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苏九,你来古家究竟想干什么?

    闻言,古鹰绞着手指,紧张的看着苏九:“九哥,我今天一定会赢的!”

    苏九没搭理他,连看都没看一眼。

    主要是担心自己一脚踹死这缺心眼。

    莫寒凑近,杵了杵古鹰胳膊:“你第几轮上场?”

    古鹰看向擂台,估摸道:“第一轮比赛还没结束,怎么着也要十轮过后吧。”

    对上古鹤他没自信,但是古家其他人子弟都不是他对手。

    谢忱挑着眉头,笃定的开口:“依我看,不出五轮,你就要上场。”

    左岩他们同时去,眨了眨眼。

    像是猛地想起什么一样,整齐的点了点头。

    柯彬笑道:“虽然实力悬殊较大,但他毕竟受伤了,灵丹妙药再多,这几天时间也不可能养得好。”

    莫寒也笑了:“你也不看是谁动手,没把他打残废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古鹰听得云里雾里的:“古鹤到底被谁打了?”

    几个人同时一愣,而后一言难尽的看了他一眼。

    古鹰更懵逼了,挠着头,皱着脸。

    祁绍拍着他的肩膀,一副知心大哥的语气:“不知者无畏,你全力打擂台赛,打完了我们再跟你说。”

    不等古鹰再次询问,第一轮擂台赛结束了,并且有人举牌子,在喊第二轮打擂的人上场。

    牌子上赫然写着“古鹰”两个大字。

    祁绍他们瞬间都黑了脸。

    苏九也猛地收起了折扇。

    世家子弟擂台赛的制度,是有一个人守擂台,其他人挑战,最先上场的最吃亏。

    元气前期消耗完了,后期挑战的人很容易就赢了。

    古家嫡系和旁系加在一起人数不少,再怎么也要装装样子,起码三轮以后再让古鹰上吧?

    结果第二轮就让他上场了!

    偏偏古鹰还没觉得异样,深吸了一口气,握拳:“你们坐在这里等我,古家除了古鹤之外,其他人都不经打。”

    说完,撂起衣摆,踩在旁边的椅子上借力,飞跃到擂台上。

    如此平静而没有疑问,显然他早就适应了古家的不公平。

    苏九拉过椅子,弯腰坐下,左脚搭纨绔的右腿膝盖上,依旧是大佬的闲散坐姿。

    折扇一下一下的敲在手心里,看上去挺有闲情逸致的。

    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事情大条了。

    祁绍他们也都拉着椅子坐下了。

    擂台上的对战正式开始。

    双方亮出元者星盘。

    守擂方古鹰七阶元者,元气饱满几乎要突破至一阶元师了。

    挑战方不过四阶元者,单单是等级就被秒杀了。

    众人皆是一愣。

    在他们印象当中古鹰一直都是六阶元者,已经两三年没有变化了。

    他何时到七阶的?

    就连古家主也愣了愣,只是心里的波澜还没掀起来,就又平静了。

    哪怕是一阶元师又如何?古鹤是一阶元灵还是比他高一级,依然是最优秀的家主继承人!

    他微笑着,端着茶杯,朝着旁边王爷道:“喝茶喝茶。”

    两位王爷目不转睛的看着擂台,对于古鹰的实力非常满意。

    古家主看在眼底,满脸的笑容。

    像古鹰这样的,只配给古鹤当垫脚石,用来巩固古家的地位。

    似乎是想起什么,他又看向了坐在普通观看席的祁绍一行人,眼珠子不由转了转。

    他朝着两个王爷虚伪的寒暄一番,起身往古鹤身边走去。

    古鹤一直在擂台的另一边,被一群人小辈围着,有男有女,耳边叽叽喳喳的,根本没有注意到苏九他们来古家了。

    古家主过来的时候,他正拧着眉头,注视着擂台上的古鹰。

    出招凶狠,没有多余的花招,三招没过,就把挑战方踢下了擂台。

    第二轮擂台赛,古鹰甚至没有用技能,就轻松解决了。

    古鹰的实力比等级高,这是一件可怕的事实。

    如果他们都是一阶元灵……

    古鹤捏紧手指,眯起眼睛,充满了危机感。

    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杀了他!

    “古鹤,爹带你去认识一个人。”古家主的声音传来,跟面对古鹰的时候截然不同,神色温和,面带笑意。

    古鹤敛起情绪,抬眼:“什么人?”

    “跟我去就知道了,对你以后的路有益无害。”古家主双手负背,转身往外走。

    古鹤略微挑眉,并没有多想,跟着古家主挤出人群。

    小辈们特别崇拜古鹤,立马围着跟了过去。

    古家主径直的把古鹤带到角落边的观看席,一张桌子,坐了六个人,坐姿都不规矩,视线都挺一致的看着擂台。

    古鹤低着头,跟在古家主身后。

    古家主弯着腰,直接来到祁绍身边:“祁小爷,古鹰还在打擂台赛,就让古鹤陪你们坐一会吧。”

    祁绍?

    古鹤倏地抬起头,瞳孔猛地一缩。

    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犹如恶魔的身影一样不断的放大。

    少年折扇抵着下颚,姿态闲散的坐着,似乎是听见了古家主的话,微微侧目,看了过去。

    寒凉的双眸,带着一股狠戾。

    呵——

    古鹤倒吸一口冷气,被打出阴影,仓促的倒退好几步。

    祁绍他们也都回头了,戏谑的眼神看着古鹤苍白的脸色。

    古家主不明所以,横了古鹤一眼,“还不过来见过祁小爷!”

    古鹤一动不动,脸上,身上,所有挨打过的伤口都在叫嚣着疼,就算是痊愈的地方,似乎也印着疼。

    古家主狐疑地看着他,走过去:“你怎么回事?祁绍是佣兵工会的少东家,你若是跟他成为朋友,对你以后接管古家有莫大的好处!”他解释了一番,又朝着祁绍赔笑:“呵呵,第一次跟祁小爷见面,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古鹤手脚僵硬。

    他跟祁绍无冤无仇,但是祁绍跟古鹰是朋友,他们俩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成为朋友的!

    祁绍挑着眉,折扇在桌面敲了敲,笑眯眯得:“古大少爷,别来无恙啊。”

    古家主眼睛一亮,惊喜的:“你们俩也认识啊?”

    古鹤攥着发抖的双手:“东海有过一面之缘。”

    一听俩人认识,古家主咧着嘴,笑得好生开心:“那好,那好,你们年轻人聊一聊!”

    左岩:“我们跟他有什么好聊的?”

    莫寒:“人家跟我们不是一个档次的,我们是物以类聚。”

    柯彬:“我看你这伤也不严重嘛?”

    谢忱:“脸比较重要,身上不一定。”

    四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挺爽的。

    古家主终于听出了不对劲了,他沉下脸,低声问古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鹤双手关节泛白,内心的恐惧逐渐退去,晦涩的眼神看向少年的背影:“苏九,你来古家究竟想干什么?”