而且不止一次了。”

    青龙呆呆的:“人类不是讲男女有别吗?”

    南星纠正道:“只有你家主人不讲。”

    青龙莫名感到骄傲。

    不愧是他的主人!

    有他当年缠着雌金龙的威风劲!

    可惜,那条雌金龙后来看上了一条蟒蛇精,黑不溜秋的,跟个铁棍似的!

    哪有他神兽的半点气魄!

    想着想着,还有些委屈。

    听到他想法的小灵根和南星:“……”

    那么有气魄你装小青蛇?

    *

    月色朦胧。

    峭壁缺口之下。

    宽长三米的岸沿边。

    白茫茫的热气,铺洒在水面。

    两人站在岸上。

    墨无溟手搭在腰带上,余光睨着旁边的人儿,身体略显僵硬。

    以前不知道她是女子,他才那么无所顾忌的脱衣服下水,而且毫是一丝不挂……

    他闭眼,吐了一口气。

    噗通!

    落水的声音。

    苏九已经跳进入水里,将最后一层里衣丢到了岸边。

    靠着壁沿,沉入水中,使劲甩了甩头。

    哗啦冲出水面。

    “呼……舒坦。”她扬起脖子,双臂搭在岸沿,微微扭头:“你怎么还不下来?”

    少年眉眼轻抬,潮湿的头发贴着白皙的脸颊,水珠顺着发梢滴落,滑下脖颈……

    咕嘟!

    墨无溟喉结滚动了两下,扯着衣领,便要转身。

    苏九皱眉,有些无语:“你又怎么了?”

    刚刚不还好好的吗?

    墨无溟转身的动作,生生的顿住。

    她都敢看了,本王有什么不敢的?

    本王——吓死她!

    苏九转身,把脸枕在胳膊上,趴在岸边。

    直视岸边。

    墨无溟:“……”

    这哪里是女人的反应吗?

    想想她以前干过的事,说过的话,根本就是个女流氓!

    跟他洗澡就算了,还问他大不大……

    墨无溟下颚紧绷,狠狠地扒开衣襟,仿佛扒的是苏九的皮一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