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迫不及待往刀口上撞?

    “没的说!古鹰是古家的人,这是到哪里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古家主甩手,从头到尾都没有注意到苏九话中重点,他抱拳,看向观看席的两位王爷:“还请两位王爷替古某做主!”

    两个王爷虽是闲散王爷,但是京城局势复杂,他们也需要得力的人手自保,以防万一。

    以古鹰的实力来说,已经完全可以抵得上一阶元灵了。

    古鹰脱离古家,等于他们失去了一阶元灵。

    两人对视一眼,心里已有计算。

    “古鹰是古家人,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没错,在东陵国抢人,是犯国法的。”

    古家主直起腰,仿佛有了底气:“在场的古家人,哪个不是为了古家费心费力?一场作弊的擂台赛就让你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是我平时对你太宽容了!”

    古家众人一时间没人说话。

    他们以前对古鹰是充满偏见和不屑的,但是经此一战,已经全然转成了佩服。

    以古家主对古鹰恶劣的态度,哪怕古鹰如今证明了自己,他留在古家结果还是跟以前一样。

    作为古家的踏板,成为某个王府的护院打手,换取利益。

    若是是他们自己,只怕也是失望透顶,想要离开了。

    但是他们是古家的人,只为古家的利益。

    “古鹰!生而未养,断指可还,生而养之断头可还!不论你爹如何对你,他也是你爹!”

    “身为古家人,这就是你的命!”

    “古鹰,不要惹你爹生气了。”

    一群人嚷嚷着,叽里呱啦的。

    古鹰浑身发抖,两眼猩红:“好!我还!我把命还给他!”一边说,一边挣开左岩他们,去拿地上的剑:“我今天就是把头撂在这,也要跟古家断得干干净净!”

    古鹰身材高大,就算受了伤,也跟一头牛似的横冲直撞。

    左岩和莫寒气得要命。

    “你胡闹什么!”

    “九哥,你快点过来打醒这个二货!”

    两人扭着他的胳膊,把他压在地上,又不敢太用力。

    柯彬捡起剑,站的老远。

    台下众人被古鹰突然的举动吓得噤声。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古鹰竟然宁愿死也要离开古家,如此刚烈血性!

    众人同时看向了古家主。

    古家主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冷笑着道:“跟我装,你还太嫩了。我告诉你,你就算死也是古家的鬼,脱离古家?下辈子吧!”

    狠心到这种程度,所有人都开始怀疑古鹰究竟是不是亲生的了。

    包括古鹤也惊到了:“爹……”

    古家主沉着脸,没有理会他,而是朝着台下的人挥手:“来人,把古鹰带下去!”

    沉默许久的少年,微抬下巴,低哑的开口:“就拿古家主的命,还古鹰的命,如何?”

    声音极淡,却让人感觉一股寒意流窜在心里。

    古鹤倏地抬头,细细密密的恐惧遍布全身。

    果然,他之前要打的人是……

    “爹,我有没有告诉您,我之前的一身伤是如何来的?”他压着内心的慌乱,一把抓住古家主的手臂,用力极大。

    古家主眉心一跳,不知道他为何现在提及这茬,以为他是转移话题,便阴着脸警告:“你身为古家未来的继承人,做事如此被动,让人牵着鼻子后,我如何放心的将古家交给你?”

    古鹤指尖泛白,一字一顿:“是苏九,苏九打的。”

    “你说什么?”古家主微怔,抬眸看向对面的少年,看上去弱不禁风,手指纤纤如嫩荑,皮肤白皙如凝脂,殷红的唇挂着浅淡的笑,十分的从容不迫。

    古鹤声音都是颤抖的:“苏九,绝对不是我们可以惹得人。”

    古家主吞了吞口水,面容有些泛白,到底当了这么多年的家主,也不是傻子。

    权衡利弊之后,当机立断。

    他压着发抖的手指,扬起僵硬的笑容:“呵呵……苏少爷,古鹰、你们带走吧。”

    正等他发怒的众人:“……”

    满脸问号。

    什么情况?

    刚刚不是还坚决表示,不会让古鹰离开古家的吗?

    两个王爷也有些懵逼,他们当好人站出来说话,他倒松口了?

    两人黑着脸,倏地起身。

    “古振宏!”

    “你好大的胆子!”

    这下好了,古家主愿意让人走了,两个王爷不干了。

    这些,都跟苏九无关,她挑着眉,眸光忽暗忽明的:“那我们就不多留了,告辞。”

    说罢,哗的打开折扇,摇曳着,转身往擂台下走。

    这么轻易的离开,别说是古鹤意外了,就连祁绍他们也是惊讶万分。

    苏九向来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几个人也没多话,架起古鹰,跟着苏九往拱门走去。

    两个王爷脸色铁青。

    一个“啪”的拍在桌上,怒喝:“放肆!”

    另一个王爷抬手:“拦住他们!”

    两人带来的数名护卫,就这么把拱门堵住了。

    苏九冷漠地看着拦路的侍卫:“让开。”

    这些护卫全都是元师级别的,看见一个瘦弱的少年,不把自己放在眼中,顿时怒了。

    “抓住他!”

    一声令下,两个护卫运转元气,就去抓苏九的双肩。

    祁绍快一步上前,“我看谁敢!”

    两个侍卫看见祁绍,当即一愣:“祁……祁小爷?”

    祁绍以前混蛋的时候,京城当职的哪个不认识?

    特地画了画像,就是为了避免惹到不该惹得人!

    祁绍扬着下巴:“知道是小爷还不快滚!”

    两人互相看了看,后退两步。

    谢忱瞥了祁绍一眼,有些不高兴:“这两人是你亲戚?”

    祁绍摇头:“当然不是。”

    谢忱面无表情的:“那你拦着他们送死?”

    祁绍:“……”

    他扭头看了苏九一眼,自觉的横移两步,站回谢忱身边。

    左岩他们都一言难尽的看着他。

    苏九倒是平静,反正也懒得动手,迈脚正准备离开——

    “大胆!本王看谁敢放了他!”

    两个王爷怒气冲冲的走过来。

    刚刚移步的两个护卫,不得不再次拦住苏九。

    护卫忌惮祁绍,好声好气的解释道:“这位公子,我家王爷可能是有话要跟你说。”

    祁绍忽然有些想笑,扭头问:“王爷?哪个啊?”

    这么迫不及待的往刀口上撞?

    正说着,两个王爷到了,两个都是肚大腰圆,暴发富的姿态,手上带着玉扳指,腰带都是镶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