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古鹰雄起!大杀四方!

    苏、苏九?

    古家主错愕地瞪大双眼。

    这个名字太响亮了,先不说他是不是废材,就单单是冥王这个靠山,就足够令人心惊胆战!

    最近京城甚至流传着一句话:

    宁可明着碰冥王,也不要暗中惹苏九,毕竟碰了冥王才要你一只手,惹了苏九毁所有!

    极尽盛宠,找死认准惹苏九。

    古家主脸色变了又变,低声斥道:“你个混账!你怎么跟苏少爷说话的?还不快点跟苏少爷赔不是!”

    古鹤抿着唇,一动不动。

    要是古鹰这样,古家主早已经黑着脸上手了。

    古鹤是他认准的家主人选,自然不能轻易地打骂。

    只是随便说了古鹤两句,便弯着腰,来到苏九身边,赔笑着:“不知苏少爷屈尊来古家所为何事啊?”

    苏九只是瞥了古鹤一眼,就收回视线了。

    折扇一下一下敲在手心,清冷的目光注视着擂台,冷漠地背影透着严寒。

    完全无视古家主的示好。

    祁绍他们也都纷纷转开视线,注视着擂台。

    古家主腰都酸了,也没人搭理他。

    场面不是一般的尴尬。

    古家到底仅次于四大家族,古家主示好还从没人这么不给面子,一时之间脸上也挂不住了。

    他站直身子,面带藴怒。

    除了擂台最前方的人,专注的观看比赛之外。

    所有人,包括坐在不远处的两位王爷,全部都看着古家主和那桌前的六个少年。

    祁绍他们认识,但佣兵工会的势力不是他们能参与的,身为皇室子弟对这些更要回避,毕竟被扣上造反的罪名就得不偿失了。

    但是古家主奉承的对象,显然不是祁绍,而是祁绍旁边的白衣少年。

    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嚣张到无视古家主?

    两位王爷相视一眼,无比的好奇。

    擂台上,第二轮比赛再次结束。

    古鹰扭着手腕,打的很轻松。

    一直沉默的几个少年,也终于再度开口。

    左岩:“刚刚那个六阶元者,不是我说,要不是擂台赛古鹰能把他屎都打出来。”

    莫寒:“就是来个一阶元师,古鹰也能轻松撂倒。”

    柯彬:“可惜,古家没有一阶元师呢。”

    谢忱:“……没有一阶元师还有脸嫌弃七阶元者的古鹰?”

    祁绍:“还不是因为他长得丑,这要我说吧,遗传这种东西,多半是来自父母。自己长得丑,还想生个天仙?”

    说着,他瞥了眼旁边的古家主。

    古家主的脸色微黑,眼神有些阴沉。

    这几个小子在他们面前只是小辈,却如此的目中无人!

    他压着怒意,虚伪的笑道:“祁小爷哪里听来的谣言,做父母的哪有嫌弃自己儿子的?古鹰和古鹤从小感情就好,就是性格差异比较大,到底是一个娘胎出来的亲兄弟啊。”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几个人黑着脸,又没声了。

    一母同胞,同为嫡系,他怎么就能偏心眼到这个地步?

    古鹤站在后面,默不作声的看着。

    他们针对他的一切起因,皆是因为古鹰那滩烂泥!

    古鹰没他天赋高,没他实力强悍,容貌也没他出色,究竟有什么好的?

    竟然让苏九和祁绍这样的人,为了他出头?一而再的为难自己!

    一股阴凉地寒意从眼底冒出来,凝视着擂台上古鹰,杀意凛凛。

    古鹰足足打了十九场,没有任何休息时间,一场接着一场,元气消耗飞快。

    如他所说,古家没有能打的,但是车轮战耗费心力。

    第二十场古鹤上台。

    全场欢呼,掌声如雷。

    “古鹤哥哥加油!打败古鹰!”

    “古鹤一飞冲天!”

    齐声呐喊,人气不是一般的高。

    对比前面十九场平静的擂台赛,不是一般的热闹。

    啪!

    祁绍一拍桌子,扯嗓子:“古鹰大鹏展翅!干飞古鹤!”

    左岩一只脚踩在椅子上:“用你的鹰爪抓死飞天鹤!”

    莫寒也不落后的站起来:“古鹰古鹰你最牛逼!”

    柯彬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来了个泰山吼。

    谢忱斜了他们一眼,冷静自持:“幼稚。”

    两秒后……

    他面无表情的张嘴:“古鹰雄起!大杀四方!”

    几个人造出的气势,竟有些压倒其他人。

    古鹰又开心又不好意思,慌乱的抬手往下压,让他们别喊了。

    好羞耻!

    苏九略微挑眉,他们都表达心意,自己也不能落后了,毕竟是你祖宗凑人数的。

    “接着。”

    淡淡两个字,无比清冷。

    但是在这热闹的欢呼中,清晰的仿佛在众人耳畔。

    尤其是台上的古鹰,就看见一个东西朝着自己掷过来。

    对于苏九扔的东西,他没有防备的伸手就接住了,是个药瓶。

    打开一看,有点像补气丹,好像跟他以前吃的又有点不一样。

    “九哥?”他疑问的眼神看向角落的那桌。

    “全吃。”苏九仰头,靠在椅子上,懒散的不像话。

    全吃?全吃什么?

    众人看了看白衣少年,又看了看擂台上的古鹰,发现他手里捏着一个药瓶。

    “古鹰作弊!擂台赛之前吃爆元丹,这违背规则!”

    “没本事就不要打擂台赛!下去!下去!”

    “作弊人品有问题!古鹤才是名副其实的家主继承人!”

    古鹰手脚僵硬的站在擂台上,捏着药瓶的手指泛白,眼底的光芒逐渐被晦暗覆盖。

    他面无表情打开药瓶,张嘴,囫囵吞枣。

    他闭着眼睛,不停地往下吞。

    咽的有些急,呛得他眼泛泪花。

    从小到大他都按照他们安排的路再走,哪怕他也有抱负,哪怕他也想要追随冥王之路去玄门,最终都听家里的安排去了天门。

    因为古家不需要第二个古鹤,哪怕是把他养废,也好过多个人跟他争抢。

    他认了,他愿意被养废,在天门里耀武扬威,仗势欺人,与人不善。

    一切都跟古家计划的一样,他没有资格跟古鹤竞争。

    他从未想过什么古家继承人之位。

    他只是想,只要自己听话,不再有威胁。

    母亲不会对他冷眼,父亲不会对他黑脸。

    一切都会好……

    一切都会……

    古鹰睁开眼睛,双眼猩红。

    丹田有种灼烧的疼痛感,让他本就凶狠的容貌,看上去有些狰狞。

    唰!

    一股狂风自他脚下衍起,吹起衣摆与头发。

    整个人显得有些癫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